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血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夺标 > 第78章一锅端(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8章一锅端(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向前进和李国忠两个都彻夜未归。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李国忠回来了,谁都不理,爬到床上就睡觉,一会就开始打鼾,呼噜呼噜的震耳欲聋。杨文斌对着大家做了一个不出我所料的表情。

    李国忠睡到晚上熄灯,才从床上起身,撒泡尿之后买了方便面和火腿肠,一个人坐在窗前吸溜吸溜的吃,连汤水都没剩下一滴,而后还打了饱嗝,接着继续睡。

    向前进是半夜回来的,他进屋也没开灯,上床之后再也没动静。

    第二天,所有人的照常学习,平安看向前进除了气色非常不好,其他的似乎一切正常。

    杨文斌在吃午饭的时候悄悄给平安和魏明君说,杨凤霞是住院了。

    杨文斌和李国忠闹掰之后,基本上就是围着魏明君和平安转悠,因为魏明君平日里表现的比较老成持重,总以超然的身份来做和事佬,总是老好人。平安则是对什么都似乎无所谓又有所谓,杨文斌在魏明君和平安面前能畅所欲言。

    用魏明君的话说杨文斌就是个话痨,每天不散布谁的小道消息就会像被充气的气球一样给气嘣了。

    魏明君的脸上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杨文斌说的有鼻子有眼“五一处男跟杨团逛街呢,杨团肚子疼,到了医院检查,医生说要拍片,处男没那么多钱,到处借,等借来了钱,好嘛,一查,说是宫外孕。”

    “啊?”魏明君有些故作震惊的吸溜一口气“真的?”

    “啧”,杨文斌瞪眼说“消息确切!说是什么孕囊在右侧输卵管着床,输卵管快要被阻塞了,要是不动手术,会引发大出血甚至休克,可会有生命危险。”

    “手术费要好几千呐!”杨文斌说着嚼着饭,魏明君问“那吊死鬼是怎么回事?”

    杨文斌嘿嘿嘿的笑了“就怕你不问!”

    “处男哪有手术的钱?他又开始借钱,可是还凑不够,走投无路了,这时候医生还不停的催,处男也没法啊,钱就是钱,又不是土,地上一抓一大把,他正焦头烂额着呢,嘿,精彩的一幕这时候就出现了——杨团亲自出马,给好几个男人打电话,叫他们都到医院去……”

    杨文斌将“男人”这两字咬的很重。

    “干嘛?给谁打电话?”

    “咱们学校的有两个,加上吊死鬼和处男,还有外校的一个,共五个。”

    平安已经猜测出了事情的后续,他不想再听,借着有事离开了。

    向前进和杨凤霞之间的事情很快就在学校传开了,有好几个版本,不过大家比较认可的是这样的说法杨凤霞肚子疼,向前进陪她检查,结果钱不够,向前进借钱(这是向平安借钱),检查的结果是杨凤霞宫外孕要做手术,向前进心急火燎的再次四下借钱(向前进不好意思再向平安开口了),但是借不够做手术的钱,自从他和杨凤霞恋爱以来,周围人的钱他借遍了,家里他也以各种理由将钱都搜刮的按照正常花销能供他上完大三。

    向前进实在没办法了,回到医院面对杨凤霞无言以对,而后一个人到厕所里对着凉水管喝了一肚子的水(他一天没吃饭),然后用水管的水将自己的头冲了又冲。

    等向前进心神憔悴的从厕所里出来,到了病房,发现包括李国忠和本校的一个男生竟然来了,他还以为这两人知道杨凤霞病了,是来看病号的,向前进有些不好意思的以男主人的身份和李国忠和那个同学说话,但是没一会又来了俩男学生,向前进觉得不对劲了。

    杨凤霞就是杨凤霞,她这时很平静的将化验单摊在几个人的面前,像是法官宣判一样的说:“我怀孕了。手术费要这么多钱,你们看怎么办?”

    向前进一听更懵了!

    这时外校的一个男的说“谁能证明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能拿这个钱。”

    除了外校的这个男的和李国忠之外,本校的另外两个男同学向前进也不熟悉,李国忠却知道另外的两个男的其实都是和向前进是一样类型的人学习都好,脑子不好。

    向前进和本校两个男同学都不吭声,他们看起来脑子里一时半会都转不过弯,李国忠心里骂了一句傻逼,说“这话不对,你怀的是一个,还是五个?怎么可能和五个人都有关系?”

