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马甲在异世界爆红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杰回忆起来,当初自己能力觉醒,吸引大量鬼怪在自己学校聚集,被地府的人员救出并且收编后。

员工培训时,培训员在介绍员工和职业概念的时候曾经这么对他们说过。

“目前已知的,拥有创造生命这种能力的存在,只有每个世界的规则核心。”

当时看起来十分年轻,事实上却有上千岁的培训员,穿着黑色长褂,打扮的和民国文人一样,站在黑板前侃侃而谈。

现在回想起来,陆杰才突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当时学校因为他的血液觉醒而整体被拖入异空间时,地府到达的速度十分惊人。

快到当所有的事情被解决时,整个学校,就只有他们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完全违反了地府平时所表现出来的低级效率,而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地府一开始就有眼睛在自己身上,所以才能在发现问题的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而从这段记忆可以看出,地府根本不是在他“血液觉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

然而陆杰经过这段时间的事情,心中对地府的信任度早已下降到负值,如今再得知这个消息,可谓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相比这个,他更在意的是神权的问题。

如眼镜所说,他的血因为可以赋予物品生命而被称之为“生命之酒”,那么曾经真真正正的创造出赤火蝶精灵的自己,是不是也拥有神权呢?

陆杰有些恍惚的想。

哇喔,觉得自己真是牛批他妈妈给牛批开门——牛批到家了啊喂!

陆杰的自我陶醉无法影响记忆的流动,更何况这场三人的剧情,注定没有陆杰戏份。

一直低着头的院长听了安先生的形容,脸色紧张抬起头来。

“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什么会盯上孤儿院?我做的事情,根本轮不到他们管吧?”

安先生闻言白了他一眼,“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他看盯上的可不是孤儿院,是孤儿院里的我,或者说是哪个白痴才对。”

陆杰心想,你们俩半斤八两的就别计较了,还有,我真的很在意白痴这个称呼啊!就算你可能是我的第二人格,也不可以!

“是因为刘安吗?”

安先生舔了舔流道手背上的苹果汁,不在意的点点头。

“你放一百个心,只要不是罗夜本人来,他们谁都进不来。”

院长这才神色勉强的点了头。

它就这么沉默的看着安先生几下将手里的大苹果啃完,打了个哈欠后用一种玩游戏的人常有的口气问道:“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先下了,困。”

“没事了。”

院长话音刚落,陆杰就眼前一黑。

他本以为是安先生离开,导致幼时的自己失去意识,耳边却突然炸响起刺耳的警笛声。

陆爷被震的一愣,下意识的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红烧鸡架正用力得抓住那辆玩具消防车,刺耳的警报声中夹杂着引擎的轰鸣。

看消防车冲刺的方向,它的目标显然就是藏身于地下的陆爷。

陆爷一脸震惊,居然就这么回来了吗?所以后来发生了什么?

陆爷进入记忆的时间似乎不长,起码他头顶的这群人还是那幅老鹰抓小鸡的站位。

“怎么回事?”

护工一边询问着,一边伸手稳住差点被玩具消防车带倒的红烧鸡架。

红烧鸡架摇着头。

鸡妈妈靠近了老鹰,被落下的鸡宝宝们因为好奇而暂时忘记了对老鹰的害怕,跟着护工同样凑到了红烧鸡架的身边。

一时间红烧鸡架就和街头艺术家一样被包围着,陆杰的目光很自然的被吸引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了在后面草丛里探头探脑的杨书航。

陆杰:你为什么不好好听大人的话?!!

这个念头刚刚升出,他耳边就听到了小陆的声音。

“喂!……喂!!!你在发什么呆!!杨书航去你那边了!!!醒醒!”

我看到了!你说的是不是有点晚!不过这口气……

“你刚才没看到吗?”

“看什么?就看到你发呆。”

“唔……算了,你总会知道的。”

“哈?”

陆爷不再理会小陆,正想先脱离消防车的感应,去抓熊孩子杨书航,呼啸的消防车就在此时脱离红烧鸡架的双手,一落地便没入地面,笔直得向着陆杰的方向冲去。

陆杰脸色一变,红色消防车上有熟悉的波动,显然又是一件与刘安相关的物品。

之前光是看到它,就身不由己的进入了记忆,如是被碰到了,失去意识似乎是板上订钉的事情。

现在可不是失去意识的好时机。

陆杰想挡,化出血刀才想到这个也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赶忙收了血刀急急忙忙的躲开。

消防车却表现出了惊人的灵活性和执着,对着陆杰紧追不舍。

一时找不到东西阻止消防车的陆爷疲于奔命,不知不觉的靠近了地面。

他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一亮,发现自己居然就这么从地下跳了出来。

原本正商量着是不是拿铁锹将地面挖开,寻找消防车的红烧鸡架和护工,被猛的从地下窜出来的陆爷吓了一跳。

两人纷纷退后,一脸警惕的盯着陆爷。

“你是什么人?!”

