血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冬将至 > 第51章 第 51 章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骆冰从来不想去深究自己的心思,却一直致力于把韩剑那坚如磐石的心扒开来看看。这早就违背了他的初衷,他甚至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娘们唧唧的,如果能换位思考,他都会烦死他自己。

但他是骆冰,做事不计后果,只考虑当下有没有让他爽,不爽?那就谁都不要好过。

其实只要稍微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早就不仅仅想得到这个人的身体,他要得到更多,他要全部,他要那颗硬得像石头一样的疙瘩上刻着他骆冰的名字!

而韩剑呢?

那他会告诉你,老子tm最烦对象问我:爱是什么?所以你爱不爱我?

如果女生这么问他,他还能表面维持绅士,瞎几把扯两句,最后说:爱你。即便心里已经白眼翻上天。

那是他对女生才有的耐心,换作现在对面是个男人,韩剑真想一拳过去打醒他!

什么爱不爱的,我是和你过日子!

面对骆冰的逼问,韩剑心里烦躁不已。他发狠了双手用力搓揉头发,握紧拳头,又咬牙松开。

要说感情那肯定是有的,但这段关系于韩剑是什么?是偷情般前所未有的刺激,也是不能公之于众,背德带来的巨大压力。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他来说都超纲了,尤其是经历过毕业典礼那次,爱的萌芽被生生折断,信任也被一次性击得粉碎正等待重建。对于一向四平八稳,做事谨慎的人来说,他既不能虚与委蛇地说一句爱你,也没法本着良心说想和你好好过日子。

所以,图什么?韩剑不禁问自己。

此刻他又一次萌生了退意,从这段关系里还能全身而退吗?韩剑不禁看向面前的人,好像也是在用眼神询问他。

而那眼里是执念的火,是不可一世的寒凉,多看一眼都觉得自己在被灼烧的同时又被刺骨,反反复复好像滴在洛基脸上的毒液,将他腐蚀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诸神黄昏,直到世界尽头。

这不是个对峙和谈事的好地方,他们已经出来够久了,韩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没结果。

骆冰还要逼近,被他又一次推开,这次他直接夺门而出。

两人前后脚回包厢,胡柯看到韩剑进来忍不住调侃,“那么久,不会去吐了吧?你小子酒量退步了啊!以前踢完比赛每次庆功你可比现在能喝。”再仔细一瞅韩剑脸色确实不太好,“不是吧,我开玩笑的,你不会真是去吐吧。”

韩剑阴着一张脸,一时间也找不到借口。

跟在身后进来的骆冰到是适时地给他圆场,“陪我出去抽了根烟。”

那个成熟打扮的女生见到韩剑落座很快就靠了过去,凑到他耳边窃窃私语。骆冰死死盯着他们两人,眼神充满不屑,韩剑被他看得心虚,默默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女孩见状露出一丝失望和受伤的神情,韩剑索性挪到点歌机前,把其他人都丢在身后。

爱咋咋地吧!

在等待自己歌的时间他灌了自己好几杯,胡柯拿他打趣,担心他醉了睡过去怎么办,骆冰倒是第一时间接话,说自己会负责把韩剑带回去,不劳大家费心。

韩剑听闻耳朵又烧红了,一直红到脖子跟,好在有酒精的掩护,没人察觉出异样。

前奏响起,是韩剑点的歌。

对他有意思的女生已经又坐到他身边,身体靠在一起,其实这沙发还挺宽敞,绝对到不了需要摩肩接踵的地步,但她就是想离韩剑近一点再近一点,甚至有意无意地用傲人的胸前蹭韩剑的手臂。

韩剑挪了挪身子,可另一边就是骆冰,此时此刻他也不想和这个人靠得太近。

我不怕等待你始终不说的答案

但是行装理了箱子扣了

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

这是最后一夜了

面对面坐着没有终站的火车

明天要飞去飞去没有你的地方

……

这是一首老歌,也没有在韩剑那些CD里听过,骆冰被他的歌声吸引,看了一眼屏幕,居然连mv都没有。

和骆冰的低音炮不同,韩剑的嗓音清亮,是少年该有的声音,不止一个人表达过韩剑的声音很好听,但他唱歌技巧一般,音准还行可是节奏有时候会慢半拍,也不会正确的发声。但瑕不掩瑜,不影响他声音好听的事实。

钥匙在你紧锁的心里

左手的机票右手的护照是个谜

一个不想去解开不想去解开的谜

前程也许在遥远的地方离别也许不会在机场

只要你说出一个未来我会是你的

……

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但在骆冰听来这就像是在表白,他听到这里心下大恸。

韩剑当然不是故意的,但也说不好这是不是潜意识的驱动,当他坐在点歌机前,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就像苍茫天空划过一束流星,他突然就想到了这首歌,一首他好久之前听过的歌。唱之前他甚至记不得歌词,只记得旋律,所以他盯着屏幕看着歌词才能顺利的唱下去,可唱着唱着自己都受到惊吓……

为什么是这首歌?他问自己。

但一首好歌肯定不会因为它只能打动某一个人。此时此刻韩剑右手边的女孩已经眼眶泛红,随着悠扬的旋律轻靠在韩剑肩头。

韩剑一时间肌肉紧绑起来,又不能把人推开,折了人家姑娘的面子,可左手边还有个□□桶,是随时随地会发疯,疯起来不知道他会干嘛的人。韩剑心神不宁的情况下,漏了好几拍,后来怎么都唱不到对的节奏上,索性起身去切歌,顺便也能离这俩人远一点。

一晚上滴酒不沾的骆冰这时端起一杯酒举到众人面前,客套了两句,意思是自己还有点不舒服可能要先走一步。然后眼神落在韩剑身上,意思是你跟我一起走。

韩剑福至心灵,这时候拧巴着不走就没意思了。于是也起身说要一起回去。

这下俩姑娘脸上不乐意了,双胞胎妹妹欲言又止,想要留骆冰的联系方式,又羞于启齿,觉得女孩子先开口太不矜持,又有点郁闷,为什么骆冰刚才极尽能事地撩骚,这会儿拍拍屁股说走就走,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

另一个比妹妹主动,她是开车来的,听韩剑要走就说要送他回去。

韩剑还没开口,骆冰已经闪身挡在他俩之间,笑得道貌岸然。

“怎么能让美女送我们呢,我们可以自己打车走。”骆冰说着身子又贴近了些,好像说悄悄话一样俯身凑人跟前,明亮漆黑的眼瞳不加掩饰地审视对方,“美女你刚才喝了酒,安全起见待会儿回去最好也不要开车了。”心里想的却是:啧,妆都花了,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