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血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夺标 > 第104我一定要弄死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4我一定要弄死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除了陈宝之外,当时培训宿舍里的人这天都来探望平安。

    按照医院的规定,同时是不允许多人次探视同一个病人的,但是有刘勇在,破例了。

    因此大家都相互调侃太多人只相信熟人人情不相信规定法则,导致了法律不被遵循。办事的时候讲人情,想要法律发挥作用的时候又希望法律充当先锋,这让大家都不再信法律的威严。

    看起来,平安的确是好多了。众人都在七嘴八舌的和平安说话,李瑞峰沉默了好大一会,问“平安,现在,也没别人,我问你,你为什么拒绝陈煜呢?”

    众人都看着平安,平安长叹一口气说“不瞒大家,我发现,太浓烈的东西总是不长久,就像第一眼就心动的人没法做朋友。她太在乎我了,我不能去伤害她,还不如在没有更进一步的时候,就断绝来往,省的今后更难以收拾。”

    李瑞峰“依你的为人,即便不喜欢,也不会让她难堪的,你怎么能伤害她?你说的,我觉得是推辞。”

    平安“你们没觉得陈煜家最近事很多吗?你们想想,陈煜刚刚回国不久,就被绑架,那晚我是恰好碰到。还有,她大哥陈杰也是刚回国,就出了车祸,你们不会真觉得这纯粹就是个简单的车祸吧?那是不是也太巧合了?”

    杨佳杰“可这跟你和陈煜之间,有什么关系呢?她这个时候很脆弱,更是需要你去关心她啊?”

    平安解释说“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我是说,她家多事,我又这样,而且我不知道自己这种情况下来会怎样发展变化。她已经经受了那么多,我再有点什么让她操心,我又何德何能?”

    郑先秋皱眉“她多事,你真事多!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有困难两人一起面对,终究比一个人要好吧?”

    “你那是自私的想法,”平安驳斥说“你光想着自己痛快了。我问你,如果你是我,陈煜已经很苦了,然后你又出了事,你让她今后怎么办?她就命该如此?”

    “我……”郑先秋张张嘴,闷闷的说“反正,我觉得你这样不好……大概,我想的也不对。”

    “我觉得,平安说的有道理,”史云祥说“喜欢一个人,只有让那个人更幸福,过的更好。要是让她因为你而更加的痛苦,那应该被避免的。爱不应该是自私的,应该为了爱更为美好。”

    “你的这一切说辞建立在一个假设前提之下,那就是你有病,但是我就觉得你好得很,你比之前还胖了还精神了!刘勇说你天天锻炼健身,所以,你的假设就不能成立。”王金龙对着平安说完,问刘勇“你说,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出院?”

    “大概,应该,可能,也许……”刘勇想想说“我跟领导再沟通沟通?”

    杨佳杰“你们医院说平安入院前总感觉心里有压迫感、还焦虑和急躁,这什么话?活在世上哪个人不焦虑不急躁?没心没肺的人才没压迫感!就算襁褓中的婴孩想吃奶还着急的哭几声!何况,我们都是警察,我们焦虑不应该?难道让群众去焦虑去急躁?什么狗屁论断!”

    大家发了几句牢骚,平安说“我谢谢大家。别怪刘勇,他也很为难。我那会的确是焦虑的很,有时候夜里总是失眠,我觉得我可能发现了咱们市最大的经济诈骗犯罪中的专业级洗钱集团。可是我还无可奈何,因为上面不让我查。”

    众人一愣,平安笑说“没事,现在我说说,也没什么,反正这是在医院,还是安定医院,你们就当听一个神经病人在说发神经的话就行了。”

    王金龙问“那,你有什么发现?”

    “嗯,这么说,这个团伙,以伪造外贸销售合同和货物单据的方式来骗取某个银行的大笔资金,而后,在国外一家银行的分行,将信用证项目下的货款贴现,再汇到香港一家公司在这家银行香港支行开设的账户上。”

    “这个公司其实就是团伙里的主要成员控制的,他又通过在南方某个省的一个专门的洗钱人员,让这个负责洗钱的人将所有的资金转账到香港的好几家公司,随后,由南方这个洗钱的人将资金再转账给设立在南方几家专门为倒汇和洗钱设立的空壳公司在香港的账户上,再通过上述几家空壳公司在境内几家银行的账户上开出许多数额巨大的银行汇票,将汇票再汇进由这个团伙控制的南方某个银行的账户上,完成了将资金由境外转到境内的洗钱过程。”

    众人都听得目瞪口呆“这么复杂?”

