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偏执权臣的乖白甜 > 第58章 黏上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汐抱着一叠文书,欢欢喜喜的去皇后那复命了。

皇后简略的翻看了下,没发现大问题,心里暗暗满意,嘴上警告道:“王妃,这些东西若真能像你说的那样,对太子有帮助,那自是皆大欢喜,好处少不了你的。但要是里面偷偷做了手脚,陷害太子。”

宁汐接话道:“先让东宫长史上书,父皇看了以后,满意就算在太子头上。出了祸事,便算在靖王头上。”

圣女咬碎满口银牙,这个疯女人,到底怎么把靖王的心死死拴住的。

定是靖王还不知道真相,被宁汐花言巧语给骗了。

思及此,圣女伺候皇后喝了莲花桂圆藕粉羹睡下以后,便寻机出去了趟。

圣女前往靖王的大帐,途中,碰到丢了魂似的宁妙。

圣女脚步一停,眼珠转了转。

她去找靖王告发,万一被皇后知道,岂不对她产生怀疑。

不如找个抢手传话,揭穿宁汐的真面目。

知道宁妙亦对宁汐怀恨在心,圣女没有多加铺垫,上前径自把事情含糊说了遍:“啧,这靖王不知道怎么了,把那些宝贝东西拱手让人,不会是不知情,被蒙在鼓里的吧。”

宁妙呵呵:“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什么意思,对方怎么一点也不惊讶?

在圣女的追问下,得知他们在帐篷里的对话。又多了一个人抑郁了……

回到王府没几天,皇后召见靖王夫妇俩。

来通传的大宫女恭恭敬敬的,他们走到院门口,艳阳高照,草木扶疏,花叶舒展。亲亲热热的声音在他们未进门前就飘出来:“景然,宁汐,快进来。”

二人相视一眼,信步入内:“母后。”

皇后难得对他们俩和颜悦色,抬手:“一家人,别讲究那些虚礼了,都坐。”

皇后眼睛笑成月牙,欣慰的打量六子:“景然啊,这成了家就是不一样,懂事了,成熟了,知道友爱兄长,孝顺母亲了。”

萧景然点头:“王妃经常在本王身边耳提面命,要孝敬母后。”

“好好,”皇后连连点头,笑得合不拢嘴:“你们知道吗,太子他,跻身入兵部,当上了兵部郎中!”

皇后不顾失态,忍不住狂喜,咯咯咯笑得花枝乱颤。

昨个儿就有的苗头,保和殿上,东宫长史呈上有关治兵的奏疏,各大臣争相传阅后,对太子赞不绝口,大为褒扬。

皇帝纵然有心削弱太子的势力,架不住万众一心的力量。

有东宫党的辅臣打边鼓,有连皇帝都挑不出错处的整军方案,加上群众的呼声,今日皇帝皇帝便下旨,指给太子一个兵部郎中的职位。

虽只是个四品官,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皇帝小心眼,一直忌惮她皇后母族的势力,对太子多加打压。能够让太子触摸到兵部实权,实在难能可贵。

萧景然拨弄着一盏盖碗茶,吹开茶面的浮沫,闻言淡声道:“是吗,我闲赋在家陪王妃侍弄花草,对朝局的关注较少,消息不够灵通。待会便备上礼物,去太子府给皇兄登门道贺。”

不骄不躁,也半点不提自己的功劳,皇后称心的点头。

皇后和蔼道:“夫妻和睦是好事,身为男儿,也不能忘了建功立业。母后会打点一番,你还当你的五军都督,辅佐太子。”

她对夫妻俩有了信任,自然不会打压六子,他的地位高,太子有有能耐的兄弟帮衬,也会跟着水涨船高的。

萧景然点头:“多谢母后。”

“还有你,王妃,你伺候景然的苦劳功劳也不少,”皇后大方的吩咐大宫女道:“阿芳,从我账长提一万两白银出来,算到王府账上去。景然,你拿着这些钱,陪你媳妇逛逛街,给她买她想要的。”

大家心照不宣,这是那些奏本的谢仪。

一万两……立在旁侧的圣女掐紫了自己的手臂,眼底染上嫉妒的红。

夫妻俩起身给皇后行礼谢恩:“多谢母后赏赐。”

他们走后,圣女咬唇开口:“娘娘,您因为这一点利益,就相信了他们,我觉得这事有蹊跷”

“住口,本宫乏了,你出去吧。”皇后挥挥衣袖赶人。

宁汐先前说得对,若六子这匹野马驯不服,不能为她所用,能日行千里又有何用。

经过这次事件,她有点看明白了,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能拴住六子这匹野马的,非宁汐不可。

而圣女,不过是能在本就优异的六子身上,多添一道光环罢了……呃,就近来圣女闯出的祸事看来,是不是光环还不一定。

朱雀街上,形形色色的铺摊吆喝声不断,车马喧豗,人流如织。

宁汐挽着萧景然雀跃逛街,指哪买哪,身后缀着一群负责拿货的跟班。

停驻一个小摊前,小姑娘臭美的拿起一朵黄嫩色珠花簪插在髻上:“好看吗。”

