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黄忠首秀,进退之间的控制 上

第三百七十一章 黄忠首秀,进退之间的控制 上

    黑夜,伸手不见五指,明月无光,星辰不见,这样的情况之下,对于大军赶路来说,本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再加上今日夜晚的天气,天降雪花,小雪飘飘,宛如雨水落下,更让行军变得难上加难。

    这是一条驰道,驰道很宽,但是地面上覆盖半寸积雪,一个一个脚印踏上去,再踏出来了,能扬起一阵阵的雪花。

    驰道上,有一支兵马正在赶路。

    这是白波黄巾的主力。

    白波黄巾集合所有的兵马,足足一万八千的主力,加上后面的运粮队伍,已经将近两万兵马,队伍越庞大,行军体系就越是臃肿。

    在这样情况之下,在这个环境之下,他们行军自然是缓慢,所以离开白波谷之后,行三个时辰,他们才走出了三十余里地。

    “看来想要天亮之前赶到绛邑是根本不可能的!”

    长长的队列,一柄柄火把汇聚,如同黑夜之中的火龙在行走,黄忠策马在最前面,背负一张长弓,手握大刀,双眸凝视前方的黑暗,一边走,一边在心中盘算:“黎明之前的进攻也做不到,而且一旦天亮,我们的行迹不可能瞒得住西凉军的斥候,最后只能堂堂正正的进攻了!”

    他们入夜之后才开始拔营行军。

    第一方案其实就是想要趁夜却袭击绛邑城。

    但是他们低估的黑夜风雪行军的艰难,路途大大的增强的难度,让他们的速度变得十分缓慢下来了,想要在天亮之前抵达绛邑城外已经不可能的了。

    所以现在,黄忠认为他们必须要用第二方案来进攻绛邑城。

    想着想着,他策马掉头,往后面走去,走到行军队列的中断,对着坐镇中央的渠帅张宁拱手说道:“殿下,现在我们已经无法如期赶到绛邑城了,而且如果赶路太急的话,会损耗将士们的体力,所以我想停下来休整,保持体力,抵达绛邑的时候,我们才能保持士气!”

    “忠叔,他已经和我说了,此战全权交给你来打,进与退,攻与防,一切由你来执掌!”

    张宁没有起码,她穿着长裙,宛如一尊仙子,坐在议价青铜马车之上,她平静的道:“所以这些事情你自己拿主意,不必问我,黄巾儿郎,上下一万八千将士,包括我,杨奉,韩暹在内,任尔调遣,但凡有人不从,军法处置!”

    “多谢殿下信任!”

    黄忠闻言,深呼吸之后,松了一口气。

    他始终还是没有进入主帅的角色,所以有些忐忑,多少会有点束缚手脚的行为,但是张宁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开始放下一些规规矩矩,开始下令。

    “立刻传令左右两路兵马,全军停下来,就地休整一个时辰,保持体力!”

    黄忠的军令传出去了。

    “休整?”左路军在侧翼,距离主力不足三里的小路上赶路,主将杨奉接到了军令,微微眯眼:“这个时候停下来休整,根本无法赶去绛邑,殿下这是打什么主意啊?”

    “这个时候就地休整?”右路军的主将韩暹也接到了消息,心中也在奇怪:“不是一鼓作气打过去吗?”

    之前他们商议的对策,是趁着夜色奇袭,奇袭之后撤离,引出来打,但是现在,一旦停下来休整,就意味根本不可能在天亮之前,赶到绛邑。

    两人怀着心中想不通的念头,安排了麾下的将士就地休整之后,双双带着他们的亲卫,策马赶来了中路军所在的地方,刚刚进入驰道附近的一个树林之上,他们就看到中路军的将士已经停下来休整了。

    “殿下!”

    两人走到马车面前,对着马车里面坐着的少女张宁拱手行礼。

    “你们是来问我,为什么要改变行军计划的吧?”张宁微笑的道。

    “殿下,一旦休整,我们之前商讨的计划就全部被推翻了!”

    杨奉沉声的道:“届时可能会无法取得引诱西凉军出城而战的效果!”

    “杨帅,我年幼,说到底只是一个小女子而已,作为渠帅,你让我为将士们鼓舞士气,我可以,但是你让我来行军打仗,我不在行,我也不能不负责任,明明知道自己做不到的回请,还把数万儿郎的生死握在手中!”

    张宁平静的说道:“所以,此战我已交给了黄忠,我相信黄忠会比我做得更好!”

    “黄汉升?”

    杨奉和韩暹闻言,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复杂的目光。

    虽然他们有些意外,但是其实他们并没有的太过于反对。

    在这个冷兵器的时代,武力就是最好的敲门砖,黄忠指挥才能如何,他们不给予评价,但是黄忠的武艺可是名扬天下的,他来执兵,也没有不妥。

    “你们可以反对!”

    黄忠出现了,他安排的将士们的休整之后,赶上来,高大的身躯骤然看起来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可内敛的气息还是隐隐外放,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他目光闪烁一抹冷罡,看着杨奉和韩暹两人,道:“只要你们联手在我手上走得过五招,我听你们的,你们让我往东,绝不往西,你们让我送死,绝无二话,但是走不出五招,你们就要听我的!”

    这是一个以武论英雄的时代。

    黄忠知道他在白波黄巾之中是没有资历的,那他只有一个途径能保证这一次自己执军的时候不会受到下面人的小手段阻碍。

    以武服人。

    “五招?”

    杨奉和韩暹瞳孔有些爆裂,明显受到了耻辱。

    他们联手,连当初白波黄巾渠帅郭太都敢一战了,难道连黄忠手下五招都走不过吗?