陆爷没吭声,一道红光紧追着他冲出地面,被他侧身躲开,落了地两人才发现是那辆失踪的玩具消防车。

失去了土地作为介质,消防车这一下用力过猛,一下子冲出去老远,摔到地上立马就要掉头回来,却被一双白嫩的小手抓住举了起来。

“抓到了!”杨书航兴奋的翻看着手中的消防车。

在他抓住车身的一瞬间,手掌上闪过红色的阵纹,躁动的消防车在接触到阵纹的瞬间就安静下来。

杨书航困惑的看了看消防车,不满的将它上下摇了摇,单看他吃力的动作,消防车的重量应该不轻。

消防车却跟死了一样,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它就是一辆平平无奇的玩具消防车。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消防车在杨书航手里就安静了下来,但正对怎么重新控制消防车感到棘手的火烧鸡架与护工,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结果这口气还没有松完,两只鬼怪就又把它给吸了回来。

因为杨书航发现消防车不动以后,出现了所有熊孩子都会产生的反应。

他举起了消防车,要将这个引起他不满的破玩意给狠狠的摔到地上。

“别动!”

护工大声吼道,倒是不怕杨书航将车摔坏什么的,而是怕这车脱了他的手,就又开始不受控制的飙车。

杨书航被这一嗓子给吓住了,保持着将消防车高举过头的动作僵在哪里。

他眨着大眼睛看向护工,费力的将消防车抱到怀里。

“护工叔叔是不想要我放下消防车吗?”

陆爷撇了他一眼,你那是摔。

护工估计和他有一样的想法,只见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是的,叔叔不想你摔玩具,好孩子,快把玩具给叔叔,叔叔帮你收好。”

【别给他,这个消防车肯定很重要。】

【对,我们挟消防车,以令鬼怪!】

【呔!妖孽!你们的消防车在我们手上,还不快快缴械投降!】

【它刚才在追大佬,是鬼怪的武器吗?】

【应该不是,看它们这紧张的样子,估计是个很重要的宝物。】

【宝物为什么要追大佬?】

【大概就是,被大佬的王霸之气所折服,所以追着他认主这样子?】

【嚯呷,你虽然是个玩具,但是意外的很有眼光嘛!】

杨书航的眼珠转了转,抱着消防车脆生生的说道:“叔叔!我肚子饿了!”

护工咬牙道:“行,我带你去吃饭。”

它暂时稳住了杨书航,转头就要去找那个戴面具的麻烦。

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一个沙包大拳头到了眼前。

护工就这样被陆爷一拳头送进了一边的灌木丛。紧接着他身体微侧,轮圆了胳膊砸向一旁的红烧鸡架。

看上去痴痴呆呆的红烧鸡架比陆爷想象中的灵敏,它在最后一刻反应过来,侧了侧头,原本砸向它脑壳的拳头,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它被这一拳头砸的双膝跪倒,被砸中的肩膀更是发出清脆的骨裂声,整个左肩都塌了下来。

陆爷“啧”了一声,抬脚踹向它的胸口,就以陆爷这几下攻击所变现出来的力度,若是打实了,只怕可以直接踢穿红烧鸡架的胸口。

红烧鸡架挣扎着想躲,但陆爷早就在砸中他时,就反手扣住了他的肩膀。

眼看红烧鸡架就要被陆爷废掉,满脸是血的护工不知什么时候摸到杨书航身边,一把抱起他,夺过他怀里的消防车就冲着陆爷扔了过去。

之前陆爷是被消防车追赶,才从地下突然出现的,所以护工很自然的认为,陆爷多消防车有所忌惮,其实差不多就是一个点子棘手,关门放狗的想法。

但消防车丝毫面子不给,被扔出去在地上因为力的作用而向前滚了滚,就不动了。

但它的行为仍然阻止了陆爷的行凶动作。

陆爷收回了已经挨上红烧鸡架皮肤的脚,抬眼看它。

护工看到陆爷看过来,紧张的紧了紧抱着杨书航的手。

“疼。”杨书航难受的在它怀里动了动,然后捂着鼻子道:“你身上好臭的汗味,羞羞,不洗澡。”

护工一直紧张的盯着陆爷,一只脚在前一只脚在后,保持着一种随时可以转生逃跑的动作。

它不欲理会怀中的杨书航,闻言手上一松就像将杨书航扔下,杨书航却一把反抱住他的腰,整个人挂在它身上,不依不饶的说道:“你说了要带我去吃饭的!”