    外校的男的跟着说“是啊,只要你能指出是谁做的,就找他一个人。是谁就是谁,不能乱扣帽子,不能随便的担责任吧?”

    这时,本校的一个男同学憋红了脸说“不会是我的……根据时间算,应该是三月的事,那个时候我才跟你只来了一次,你还刚刚月经过去,不会怀孕,所以不可能是我干的。”

    这个同学的一句话似乎提醒了所有的人,这个说自己只和杨凤霞做了三次,那个说和杨凤霞只有五次,还有说自己到底都不知道有没有弄进杨凤霞的身体里的,因此几个人推来推去,都不想承担责任。

    大家吵吵嚷嚷的,就是不想出钱,还强调不能出冤枉钱,似乎只有自己才是受害者。

    李国忠最后拔脚要走,杨凤霞冷笑着说“你走试试!这几个月我跟你们几个人都有过关系,我也搞不清怀的是谁的。如果你们不给我掏钱,反正我要是没钱做手术也不能好活,那就闹开,大家一起死。”

    原来这些人都是杨凤霞叫来的!

    他们都说的是什么?

    是什么!

    向前进本来脑中像是进了一百只苍蝇,嗡嗡嗡嗡嗡嗡的乱响,这会听到杨凤霞这样心平气和的说话,他脑壳似乎很清脆的破裂了,那一百只苍蝇顺着破裂的地方飞了出去,只剩空荡荡的一片空白,而胸口像是被几百斤的重物给狠狠的捶了一下。

    向前进眼睛一黑,差一点昏倒。

    李国忠知道杨凤霞不要脸,但是没想到她竟然这样不要脸,他原本以为杨凤霞顶多和三个人有关系,但没想到这么多——或许还有,只不过自己这几个比较老实,比较好欺负!

    操!

    不过反正自己也是不要脸的,不然也不能爬到杨凤霞的身上享受快乐。于是李国忠对着其余几个人说“那大家怎么个意见?”

    怎么个意见?都不想承担责任,那就都承担责任,杨凤霞的手术费五个男人平坦。

    杨凤霞和李国忠向前进几个说话的时候,一边的医生和护士都有“不见不知道,世界真奇妙”的感觉,几个护士小声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

    向前进觉得天塌了全世界的重量都压在自己的身上。他摇摇欲坠,手插在兜里捏着借来的钱,浑身发抖,他想走,可是又挪不动一步……

    ……

    杨凤霞的事情并不是向前进和李国忠几个本校的男学生传开的,他们一是还要脸,二是没必要,这事的散播主要是因为外校的那个男生。

    外校的那个男学生学习很好,文质彬彬的,在他们本校就有不少的女生追求,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追求这个男生其中的一个女学生将整个事情原原本本的故意的在省大借着别人的嘴散播开来,以至于省大顿时风言风语的。

    有人说杨凤霞伪装的好,她同时和几个男生交往,这几个男的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平安觉得其实这种说法不太确切。

    平安观察了杨凤霞所交往的几个男学生,都是学习好的,成绩比较优异,但对女孩子的辨别能力等于零,只有李国忠是个另类。

    李国忠在省大也是知名人物,只不过是名声不好的那种,杨凤霞对向前进这些人施以好处,那是长期的投资,这叫广撒网,因为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向前进几个肯定将来会有所作为的,起码会有份好的工作,而且这几个同学相对而言用情专一,如果杨凤霞处理的好,如果没出这件事,今后杨凤霞会选择其中一个,余生必然会过得不错。

    但是李国忠是什么样的人?杨凤霞绝对不会给李国忠机会让他亲近自己的。

    那李国忠怎么会和杨凤霞睡了?平安觉得,李国忠肯定是掌握了杨凤霞的什么把柄,而后要挟杨凤霞和自己进行男女的鱼水之欢。

    可是出了事,杨凤霞宫外孕,向前进当时是陪着杨凤霞的,没钱,杨凤霞即便再顾忌面子,但面子哪有自己的命重要,于是,就让和自己有关系的几个人都到医院给自己送钱。

    杨凤霞手术顺利。

    今年的夏天似乎特别的热。

    宫外孕手术事件之后,李国忠和往常一样的吊儿郎当,只不过他比以前更加的像色中饿鬼,看女同学的眼神和表情就似即时立刻要将从他视线里经过的女生按倒进行媾和一样,因此杨文斌说李国忠已经进化成完全的专业级流氓。