    “欺人太甚!”

    杨奉率先出手,身如幻影,一掌拍出:“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看看我太平道的功夫如何!”

    “那某家就领教一下的南阳刀王的武功!”韩暹也含恨出手,他五指握着成拳头,拳如流行人如火,一拳杀出,连周围空气都燃烧起来。

    杨奉的掌带着寒意,韩暹的拳很凶猛。

    一掌一拳,瞬间就已经杀到了黄忠面前。

    “这是第一招!”

    黄忠不慌不忙,左右双手出,以拳对掌,以掌对拳,他的身躯却纹丝不动,仿佛如同一座山,任由锤击,屹立不倒。

    “好强大!”

    无论杨奉还是韩暹都是半只脚能迈进元罡境界武者,他们不是不知道元罡武者的强大,昔日和渠帅郭太之间的切磋他们也有过不少,自然为可以与元罡武者一战。

    但是对上了黄忠的感觉,他们更加的直观。

    仿佛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人,是一头沉睡的巨龙,而他们,不过只是山野时间的狼狈而已,即使这头巨龙沉睡之中,他们都伤不了其鳞片。

    “我就不相信,以我们两人之力,都走不出你的五招,再来!”

    杨奉不甘心,在此出手,他浑身功力都已经凝聚手掌之中,一掌而出,体内的混元之力已经凝聚罡劲:“混元一掌,破天罡!”

    这是太平混元手大成的征兆。

    他作为郭太的传人,太平混元手就是的最为自傲的功夫,多少人都败在了这一掌之下。

    “炎阳劲!”韩暹修炼的武艺也是太平道的武学,内劲如火,打出的拳风都能的让周围的雪花融化起来了,哪怕同等级别的武者,都不敢直挡他这一拳。

    “混元之力,炎阳之劲,的确不错,而且你们之间还有能配合起来了,一般的元罡境武者恐怕都不敢硬抗这两股力量,但是对上我就还不够!”

    黄忠依旧挡住了,轻松的很,脚步半步都没有移动。

    “怎么会这样?”

    杨奉和韩暹不敢置信,要知道即使的郭太都不敢硬抗他们联手一击。

    “既然你们出手了,也该轮到我了,你们也受我一拳,搬山——”

    黄忠动了,他浑身的罡力爆发之下,气势足以覆盖整个山林之中,他一瞬间至两人眼前,左右出手,主动出击,这一次他都用的拳,他出了刀法奇绝,箭法无双之外,善用拳法,这是搬山拳,他的刀法基本上都是的战场杀伐之刀,在游侠闯荡,他就是凭借这拳法成就南阳游侠第一人的称谓。

    这两拳之下,杨奉和韩暹的身躯如同炮弹一般,倒飞出去。

    嘭!

    杨奉砸在了一颗大树上,大树折断,他连人带树跃飞出去,连连翻滚,才半跪着爬起来,口里面一口淤血吐出来。

    轰隆!

    而韩暹,他砸在了地面上,尘土飞扬,一个大坑显露出来了,他的胸膛仿佛被巨力碾压,嘴角溢出一抹鲜血。

    他们看着黄忠的眼神已经不是的敬佩了,是惊骇。

    对于黄忠的实力,他们感觉之前是太低估了。

    五招?

    黄忠明显还没有出全力,出了全力,他们可能一招都抗不过去?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绝世武者的强大了。

    “忠叔,不可再动手!”张宁看到两人溢血,顿时有些急躁起来了,大战在即,要是伤了两员主将,岂不是伤了士气。

    “殿下,放心!”

    黄忠收拳,轻声的道:“我的拳劲没有伤到他们,只是镇散了他们体内淤血,他们身上都有暗伤,应该是数月之前的伤势,没有调理好!”

    杨奉和韩暹两人闻言,连忙盘膝而坐,调息体内的内劲,果不其然,内劲运转的时候经脉通畅了不少。

    之前他们在那一战之后,皆然负伤,被西凉高手围堵,杀出重围已经万幸,后来虽有大夫调理,可他们在运用内劲的时候的确感觉体内隐隐作痛,只不过这感觉不影响他们发挥实力,就不太在意。

    而黄忠这一拳,拳劲的确渗透了他们的奇经八脉,但是并没有伤到他们的经脉,这是镇散了他们体内的淤血。

    “俸(暹)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还请刀王恕罪!”

    两人调息一刻钟之后,站起来,走过来,双双拱手,看着黄忠的眼神,颇有羞愧。

    “不必客气!”

    黄忠平静的道:“刚才我胜之不武,如今你们体内伤势已经平复,可发挥实力,还有三招,只要你们能在我手上走瞒三招,我们之间约定一样有效!”

    “不必了!”

    杨奉道:“刀王的武功我们已领教,虽然不见刀法之绝世,可就凭刀王这一身功力,我们已挡不住了,不必自取其辱,既然殿下愿意信任刀王,我们也愿意赌一把!”

    他们是被打服的,和黄忠打,根本没有胜算,既然黄忠有这等武艺,又有圣女殿下支持,他们听他的也不会丢脸,强者,总是会让人信服。

    “我虽非白波黄巾之人,但是我受命于世子,听命于殿下!”

    黄忠松了一口气,万里长征第一步走出去了,接下来就好走很多了,他退后一步,对两人拱手,说道:“此战我定尽全力而战,还请诸君共勉!”

    “共勉之!”

    两人也真诚的拱手回礼。

    这个临时之间的建立的指挥团体之间的隔阂算是被打破了,精诚合作之下,士气也开始不断的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