    平安“是有些复杂,因为复杂就更加隐蔽,我查了很久才发现的。而且,很多涉及其中的公司多半都是些连注册资金都不足的皮包公司,这些皮包公司平时根本没有资金,但是到了某个特定的时间,也就是需要洗钱的时候,这些皮包公司可以临时汇集起来集中一笔十分巨大的资金流来完成他们的犯罪活动。”

    杨佳杰和郑先秋同时说道“这真是超出了我们的知识结构,这种高智商的经济犯罪,不是我能搞得了的。”

    话虽这样说,其实大家心里也知道,平安说的这个洗钱公司,可能就是勇发贸易,而平安之所以能发现这些,恰恰也就是因为勇发的法定代表人赵小勇曾经撞死过平安的母亲。

    这充分的说明了一件事一个人只要埋头的干,坚持不懈,甭管好坏,总会有结果的。

    对于平安而言,他对赵小勇就是有着一种偏执,正是因为他的这种发了疯一样的锲而不舍,才发现了这么多。

    但是,个体要服从领导,没有上面的首肯,个人是不能对勇发执行彻查行动的。

    ……

    两个月之后,平安从安定医院出来了,但是暂时的不用上班,继续在家恢复,以观后效。他从医院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陈宝。

    “我也觉得我哥出事太蹊跷,但是没证据,只是怀疑,没用。”

    陈宝这个曾经的阳光青年这一段变得成熟多了,连嘴上的胡渣都似乎变得黑了也浓密了。

    “那武得志呢?”平安问。

    “武得志,还在监外执行。”陈宝闷闷的说完,还想问什么,可是看着平安这张比自己更阴郁的脸,就闭嘴了。

    武得志还在监外执行就说明了一切。这家伙屡次的犯罪,屡次的逍遥法外!

    平安知道陈宝是想问自己和他姐姐的事情。

    告别了陈宝,平安去了王德义家,他到五楼那几个房间看看,一尘不染,可见,王德义是很尽职尽责的。

    平安在住院期间,王德义去看过好几次,这下平安回来,王德义喜出望外,当下就要了菜,拿了酒,两人喝的七七八八,王德义说“还是那句话我就知道你没病,你要是神经有问题,我他妈就是个低能儿,所有人都是智障!”

    过了一会,王淑仪下班回来了,她看到平安,似乎愣了一下,而后过来打了招呼。王德义叫她吃饭,她说自己已经吃了,而后进了卧室,再也没出来。

    王德义看看妹妹的房间,低声给平安说“你那时候说的,我告诉她了!”

    “哦。”

    平安答应一声,王德义又说“我听报道了,但是新闻说的都很笼统,我找我那些跑车的朋友打听了一下,那个范晓春,携公款潜逃,被抓了。”

    “幸亏你提醒!她呀,这一段是得好好反省反省,老是觉得自己聪明,交的都是什么朋友!一个女人家,成天想那么多干嘛?迟早想出事来。看我,一天吃吃喝喝,我不快快乐乐?你说对吧?”

    “我最近听到一句话,说的是人生需要四种人名师指路、贵人相助、亲人支持、小人刺激!我这妹妹一直就顺风顺水,她啊,就欠缺的是小人刺激,成熟点吧她!”

    从王德义家离开,天色已晚,回到神苑,到了家门口,平安往常满红那边看看,伸手掏钥匙,正要开自己的门,常满红的门打开了。

    常满红在门里面看着平安,也不说话,她穿着一件睡衣,睡衣到她腿弯那里,将洁白的小腿呈现了出来。

    平安想打招呼,可是看着常满红的眼睛,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常满红低下头,不声不响,平安看看她开着的门,走了进去。

    这屋里没开灯,一切都氤氲而又朦胧,常满红就那么的站着,两人之间仿佛是在通过某种看不到的电波在传递什么密码。

    平安将门关上,挨近了常满红,看着她低垂的头,看着她满头乌黑的发丝,看着她消瘦的玲珑的肩往下却骤然丰满起来半隐半现的胸,凑过去就吻住了常满红的唇……(删去xxxxxx字)

    ……

    马雄伟根本就不问平安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及前因后果,他只问针对的是谁,这是他办事的风格。

    “武得志?”

    “是,武得志。”

    “监外执行?”

    “监外执行。”

    “曾经招妓?”

    “曾经招妓,还虐待导致一个女的重伤。”

    “现在还是监外执行?”

