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捉妖人 > 020 我爸病了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020我爸病了

同时我也留意到,赵璐她妈说话时的语气不是很好,表情貌似也有些不悦,显然对于我的到来她很不欢迎。

至于她是怎么认识我的,这个我也不是太意外,这次的事件肯定闹得沸沸扬扬的,赵璐她家里人应该也很在意这事,估计是从警方那里弄到了我的一些资料和照片了吧。

“嗯,我是周七,赵璐在家吗?”我继续问。

“不在,你走吧。”说着,她摆摆手,示意我赶紧走。

“我找她有点事,我和她还有唐芊芊之间是有误会的,我想把这个误会解开,麻烦您帮我转达一下,不然你给她打个电话,我用您的电话……”

我的话刚说到这,她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用了,你赶紧走吧,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声音显然是赵璐的。

我往后看去,赵璐穿着一个睡衣走了过来。

其实来之前,我心里也挺没底的,因为现在是上学期间,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回学校上课,此时看到了她,说明她可能一直没有去学校,还穿着睡衣,看样子今天都还没出过门呢吧。

这段时间一直在家呆着?

要真是这样的话,说明唐芊芊应该在她家,不然她早该去学校了。

“那天的事肯定是有误会的,不然你想想,如果我真的有问题的话,警方为啥现在还不控制我呢?而且张大海的说辞,你们应该多多少少也听到些吧?他的话你们总应该信一些吧?”我试图给自己作解释。

“我不听,我只信我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再说了,人警方也没说你完全摆脱嫌疑啊,只是说现在没有找到明确跟你有关的证据,没找到证据不代表没有证据,我们早晚会找到的。”

我真是对赵璐无语了,这丫头好歹也十八岁成年了,怎么辨别是非的能力这么差呢?

正好这时我眼睛不经意的扫到了她胸口,心里立马冒出一句俗话来:

都说这女人胸大无脑,她应该就是这种类型的吧?

“那行,那我能不能问问你,芊芊在不在你家?能不能让我见见她?”赵璐愿不愿意跟我聊,我都无所谓,我在意的当然还是唐芊芊。

“她不在我家,而且我要给你提个醒,芊芊现在好不容易情绪稳定了一些,从她爸妈不在的悲伤里走出了一些,你以后还是别再去打扰她了,不然她看见你肯定情绪激动,受伤害的始终是她。”唐芊芊说着,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行了,你快走吧,我现在不想跟你多说话。”

她妈还掏出手机示意我赶紧走,不然她可就要报警了。

我歪过脑袋,试图往她家院子深处看去,希望能看到唐芊芊的身影,但一无所获,本来还想冲里面吆喝两声,想让她听见我声音后能出来跟我聊聊,但一想还是算了。

万一赵璐说的是真的,人家情绪刚稳定下来,这要是一见了我又激动起来怎么办?

还是在等等吧。

“这件事我真的是清白的,时间会给你们一个答案的,唐芊芊现在就剩下她自己了,还希望你们多多照顾她啊,等以后……”

本想嘱咐两句,但我话还没说完赵璐就不耐烦了,她上前使劲推了我一下:“你怎么这么招人烦啊?人家跟你是什么关系啊?用得着你在这关心啊?你要真关心她,你就离她远点,以后再也别打扰她生活了,你仔细想想,她认识你之前是不是过得好好的?就是认识你之后才这样的,你快滚吧,我看见你就烦!”

赵璐的这番话,说的我脸有些发烫,我也很识趣的转身走了。

走了大概几米远之后,我还听见赵璐在那嘀咕:“好臭啊,是不是他身上的味啊。”

赵璐说的没错,这臭味确实是我身上的。

现在我的身体状况,可以说是一天不如一天,清鼻涕现在流的跟牛奶基本上没什么两样了,而且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味,那感觉就像是我肚子里面已经腐烂了,所以鼻涕也是臭的一样。

除此之外,我身上也出现了一些红斑或者紫斑,这玩意不疼不痒的,但看起来有点像是尸斑,这更是让我彻夜难眠,总觉得自己大限已到。

回到住处后,我也开始思考我跟唐芊芊的关系,我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我以后还要不要见她,还要不要打扰她的生活。

一方面是我的清白,还有事情的真相,一方面是唐芊芊安稳的生活,考虑再三后,我决定还是要见她。

这件事一定要闹清楚,还自己清白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我不清楚,袁先生是不是现在还躲在暗处呢,他要是一直在背后用什么计谋,而我跟唐芊芊都不知情的话,岂不是很危险啊?

哪怕是跟唐芊芊了解了情况,完全解决了问题之后,让我这辈子都不见她,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啊。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大部分时间都蹲守在赵璐家附近,我知道唐芊芊肯定在她家住着,早晚有一天也要出门的。

只不过一连蹲守了三四天都没有见她的人影。

别说她了,就连赵璐也不出来,不过这就更说明唐芊芊在她家,赵璐不去学校,也不去外面玩,肯定是在家里陪她。

除了在这蹲守外,我这几天还去了张大海家里,一方面是跟他聊关于寻找袁先生的事,另一方面也在帮他改风水。

张大海的本意是搬离这个家,换个地方住,但我觉得没必要,而且他这个住址除了水坝上的水有煞气外,其他方面的风水极好,也容易旺丁,容易生下一个儿子。

我让他花了点钱,在他家和水坝之间建了一堵墙,把水流的煞气完全给挡在了外面。

至于张世峰的冤魂,张大海现在也没之前那么在意了,他说儿子反正已经死了,纠结这些儿子也活不了了,还不如安安心心的准备生二胎呢。

至于袁先生背后的主使人,张大海后来也有了苗头,他说他怀疑是一个跟他同样开矿的朋友,两人之前因为矿场的事闹过矛盾,他说袁先生消失之前,那家伙还经常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袁先生一失踪,那家伙似乎有意躲着他。

显然是心虚呢。

所以张大海断定袁先生背后的人就是这个人。

他还想出钱让我给他的仇人设点损风水的事,但我爷爷交代过我,只能帮人消灾解难,不能害人,我断然拒绝了。

张大海也没难为我,他说他会去找别人来帮忙的。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我过生日的这天,我寻思等这天过了再看看,身上的情况会不会好一点,如果情况不见好转的话,我就去三仙山找那个高人,估计他有办法能救我。

我妈在这天也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最近的情况,跟她聊了一会后,我从她这得到了一个让我有点不安的消息。

她说我爸病倒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这两天已经躺在床上下不了床了。

“啊?去医院检查了没有?什么情况啊?”我急忙问。

虽说我爷爷死后,我跟我爸的关系一直不好,但毕竟是我爸,他要是真出什么事,我心里肯定也难受。

“去检查过了,医院说查不出原因来,而且你爸也不配合,死活不愿意去医院,还不让我告诉你,拖了很久了,实在是今天情况看着严重多了,所以我才给你打电话的。”说着,我妈的声音都带着股哭腔了。

“那你也应该早点告诉我啊,我爸不让你说你就不说啊,真是!”我忍不住发了句牢骚,然后给她说我这就买票回去,让她先带我爸去医院看看。

挂了电话后,我去买了张票,离着发车的时间还有两小时,我寻思再去赵璐家守一会,看看能不能看到唐芊芊。

说来这次的运气也是比较好,刚到赵璐家门口,我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了她和唐芊芊说话的声音。

两人好像在打羽毛球,一边玩一边聊着最近比较好看的电视剧,偶尔还嬉嬉笑笑的,看样子唐芊芊的心情应该恢复很不错了。

想到这,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敲了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