    杨文斌的话李国忠听不到。李国忠聊天打屁的场所转移到了别的宿舍。

    寝室里另外一个事件的当事人向前进也和从前一样,整天不说话,只是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好几门课都挂了,这样,下个学期他就要重修,还要补考。

    关键是,补考还要缴纳补考费用。

    向前进一个月的时间里,身体瘦的惊人,魏明君说没见过奥斯维辛集中营和豪森集中营里的人看到向前进就知道什么叫做惨无人道了。

    而杨凤霞呢,这一段没在这个宿舍出现过,她这人平时就是善于伪装的,心理素质强大到了不可摧毁的境界,虽然经过了这件纷纷扰扰的事件,单从外表看起来,她和从前没有什么分别,仿佛那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或者发生过的事情和自己没关系一样。

    因此杨文斌背后说杨凤霞情商智商都够,只是没有良心。

    这样看来,大家过的都好,就是向前进不好。

    ……

    放暑假的前几天,每个人都很忙,平安因为一直锻炼、一直跑步,天天从江雨的眼皮子底下过来过去,加上他人长的精神,江雨和他说过几次话后,有意无意的总是在阳台上对着跑来跑去平安矫健的身影看,有时候看着看着,她丈夫出来,江雨下意识的就开始活动自己的身体,仿佛正在锻炼或者在忙碌,而后扪心自问自己在掩饰什么呢?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这样,有一天平安跑步完了离开,在台阶那里碰到了捧着一摞子书的江雨,看起来江雨很吃力,平安就过来帮忙,一直将江雨的书给送到了她的办公室。

    在路上,江雨和平安拉家常,问学习,而后说平安要是对我讲授的感兴趣,你可以听听,也为老师我涨涨人气。

    这分明就是一种邀请,平安答应了,反正除了锻炼和上课,也确实没别的地方消遣自己,再说江雨长的真的漂亮,自己为什么要和内心的本性对着干?

    平安有时候想男人和女人之间有些事其实真的和情感无关,而关乎动物性本能,像生存活着繁衍后代,这不需要什么理由和解释。

    生活要继续,人生要继续,雄性就是喜欢占有,江雨这个雌性动物这么漂亮,作为女人又是教授,而作为男的,她找自己暧昧,自己在一定的程度上和她发展一点暧昧,这有益于提升自信心和自我满足意识。

    暑假离校的前一天,向前进私下一个一个的邀请了宿舍的人(除了平安)去喝酒。

    向前进请人吃饭,这真是破天荒第一回,只是别的人没想到向前进唯独没有邀请平安。

    向前进是著名的铁公鸡,为人特立独行,性格自从杨凤霞事件之后越发的孤僻了,宿舍的人到了酒店之后才发现在杨凤霞堕胎事件中本校的和外校的那几个当事人都在,而且,那几个曾经杨凤霞的追求者每一个都带了一个女同学。

    所有人都在想向前进这是唱的哪一出?

    但这些女的其实并不在向前进邀请之列,她们是被自己的男朋友带着来的。

    当时有人还想,人的感情就是那么的易变。时间是最伟大的治疗器,也许人都是会变的。

    因为喝酒的地点是在学校门口,而学生聚餐自带酒水饮料的事情层出不穷,这些自带的饮料酒水比从酒店里买的便宜,所以大家对向前进拎的白酒和雪碧橙汁不以为意,关注的重点在向前进到底想要给大家伙说什么。

    李国忠在进酒店的时候,听到向前进给杨凤霞打电话,但是杨凤霞似乎说自己有事不来,向前进说不是和你说好了吗?你看这都安排妥当了。

    向前进在不停的和杨凤霞说,李国忠心里冷笑,那个臭婊子这会肯定已经攀上了别的高枝,还怎么会青睐于你这个臭学生。

    向前进,你也太痴情了,你就是迂腐,你活该让人家骗的体无完肤。

    李国忠没想那么多,自己心里将杨凤霞当做婊子,自己这会还来赴约吃饭喝酒,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

    反正不吃白不吃,吃了不白吃,白吃谁不吃。

    除了迟迟不能到场的杨凤霞外,人已到齐,向前进给在座的每位都斟了白酒或者饮料,而后和大家举杯共饮。三杯之后,有人打破沉默问向前进叫大家来有什么事,如果需要帮忙,请直说,否则这酒喝的不明不白。