    “现在还是监外执行。”

    马雄伟点头,看着平安,说“二十万。”

    “就这么多?”

    “本来不要这么多,但是,武得志有暴力倾向,我要考虑到可能有的意外,十万是给家属善后,五万给当事人自己,另外五万,是各种开销。”

    平安从一边拿起包,拉开后从里面掏出三沓钱放在一边,将包直接推到马雄伟面前“里面是二十二万。多的两万,给你。”

    “谢谢。你会听到消息的。”马雄伟说完,看看袋子里的钱,拉上拉链,提着走了。

    ……

    平安和站岗的保安笑着打了招呼,进到了经济侦查处的大院,而后上楼,在路上,碰到了往日的同事,他也含笑点头。

    一切都如平时一样,不过,他没有进自己的办公室,他直接去了曲永超那里。

    曲永超见到平安,愣了,而后笑说“不是让你在家休息?坐,快坐。”

    平安微笑着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递给曲永超说“科长,这份,是勇发贸易公司的银行资信证明,这一份,是从银行调取的章样,比对一下,似乎没区别,但是,仔细再看,肉眼还是能发现这同一个银行的两个章印迹是不同的。”

    “银行的公章章样和勇发公司担保的银行资信证明章印不符,这说明什么?说明勇发公司材料的真实性有问题。”

    “科长你那会让我查勇发的偷税,现在我汇报,勇发不但有偷税的嫌疑,还涉嫌虚假骗取银行贷款,更有甚者,他们还涉嫌洗黑钱。”

    曲永超彻底无语,心说我怎么就遇到这样一个二愣子,工作能力没的说,可是执拗的让人哭笑不得。

    都把自己查出病了还查!

    “平安,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咱们办案是要程序的,得一步一步来。你说是吧?”

    “这样,我还有事,回头,再说。啊。”

    曲永超说着要出去,想先避开平安,可是平安没让路,堵着曲永超问“科长你去哪?”

    “我去处长那里。”

    “科长,你去不了。你现在就批准立案,我去处长那里,或者和你一起去。”

    “你!……好,咱们一起去处长那里。”

    “你撒谎!”平安猛地瞪眼,怒喝一声“你现在就签字,不然,哪都去不了!”

    又来了!曲永超心里呻吟一声,苍天大地的呼喊着,往后退一步说“行,行,我签字,你坐,我签字。”

    曲永超说着,趁平安拿材料的机会,就往外冲,但是被平安一个后伸腿给绊到了,趴在了地上。

    平安过来蹲下,一手持笔一手拿着材料,说“科长,请签字。”

    曲永超看着离自己很近的平安,又瞧瞧面前的纸和笔,叹了口气,猛地大声喊“来人啊!快来人啊!”

    平安再次被强制送进了安定医院。

    ……

    医院对于平安还是很照顾的,他的病房光线很好。几天后,平安被解除了捆绑,可以小范围内自由活动了。

    又过了几天,陈宝出人意料的来医院探视他了。

    这是平安两次入院,陈宝第一次来探视他。

    但是平安知道陈宝会来的。

    “武得志入院了。”

    “武得志入院?在哪?我怎么没见?”

    陈宝解释“不是在这里,是市医院。武得志招妓,狗改不了吃屎,他还是虐待女的,打人家,将女的打的头破血流全身伤,那女人就反抗,搞的武得志也是一身血,受了伤。”

    “情况被控制之后,武得志和那个女的都被送往医院,结果,查出那个女人,有艾滋病。”

    陈宝说着话,一直盯着平安的表情,但是平安犹如老僧入定。

    平安“哦,女的有艾滋病?”

    陈宝“是。要说,武得志招妓,是戴套的,但是他把女的打伤,女人反抗报复,他也就受了伤,两人体液血液混合,武得志被感染上了艾滋病。”

    平安听了看着陈宝,陈宝说“武得志本身就有很多病,他不是监外执行嘛,这下,就继续监外执行吧,一直执行到死!”

    平安的淡然让陈宝心里有了一种确定。这件事是这么的恰巧,恰巧就在平安出院这一段发生了。而自己,从前怎么就没想过用这种以毒攻毒的方法呢?

    有恨就有爱。可见,平安对武得志有刻骨的恨,而对自己陈家,对姐姐陈煜,还是很有着爱的。

    当陈宝临走的时候,说“我姐,出国了。”

    陈煜出国了?

    出国的好。要走,就早些走吧。

    但是陈宝走到门口又说“我姐说,她还会回来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