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血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夺标 > 第121章无能为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1章无能为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好……你怎么来了?”平安先问。

    俞薇大眼一眨,嘴角微微的上翘“我怎么不能来?”

    “那你,找我?”

    “你说我还能找谁?”

    这学校这么多人谁知道有没有你认识的?平安不吭声,有几个男同学趴在窗口看着俞薇和平安说话,平安扭了一下头,往院子里走,俞薇跟了过去。

    树木刚刚的发了嫩芽,平安看着俞薇一身裙装的模样,脑海里泛起了一个词“风姿绰绝”。

    这下俞薇先问“你怎么回事?”

    “嗯?”平安揣着明白装糊涂。

    “那些钱,为什么塞到我家门口了?”

    “那个啊,我怎么都觉得要你的钱不合适。无功不受禄。你说对吧。”

    “怎么就是无功不受禄,不陪我去医院了吗?王世庸说了,是你救了我,这不是功劳?”

    又说是“王世庸说了是你救的我”,平安无语。

    “那,我结婚你还送我礼物吗?”

    “你要结婚了?和王世庸吗?”平安眨眼。

    俞薇奇怪了“怎么?还能和谁?”

    “好啊,恭喜。我是说,你这么漂亮出众,追求者肯定多……你和王世庸结婚,我肯定送礼啊,一个大院的,还是邻居。你最近还好吗?”

    平安嘴里说着,心想最近怎么没和马犇联系一下,也不知道这位奶奶又梦游了没有。

    “你这小孩,没出学校门呢就知道骗女孩开心,这脸蛋和身板又长的这样,这样发展下去,这辈子能毁了多少女人?肯定有很多女孩为你朝思暮想背后流泪的,”俞薇说着瞪了眼“我真的漂亮吗?”

    “嗯呐,真的,童叟无欺。”

    俞薇笑了,有些艳光四射,笑吟吟的说“言而无信!还想着你和我再去医院检查呢,好不好你还关心我?还有,我都准备好了教你开车,可你呢?没影了。”

    “我最近真的忙,你也见了,要考大学呢,没几天了。毕业班,大家都紧张,我这人又笨,笨鸟先飞嘛。”

    “你是笨鸟吗?我没看出来,贼精贼精的。那什么,考大学,有信心吗?”

    “没有,所以,才努力。”

    俞薇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说“要不……你哪一门不好来着?”

    平安摇头“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哪一门都不好,尤其英语。”

    “老气横秋的,正好,交给我了。我帮你补习英语,再顺带补习别的。”

    “你——”

    俞薇见平安将信将疑,蹙眉说“看不起人?我在大学学的专业就是英语,就你姐姐我这水平,在你们学校带一个毕业班没问题。”

    “啊?真的?”

    “那还有假,我能将你的未来开玩笑?”

    平安搔搔头,俞薇看看校园,再看看看缩头缩脑的教室里的那些学生,用不容质疑的口气说“我在外面等你,下学,带你回去补习。”

    “啊?雷厉风行,我晚上……”

    俞薇打断了他“今天礼拜六,你们休息。我看你在学校都学晕了头了。”

    俞薇说完扭着腰走了,平安看着她细腰和圆臀扭得很有韵律的样子,心里有些怦怦的跳,觉得自己现在怎么对漂亮一点的女人一点自制力都没有,难道这就是食髓知味?心里丫丫个呸的,急忙的回去了。

    到了放学时间,老师又留了半个小时的堂,平安到了学校门口,俞薇站在自己的车前对着平安挥手。

    俞薇艳美的样子太招人眼球,别的同学又对着平安起哄。平安不理,急着跑过去,俞薇不耐烦的说“上车。怎么这么久?”

    “我还以为你等急了走了呢。”

    “呦呵!你是想我走是不是?”

    平安心想是啊,嘴上说“没有没有。等着你给我复习,考大学就指望你了。”

    俞薇听了笑,带着平安没朝家里回,却驶向了另一个方向,平安问怎么了,去哪?俞薇瞪他“不吃饭啊?你回家自己做?”

    “也不是,我就是这一段在外面吃得多了,想吃家里的饭。”

    “这样啊,好,去我家,姐给你包饺子。”

    “你这么爱包饺子?多麻烦啊……”

    “不麻烦,我乐意。我乐意还怎么着,千金难买我乐意。”

    出色的女人是不是都这样霸道?平安只有说“那,好吧,那个,你一个人在家?”