萧景然见她有兴致,挑选一对金丝玉耳铛,往她白嫩圆润的耳垂上比:“这个一并要了。”

泰平过来付钱把东西包好,宁汐眨眼又转到另一个卖古董的摊子上。

她冲萧景然招手:“殿下,我们给安阳王府也挑些礼物吧,等给太子送礼时,一并给他们送过去。”

萧景然沉下脸色:“你对安阳王府,倒是时时上心。”

“当然啦,你不记得吗,萧大哥进深山是为了挖血参救他外祖母。知道人家外祖母病了,我们当然该表示一点慰问。我懂事吧。”宁汐喜滋滋道。

萧景然嘴角抽了抽,一语不发。

宁汐挑了半天,指尖徘徊来去,停留在一个重物上。

它采用透雕的工艺,刻有一些吉祥如意的繁复雕纹,质地厚仆。

她曲指敲了敲,这个重物发出洪钟般的回音,宁汐端详着,煞有其事的点头:“这个古董摆件好,厚重、大气、上档次!送安阳王府这样的门第,还是送给老人家的,很合适对吧。我找机会交给萧大哥,再叫他转送。”

萧景然瞟了一眼,那玩意儿不是古董摆件,而叫编钟。

钟。

送钟……

萧景然默默为萧去病拘一捧同情泪,一本正经的点头:“可以,送吧。”

楼上酒楼,一个白衣男子临窗而靠,洞悉着下面的一切,看到那双璧人亲密无间的样子,他眼底闪烁芒刺。

萧去病缓了缓心神,目光看向街头,一群黑点涌动靠近,好戏即将开幕。

一行人快行至街头,打头阵的二人,毫无防备的,被一群人冲撞到眼前。

“小心。”萧景然圈着宁汐的腰,闪身到街沿边侧。

看着一群突然冲出来跟疯狗似的人,宁汐心有余悸的拍狂跳不止的胸口:“这些人谁啊。”

凶神恶煞的一帮男人,正在追一个十七八岁的柔弱女子。

到了这里,那名女子绊了一跤,摔倒在地,被大汉团团围住。

“嘿,小妞,还跑,你跑啊!”

女子害怕抽泣:“求你们,不要捉我回去,我爹的债,我会种菜来还的,不要碰我。”

一名燕颔虎须的汉子邪笑上前,一把抓住女子手腕:“种菜,我呸,你就是种八辈子菜,也还不上我们老爷的八千两银子。小妞,别不识抬举了,有这么好的皮相,跟了我家老爷,撒几句娇,这债就能一笔勾销,何必扭扭捏捏的,害兄弟们难做。”

这小女子长得水水灵灵,惹人怜爱,若不是欠债太多,英雄救美的人定然不少。

路人冲几位彪形大汉指指点点,却没一个敢上前逞英雄的。

宁汐见状,扯扯萧景然的袖子:“殿下,我们替她还债吧。”反正皇后给了一万两,用八千两还债,自己还剩两千两。

别人的钱花起来一点都不心疼!还能做善事呢。

萧景然颔首:“泰平。”

泰平会意上前,取出八张一千两面额的银票,递向那位梨花带雨的女子:“我家主子给的,拿去还债吧。”

女子接过银票,噗通跪到萧景然面前:“谢谢公子,大爷的恩情,小女子无以为报”

宁汐咯噔一下,下一句不会是。

欠债女子磕了个响头,昂头仰望,感激的眼神中衍生出丝丝情义:“就让我以身相许吧,不管做小妾做通房做丫鬟都行,我跟定公子你了。”

眼看促成一桩姻缘,吃瓜群众们喜闻乐见。

“啧啧,天赐良缘啊,这位公子就收了她吧。”

“是啊,这女子还漂亮,简直郎才女貌。”

得群众助势,女子站起来,打算跟着萧景然走:“公子。”

萧景然拒绝:“姑娘不必以身相许,银票是白送的,我不需要任何报答。”

解释清楚后,萧景然自以为略过这个小插曲,牵着宁汐走人。

那欠债女子却不依不饶,蹬蹬蹬绕到前方拦路,哭天抢地的跪下:“公子,你就收留我吧。你这次救了我,可你一不在,我爹又去赌,我还是会被他们抓走的。求你带我走,给我一个安稳的家,好人做到底吧公子。”

吃瓜群众纷纷附议。

“是啊,我晓得,这个丫头的爹是个烂赌的,又没人肯娶,摆脱不掉她爹。”ァ看书室ヤ<首发、域名、请记住

“除了有公子这样的泼天富贵,谁能解脱这可怜的女子?送佛送到西吧,不然这女子还是逃不了悲惨命运。”

“不给了八千两银吗,再多收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怎么了,装什么道貌岸然的君子。”

萧景然蹙眉:“我给你钱,你必须跟了我?”

女子大喜过望:“是的呀公子,这是江湖上的规矩,我不能白要你钱的。”

“那好吧。”

萧景然上前两步,走到满眼渴望的女子身前,伸出手。

从她手里把八千两银票抽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