    向前进回答说喝酒还要理由吗?如果真的需要的话,自己还在酝酿,先不忙,而后让大家随意,他自己开始一个个的劝酒。

    既然向前进这样说,就没人再问,该喝酒的喝酒,该吃菜的吃菜。

    魏明君是段子王,一会就活跃起了气氛,似乎场面其乐融融,大家都在感叹年华易逝,也不知怎么就到了放假了,一晃竟然一年,下次见面就要两个月之后。

    半个小时后,情况开始显现,喝酒喝得最多的魏明君首先觉得肚子疼,包间里有洗手间,他就去洗手间里干呕了,接着其他的人也疼的难以忍受,而向前进也脸冒汗水,有人说今天的菜不干净,话音未落,有人已经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李国忠猛然心惊,他捂着肚子骂道“酒里有毒!向前进,你狠!”

    向前进靠在椅背上,冷冷的看着李国忠往门外跑,但是李国忠没有拉开门,已经瘫在地上开始嚎叫。

    二十分钟之后,这一屋的人才被服务员发现,除了向前进闭着眼还靠在椅子上脸上带着奇怪的微笑以外,所有人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连厕所都横着一个人,一个个不知道生死。

    酒店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将所有人送往医院。经过灌洗肠胃的抢救,俩名喝橙汁较少的女生暂时脱险,李国忠这些男生,因为喝的是白酒,毒性迅速进入血液,造成了重度昏迷,而魏明君和外校的那个男生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就已经没有了心跳。

    后来经过抢救,十多个人只活过来一半,而这一半今后也会有不同程度的后遗症。

    整件事因为学校马上就放假了,大家都急着离开,也因为保密措施得当,知道的人不多,暂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平安刚开始也不知道,这事事先一点的征兆都没有,他也根本没想到一声不吭的向前进竟然会干出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

    等学校的领导和警察找到平安了解情况的时候,他才明白,向前进为什么没叫自己去喝酒。

    向前进根本就没打算再活下去了,也许早就想好了的,他要和这些愚弄自己的、嘲笑自己的人一起去死。

    向前进早有预谋,计划缜密。他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上是空白的,但是他的智商却不是愚钝的。

    快乐分享错了人,就成了显摆,难过倾诉错了人,就会成为矫情,要想不被人耻笑,无论快乐与痛苦,都只有选择沉默,独自去承受。

    只是最应该死的杨凤霞却因临时改变主意,坚持不到场,躲过了一劫。

    向前进死了,平安又在想那个问题要是一开始自己就去点醒向前进,向前进能避开生命中的这一劫难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整个事件后来对外以涉事饭店卫生不合格,造成学生食物中毒责令停业整改落下帷幕。没提向前进投毒,这样向前进也属于食物中毒受害学生之一。

    校门外的所有饭店本来就是靠山吃山,顾客几乎全是学生,此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冷落到了门可罗雀的地步,而学校里原本生意萧条的食堂餐厅倒是生意红火天天客源爆满了。

    大二开学之后是连日的大雨,平安收到了一封向前进在暑假之前就给自己寄的信,这封信更是证明了向前进的所作所为是早有准备。

    因为涉及向前进,这封信被学校和公安民警已经拆开检查了,里面的内容非常的简单,没什么特别的

    平安,欠你的钱,还不了了。

    对不起。

    向前进。

    信里面没有署年月日。

    生命有时候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一个人的死穴不知道在哪个时间哪个部位就会被命运给击中了。

    平安无法去想象曾几何时向前进的内心对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仇视,对人与人之间的丑恶是多么的痛恨。

    平安一直有一种顽固的执念,他认为世上有三种人可以值得信任第一种是知道你笑容背后的悲伤;第二种是明白你怒火里掩藏的善意;第三种,则是了解你沉默之下的原因。

    能遇到这三种人做朋友,是非常幸运的,但是,往往可遇不可求。

    不知道,自己在向前进的眼里,能算是那种类型?

    ……

    阴雨连绵。

    平安原来的舍友在向前进投毒事件中死了几个,侥幸存活下来的几个还在医院治疗,校方暂时也没安排别的学生入住这间屋子,而逐渐知道事件内幕的同学们也没人愿意住进这个不祥的“凶屋”,一个个都生怕被沾染了霉气,因此,整个宿舍如今就剩平安一个人。

    这是一种安静,也是一种孤独。平安站在宿舍门前的走廊里看着烟雨凄迷的远处,想这世界还是太残酷无情了,对坏人太好,对好人太坏,所以逼着大家都去做坏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