它正准备呵斥杨书航,突然发现面具人似乎有些反常。

他居然没有攻击了!明明消防车已经没有威胁了,为什么?

现在的状况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吗?难道说……

他低头看了看挂在自己身上的杨书航,伸手再次将他抱住,突然笑了起来。

“戴面具的,现在放开我兄弟!”

它一手卡住杨书航的脖子,冲着陆爷威胁道。

杨书航的观众们看到这一幕,立刻炸了锅。

【放开崽崽!你这个恶心的大变态!】

【崽崽!大佬救救崽崽!】

【虽然崽不听话,但是崽也不是你这个变态可以随便碰的!!】

这是属于书航崽的粉丝。

【主播又拖后腿。】

【大佬上,主播只要没死就好,我们不接受威胁!】

【为什么陆爷这么在意主播?好奇怪啊!】

【啊啊啊啊,如果主播不乱跑我们就看不到陆爷了,但是他乱跑给陆爷带来了困扰,我好纠结啊!】

这是陆爷粉丝。

当然其中更多的是看热闹不闲事大的吃瓜群众。

两边的人很快就在弹幕里掐了起来,你说杨书航弱鸡拖后腿,他说陆爷戴面具见不得人。

可惜他们争论的两个当事人,一个退化成了幼齿,压根就get不到他们的点,一个没功夫看直播。

肉身小陆倒是在看直播,但是他早就嫌弃弹幕挡视线给屏蔽了。

见陆爷盯着自己迟迟未动,护工开始用力卡杨书航的脖子。

两人僵持了片刻,杨书航的脸已经憋的通红,额角甚至爆出了青筋,正用力的拍打护工卡着自己的胳膊。

陆爷不得不松开了扣住红烧鸡架的手。

红烧鸡架赶忙捂肩膀走向护工,还顺手将被丢在地上消防车给捡了起来。

护工立马松了松卡住杨书航的手,却不敢完全放下来,就这么虚握着,侧头对走到它身边的红烧鸡架道。

“你带着这些孩子去主楼那边见客,别耽误我们的生意,我去找院长。”

它说完也不等红烧鸡架答应,转身就向着来的方向大步而去。

陆爷看了一眼红烧鸡架,褪下手腕上沾了血的红色珠串,一把扔到地上,也跟在护工身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护工的安排其实挺好的,自己以杨书航为筹码带着陆爷去见院长,让院长解决他。又让红烧鸡架带着孩子们去找客人,以免客人等太久而黄了生意,可以说是两头都不耽误。

但它显然忽视了小孩子们对红烧鸡架的恐惧程度。

从陆爷从地下钻出来开始,他们就已经躲到一边,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也不哭不闹。全程也就是听到护工的话时,小小的骚动了一下,但在护工的淫威下,他们只能一脸紧张的盯着红烧鸡架,完全是一副“你别过来,你过来我们就跑”的架势。

这场面看的红烧鸡架有点麻,在确定了如果这群孩子鸟兽散,自己绝对抓不回来后,它转身试探性的往主楼那边走了几步,回过头却发现孩子们一动没动。

它想了想可能是因为自己走的不够远,他们不敢跟上。

于是它又往前走了走,可它都走到拐角了,转个弯就要看不到人了,那群孩子还是没动。

它又不敢真拐过去,让这群孩子脱离自己的视线,只能重新走回来,就这么和他们在这里僵持住了。

另一边,院长来的比想象中快的多。

孤儿院的这些鬼怪之间应该有什么秘密的联系方式,之前院长将他们带到办公室时也是如此,没看到院长有叫人的动作,只是提了一句,护工就赶了过来。

现在也同样如此,他们人刚到4号楼的门口,院长就一手提着小陆出现了。

陆爷的脚步微不可查的遁了一下,目光和一脸无奈的小陆对视了一眼。

“什么情况?”

