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24章 不甘心的李奎勇

第24章 不甘心的李奎勇

    “我挣扎了一辈子,到头来自己的现状没有改变,亲人的现状也没有改变,就算在朋友中间我也是个没用的人……可是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自己一辈子受穷,我不甘心我的老婆孩子还要跟着我一起受穷,你能帮帮我么?”来自《血色浪漫》世界的李奎勇许愿道。

    李奎勇?《血色浪漫》里主角钟跃民的那个好朋友?这部电视剧沈隆在读大学的时候看过很多遍,那时候他无比羡慕钟跃民的潇洒,可等进入社会,方才明白,人家钟跃民潇洒是人家有潇洒的资本。

    下乡插队的时候,有他老子钟山岳的部下走后门让他当兵;退伍回来不肯当警察的时候,有李援朝带他进公司,利用他老子的人脉做生意……他本人有人格魅力是不假,可要是他没有那个当将军的老子,能让他这么可劲儿的浪么?

    让他和李奎勇换个身份背景,他怕是不一定能有李奎勇混得好,要么在混乱时期死于顽主乱斗,要么在陕北苦苦挨着,就算返回城里,有一大家子拖累,没资本开饭店,也没办法丢开一大家子去可可西里。

    李奎勇的老子就是个拉车的,和沈隆的父母一样,根本没办法给他们太多帮助,像他们这样的人进入社会只能靠自己,李奎勇又没什么技能,空有一身力气也只能勉强养活自己和家人罢了,落到最后连得病都没钱看。

    回想起李奎勇的一生,沈隆唏嘘不已,在李奎勇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如果不是得到了神龙系统,他现在要么回老家,要么和李奎勇一样整日为生活奔波。

    这个任务我接了,就当是给像自己一样的社会底层一个逆袭的机会吧,沈隆默默地接受了这个任务,开始了进入前的准备工作。

    根据系统提示,这次他将会以魂穿的方式附身李奎勇进入到《血色浪漫》世界,这样虽然省了解决身份问题还有结实李奎勇的麻烦,但是也没办法带东西进入,一切都得依靠他自己,必须做好准备工作才是。

    第二天给前一天预定的客人做完饭,沈隆又宣布放假休息了,回到家里找出《血色浪漫》的原著和电视剧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一遍,尤其是李奎勇出现的那些章节,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的,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待看完之后,他对李奎勇的人生有了较为清楚的认识,李奎勇的父亲李顺发早年间从沧州逃荒到京城,没什么手艺只有一把子力气,因此拉黄包车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李顺发赶上了好日子,每两年京城就解放了,他加入三轮车联社蹬上了平板车,成了板儿爷。

    五一年李顺发回老家带回来一个乡下丫头结婚,五二年生下了李奎勇,从那以后李家几乎每年生一个孩子,一共生了九个,活下来六个,所以李奎勇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家里的老三叫李奎元,在小说和电视剧里也出场过几次。

    李顺发在困难时期拖垮了身子,六五年春节刚过,就因为长期重体力劳动和营养不良引起的肾衰竭和心脏病等多种并发症而去世;好在那时候工人阶级的地位还不错,李顺发的单位准时给李奎勇他们发放抚恤金,这一大家子活了下来。

    小混蛋事发的时候,李奎勇和小混蛋站在一起,他们俩对抗以李援朝、地雷为首的上百老兵,小混蛋身中数刀而死,李奎勇腹部被捅了一刀,肠子都出来了,肩膀又被砍了一刀,幸亏钟跃民救援才捡回来一条命。

    后来又是周晓白从家里偷钱帮他住院治病,病好之后他追着钟跃民前往陕北插队,和钟跃民的红颜知己秦岭在一个知青点。

    钟跃民家里有关系,在陕北潇洒了不到一年时间,推倒了秦岭就拍拍屁股当兵走了,李奎勇则一直熬到七四年,才被分配到县电力局野外架线队工作,七九年返回京城,花了一年时间才找到一份开出租车的工作,一直干到他因病去世。

    娶了个农村媳妇,不好看却贤惠,替他伺候母亲,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可惜李奎勇的儿子也和他一样不爱读书,只懂好勇斗狠,将来和钟跃民、袁军这些人的孩子差距只能是越来越大。

    那些和李奎勇一样没什么背景的平民子弟,结局也都不太好,赵大勇蹬三轮儿、郭洁当送奶工、钱志民和张广志下岗、王虹当小学教师,曹刚沦落到去碰瓷;李援朝他们却成了人生赢家,要么身居高位,要么身家厚实。

    再去找来和《血色浪漫》时代相似的文艺作品看看,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到《芳华》莫不如是,有背景的都成了人生赢家,平民子弟大多成了屌丝;血色中的浪漫是属于钟跃民这些人的,而不是李奎勇他们的。

    花了一段时间搜集资料,并将这些资料牢牢记在脑海里,沈隆再看了一遍小说和电视剧,选择进入《血色浪漫》世界。

    费力地挣开双眼,一阵儿剧烈地疼痛从腹部和肩膀传来,让沈隆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钟跃民、周晓白、袁军和郑桐站在病床前。

    钟跃民握住他的手,“奎勇,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你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我真怕你醒不过来,你别说话,听我说。”

    沈隆微微点头。

    钟跃民说,“你看,郑桐和袁军你都见过,这是周晓白,我女朋友……这次多亏了晓白,要不是她偷了她爸的钱,我们一时半会儿还真凑不出这么多钱来给你交手术费,晓白真是高手,一出手就把她爸钱包给顺出来了。”

    周晓白娇嗔道,“去你的,那是我爸放抽屉里的钱,你说谁偷钱包?”

    这应该是小混蛋刚死的时候吧?李奎勇就是在那时候受伤的,沈隆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费力地抬起头,对周晓白说道,“这次多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