    “王世庸一天忙的见不到人。咱不说他。”

    到了小区,俞薇也不让平安回家,说吃完了补习一会功课再走。

    到了俞薇家里,平安发觉她屋里的药味似乎比以前更浓郁了,想就此问一下,可是还是没说出来。

    俞薇很快的和面,擀皮,手法非常的熟练,饺子馅冰箱有现成的,很快的就包好了饺子,两人坐下吃,平安见俞薇一脸的询问,做出陶醉模样说“味道好极了。你要是出去开店,生意没的说,就你这样,绝对的一饺子西施。”

    “去!小屁孩。我看出来了,别否认啊,你在学校肯定有很多女生喜欢,油嘴滑舌,人也长的不难看,算是精神吧。喂,给姐姐说,到底骗了几个女孩?”

    平安确实长的不难看,结合了父亲平秋明和母亲刘红艳身上的优点,他一听否认“没有!哪有?没有。”

    俞薇嗔了平安一眼,而后笑吟吟的说了一句“欲盖弥彰”。

    吃完了,平安帮忙要收拾,俞薇不让,叫他自己坐着看电视玩,一会洗了碗出来,她让平安将英语不懂的地方提出来,说这叫有的放矢,果然讲解的头头是道,她还给平安了一些自己当年学习的方法,平安觉得受益匪浅。

    看看时间已经晚了,平安要走,俞薇将一万块钱放进他的背包,平安不要,俞薇瞪眼看着他“我的命是不是不值这么多?”

    老生常谈。平安知道这样的拌嘴根本就没结果,只有将钱装好走了。

    这钱绕了一圈,又到了自己的手里,也不知道能不能想法子再送回去。

    这天夜里平安睡得很不稳,总是觉得楼道里有人在哭,起来了好几次开门往外看,却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他还往对面看了几次,窗户都是乌漆麻黑的。

    看来没事。

    没事最好。

    第二天,平安起床的比较晚,拉开窗帘就看到俞薇在对面对着自己挥手,她穿着粉红色的毛衣,另一只手里是一张纸,上面写着英文“过来”,而后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

    平安还没来得及拒绝,俞薇就从窗口闪开了。

    昨天和俞薇到家的时间有些晚,院里没什么人,今天太阳好,好多大爷奶奶们都在下面锻炼,平安穿过楼房之间的空地,发觉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像是在议论什么。

    等平安停住,他们却又什么都不说了。

    “怎么回事?”

    平安以为这些喜欢说东家长西家短的老头老太太们是在说自己的父母,但是再一想,觉得又不是,于是他故意的又倒了回去,躲在楼道下听他们到底说什么,果然,一会隐隐约约的听到似乎是在谈论俞薇,说俞薇半夜不穿衣裳在大院里遛弯什么的,还说平安这孩子的脑子也有些不对劲,什么人跟什么人一起那是有定数的。

    我操!这哪跟哪?我怎么了!我脑子不对劲?我脑子哪不对劲!

    平安又从楼道里出来,这些老头老太太见到他又不说话了。

    平安往前走了几步,听到他们又开始小声议论起来的时候,忽然张嘴大声的“啊!——”的声音放的长长叫了一声,将身后的这些人都吓了一跳。

    等这些人都看他的时候,平安却若无其事的走远了。

    倒了俞薇家,王世庸依旧的不在,俞薇将熬好的粥端上来,问“刚才见你来了,怎么半道又折回去了?”

    平安很不好意思直说,胡乱的编了一个理由“我踩住了一颗石头,扭了脚,想回去擦药,可是走几步又没事了。”

    “呀,我这也有药,给你用用。”

    “没事,”平安推辞了两句,俞薇又问“下面那些老人整天都说什么呢?话题很多的样子。”

    “那个啊,无非就是天晴天阴馍多饭少的闲话。”

    俞薇一听就笑了。

    平安觉得俞薇笑的太好看了,很有些让自己想入非非的感觉,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俞薇意识到了这一点,撇了一下嘴,说了一声“小屁孩。”

    “哪儿啊,我都快十八了。”

    俞薇揶揄说“那也是快十八的小屁孩。”

    两人吃了之后,俞薇辅导平安学习了一会,问平安要是不困的话,陪自己再去看一下医生。

    平安心说,我能拒绝吗?