“不知道,我正看直播看的嗨呢,它就突然冲进来,提着我衣领就跑。”

两人各自移开目光,小陆不舒服动了动自己的手脚,抬头对院长道:“伯伯,可以放我下来吗?这样好别扭。”

院长没理他,两眼直勾勾的看向陆爷。手机端

那双浑浊的双眼里,闪烁着一种果然如此的了然感。

这让陆杰感到困惑,他停下脚步目送着护工抓着杨书航跑到院长身边。

“院长有人踢场子!”

护工开口就是告状,相比陆爷的气定神闲,抱着杨书航跑的它累的够呛,说完这句话就一屁股坐到地上喘气,就这样还不忘一手死死的拽着杨书航。

院长没有说话,一时间周围只能听到护工呼呲呼呲的喘气声。

不在状态的杨书航左右看了看,冲着护工道:“这种大战即将开始的紧张时刻,你的声音太出戏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斜着眼睛瞟他。

明明是你最出戏,好不!

杨书航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疑惑的歪着头。

“看我干什么?你们继续呀!”

【哈哈哈哈!崽崽最出戏的是你呀!】

【hhhhhh,主播你真逗。】

【崽崽这波操作真骚。】

【日常怀疑我看的是不是灵异直播。】

【怎么回事?我看到直播间里都在吵架。】

【我也是,好不容易才看到几个正常弹幕……】

【害,人红是非多,你屏蔽关键词就好。】

院长忍了忍,决定不和智商不够的小傻子计较。

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重新看向陆爷。

“安先生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是成功了。”说着,它看了一眼手里的小陆:“就是我没想到你居然还回留着这个白痴。”

陆爷:……

小陆:……

陆杰:你大爷!你认错人就算了,反正我也习惯了老是被人当别人看,但是你说我白痴我特么就超有意见了。

你给我西内!!!

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陆爷身上的气势突然凌厉起来。

他仍然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拔出了血刀。

压迫感却如同实质般,沉甸甸的压在众人的心头,连直播间的战火都不由的停顿了下来。

很多莫名其妙的吵了半天架的观众们,这才开始开始关心起直播内容来。

【发生了什么?陆爷这是生气了?】

【同问!同问!】

【话说我连这个直播间直播的啥都不知道,就被朋友拉来吵架了……】

【这哥们是谁?】

【话说,安先生又是谁?】

“啊,你果然是来兴师问罪的吗?”院长紧张的提起手里的小陆。

一直藏在身后的手上还拿着一片相当眼熟的木板。

只是上面的凤凰已经残缺不全了,并且从之前火红变成了漆黑,连双眼上的宝石也少了一颗,连作为底座的木板也毛毛糙糙的不见之前的平滑。

整体状态倒是孤儿院现实中的废墟色调一志。

院长直接将木板按在小陆的脸上,然后在小陆诧异的眼神中,将木板在他脸上狠狠一搓。

毛糙的木刺瞬间刺进了小陆皮肤里,并且随着院长搓动木板的动作,撕开皮肉,带下了一层皮肤。

光是看着,陆爷就觉得超疼的。

这已经不是打脸,是刮脸了。

毫无准备之下被刮了脸,小陆根本来不及收缩伤口,控制血液。

鲜红的血从伤口流出,带着一股只有灵魂可以嗅到的诱人香气。

一旁的护工在这浓烈的香气里吞咽了一下口水,用一种贪婪的目光看向小陆。

杨书航也吸了吸鼻子,摸着自己的肚子道:“好香啊,我好饿,想吃饭。”

反应过来的小陆顾不上伤口的疼痛,赶忙收缩肌肉,控制血液回流。但已经流出来的血液无法收回,沾上木板的瞬间就被木板吸收一空。

黑凤凰的眼睛亮了亮,双翼似乎舒展了一下,可当你仔细看去又似乎没有动过。

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从一边的草丛中传来,一只蓝色怪物很快就从路边的灌木中冲了出来。

它出现的位置距离陆爷很近,陆爷下意识的就挥刀要解决它,可怪物却鸟都没鸟他,直接脚步不停的向院长的方向冲了过去。

好像它从这里冲出来,只是因为在开阔地比较容易寻找目标。

这出人意料的发展让陆爷挥出的刀只斩断了怪物半个胳膊,这半个胳膊落了地,就像燃烧的纸屑,化为了一小团黑色的余烬。

怪物仿佛没有痛觉,又过者是有更加吸引它的东西让它遗忘了痛苦。

它眨眼就冲到了院长面前,张嘴就冲着院长手中的木板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