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乱象初现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乱象初现

    “什么,两个皇子在太学失踪了?”

    袁逢是第一个接到这个消息的,因为在太学的学子之中,士族子弟居多,他的耳目太多了,有点什么风吹草动他基本上是第一个时间知道的。

    他马上意识到这事情的重要性,看着来报之人,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禀报司空大人,是今天上午的事情!”

    这是一个卫家族人,年约二十,他拱手说道:“如今祭酒已经下令,太学的学宫周围都全部封闭起来了,所有人不得进出,公子趁人不备,让我从后院溜出来,速速来禀报司空大人!”

    他的公子,自然就是太学骄子,卫家仲道,卫仲道。

    “老夫知道了,你先回去!”

    袁逢安抚了一下,道:“另外此事万万不可让别人知道。”

    “诺!”

    卫家青年拱手离去。

    “两个皇子居然失踪了?”

    袁逢从位置上站起来了,目光沉沉,神色划过一抹阴厉,他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门外说道:“袁秋,你告诉诸位同僚,老夫今日身体不适,休沐半日!”

    “诺!”

    一个长随在殿外拱手领命。

    袁逢嘱咐了一下事情之后,起身离开了位于南宫之内的司空官署,直接坐上了一辆马车,迅速的返回了正阳街上的一个府邸,然后他让袁家下人立刻召集各大世家门阀的当家人聚集而来。

    “司空大人,你不是说近日要低调的吗?”

    “何事让吾等集合在此!”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世家众人来的很快,入座之后,纷纷开口发问。

    “老夫刚刚从太学里面听到一个消息!”

    袁逢压压手,沉声的道:“正在太学之中求学的两个皇子突然失踪了!”

    “什么?”

    “这怎么可能?”

    众人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了。

    “陛下已经数日不上朝,北宫的宫闱被十常侍彻底掌控,我们始终不得而知陛下的安危,在此时此刻,两个皇子同时失踪,此事恐怕颇有蹊跷!”有人低声的道:“若是不慎,唯恐我大汉江山风雨飘摇!”

    “难不成是那些阉奴在暗中在筹谋些什么?”

    “不无可能!”

    “我等既为朝廷栋梁,需保证皇子们的安全!”

    “必须找到皇子们!”

    这些世家大臣也面面相窥,低声言论。

    “司空大人,刚刚袁滂大人下令,执金吾缇骑,所有人出动,去寻找两个皇子!”一个在执金吾当差的世家大臣说道。

    “府衙那边的所有县卒也被下令,所有人出动,去城中寻找二位皇子!”

    刚刚从大牢里面放出来的卫屈也开口说道。

    他算是倒霉到家了,官职被一撸到底,还背上了罪名,幸好卫家还有一些能耐,不然能不能从牢里面出来都是问题,不过他在县衙多年,终究有些底蕴,县衙一举一动,他知道的很快。

    “司空大人,应该是蔡邕请求的!”

    卫尉杨彪拱手说道:“蔡邕的请求也到了我卫尉官署,他让我派出宫卫,寻找二位皇子的下落!”

    “这么说,很快就会全城知道了!”

    袁逢阴沉的道:“陛下不上朝,情况无人知,如今皇子们又失踪,必然弄得朝廷人心动荡,此事恐怕有些人在作祟!”

    “何人如此大胆?”

    众人大吃一惊,异口同声的道。

    “文先,你先派人去寻找!”

    袁逢道:“两位皇子失踪了,不可不找,必须派出精锐士卒!”

    “诺!”

    杨彪拱手而去。

    “卫屈!”

    “司空大人!”

    “你委屈了,如今朝廷对我等介怀在意,一时三刻恐怕也难以为你正名!”

    “没事!”卫屈笑了笑,卫家本来有些没落之相,只要靠近袁氏,还是有机会崛起了,所以他不会在袁逢面前抱怨什么。

    “此事关乎我等生死存亡,我要把事情弄清楚,才能下决议,两位皇子失踪的事情,只是传来一个消息,经过如何,我始终不得而知,还需要麻烦你亲自去弄清楚!”