    上次俞薇看的是西医,这次换了,是中医。

    这个中医年过花甲,一副国师的模样,一边给俞薇号脉,一边问俞薇哪不舒服,俞薇说了自己睡眠不好,老是犯困,这老中医就开始叽里咕噜的说,说的是天旋地转日月变色滔滔不绝,不过平安给他归结为两个字扯淡。

    平安总结了一下,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这些医生给俞薇说的都是废话,讲的全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大道理,可一句实用的都没有。

    不过俞薇还是抓了几服药,和平安往家里回。

    在车上,平安想想问“你平时锻炼不锻炼?”

    “锻炼什么?我身体好得很。”

    平安听了差点翻白眼,身体好你还来看医生?嘴里解释说“体质衰弱可能也会影响睡眠质量的,你要是没事在家锻炼一下,比如别熬夜,跑步,做瑜伽什么的……”

    “我这人爱静不爱动。”

    俞薇一句话将平安给噎住了,他转脸看着车窗外,正好看到米兰和一个头发梳成赌王里面周润发那样大背头发型的男子从一辆车里下来,正要去一个大商场。

    米兰和那个男的说说笑笑很亲密的样子,平安不免的多看了几眼,心里犹豫了一下,这时俞薇问“看到谁了,熟人?要不要停车?”

    “没有,眼花了。”平安否认着,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因为晚上要返校,下午没让俞薇多给自己补习,平安抽时间去洗了澡,在澡堂里想着米兰在大街上和那个人的那个样子,平安更加的有些烦躁。

    出了澡堂,一个人“唰”的从平安眼前跑过,他正在看,马犇一身便服从后面追了过来。平安略一想,跟着跑了过去。

    追了两条街,马犇将那人给抓住了,戴上了手铐,不过他累的气喘吁吁。

    平安没靠太近,这会已经围了一些人,他站在一边看着马犇,马犇拿出对讲机喊支援,旁观的人对着马犇和被抓的人指指点点,说那人是小偷。

    这个小偷不过二十出头,头发很长,满脸的不在乎,一看就是惯犯。

    没一会一辆面包警车开过来,马犇将小偷押上了车,平安这时急忙过去喊了一声“叔”。

    “有事?”马犇说着将车门拉住,拍了一下让车先走,平安先说声辛苦,而后和马犇往前走了一截,没人在跟前了,问“那个,俞薇这一段又那个了?”

    “什么那个?哦,那个啊,有。怎么了?”

    “没事,我就听院里的大爷们在说。严重吗?”

    平安咧着嘴巴一副关切的模样,马犇点了一支烟吸了两口说“严重了。半夜一个人在大院里来回的走,白天也走,我去了两次了。人家都说她扰民。”

    “扰民?没同情心,人家那是病。那王世庸,他也不管管?”

    “他怎么管?医生都没辙。”

    “可王世庸是她未婚夫,不是医生,我都不怎么见他,这赚钱的事有人重要?赚钱还不就是让人花的?他们还要结婚了。”平安说着白了一眼。

    马犇摇头“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学习怎么样?昨个,我见你和俞薇一起了。”

    “哦,她给我辅导英语呢,我今个陪她看医生了。”

    “看病了……行了,好好学习吧,给咱们片争光。考个督察回来,我听你指挥。”

    平安脸上笑,心说你老是打岔,还不是说俞薇的事你就管不了?

    “马叔,你怎么都是我马叔啊,我就是考个局长回来,见了你也得叫叔。”

    “行了,好好学习,我还有事,先走了。”

    马犇说着离开了,平安看着他的身影看了好大一会。

    这天晚自习,米兰又没有到学校,平安等到下课,到外面公用电话厅给米兰家里打了电话,可是接电话的是米兰的妈妈,张口就问“你是谁啊?”

    平安粗着嗓子说“你家水费欠了,明天再不交,就停水了。”

    米兰的妈妈不上当,说“我今个刚刚交的水费,你谁呀你?”

    “不可能,”平安故意的说错了米兰家电话号码的一个数字,米兰妈妈一听有些怨气“你打错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