    “司空大人放心,我定当把事情给弄清楚!”

    卫屈点点头。

    “诸位还需安定!”袁逢目光看着众人,道:“陛下如今被奸佞蒙蔽,对吾等一心为朝廷的忠义之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等尚在危难之中,行事还需谨慎,万万不可大意!”

    “是!”

    众人明白袁逢的意思了,就是没有命令,决不可轻举妄动,一旦这是一个圈套,到时候圈进去的也会是他们,届时就得不偿失了。

    ……

    ……

    大将军府邸。

    两个皇子何等重要,突然之间失踪,必然引起雒阳通乱,消息既然已经通传了出来,自然也不会瞒得住大将军府邸,大将军府接到消息比袁逢他们迟不了多久。

    何进二话不说,召集本系人马,开始讨论起来了。

    “两位皇子突然在太学失踪,而宫中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动静,汝等认为此为何也?“大将军何进眸光灼热,声音炎炎。

    “会不会是宫中还没知道啊!”

    有人低声的道。

    “不可能!”

    主簿陈琳说道:“执金吾的缇骑都已经四处出动,连南宫卫士都调动起来了,要说宫中一点都不知道,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陛下向来疼爱两个皇子,若是听到皇子们失踪,不可能不闻不问!”

    车骑将军何苗沉声的道。

    “难道陛下他……”何进双眸略过一抹寒芒。

    “大将军慎言!”

    一个幕僚连忙提醒的说道。

    “兄长,如今最重要的是寻回两位皇子!”车骑将军何苗道:“我们的希望可都在大皇子身上,若是大皇子有什么意外,吾等恐怕就失算了!”

    “此言有理!”何进点头,他低喝一声:“张津!”

    “在!”

    张津是大将军府的门客之首,率大将军府的死士。

    “你带人去寻大皇子的踪迹!”

    何进眸光沉沉:“如若遇上的二皇子殿下,那就……”

    他的话没有说完。

    但是大殿之中,不禁自主的有一股寒意生气。

    “兄长,万万不可!”

    何苗连忙说道。

    “大好机会,为何不可!”何进冷冷的道:“他不过只是一个二皇子而已,难道凭借着陛下的宠爱,就能凌驾嫡长子之上吗,我们不能等了,只有他彻底的没有了,陛下才没有了犹豫!”

    “可是万一这是圈套呢?”

    “宫里面的情况你也清楚,皇后娘娘的传出来的消息应当没错,陛下肯定已经昏厥过去了!”何进出身屠夫,性格本身有些张狂和独断,一旦他认定了的事情,很少人能劝得了。

    “大将军,此事还需三思!”

    一众幕僚也劝声道。

    “本将军如今的处境,尔等也清楚,宫里面已经对本将军不耐烦了,如此一个大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何进执着的道:“就算出现最坏的事情,某家也不怕!”

    “兄长想要逼宫?”何苗的面容微微变色。

    “我是拨乱反正!”

    何进冷冷的道:“大皇子本来就是嫡长子,他继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可是万一……”

    “哪有这么多万一啊!”

    何进摇摇头:“张津,去做!”

    “尊敬!”

    张津领命而去。

    “来人!”何进高大魁梧的身躯站立起来了。

    “在!”

    “传令下去,北军五营,立刻入城!”

    “诺!”

    “孔璋!”

    “在!”陈琳站出来。

    “你亲自去告诉本初和孟德,他们是时候动起来了,必须给我盯住西园八营,不可让西园之兵耽误我大事!”

    “是!”

    “二弟!”

    “请兄长吩咐!”

    “你必须想办法进宫,去陪在皇后娘娘的身边,带人守卫皇后娘娘,得保证关键时候十常侍不会恼羞成怒,鱼死网破!”

    何进能成为当朝大将军,自然有他过人的能力,事情虽然发生的有些突然,但是他既然敢做,还是做的面面俱到。

    “诺!”

    何苗看劝不动何进,也拱手领命而去了。

    “太阳快要下山了!”何进目光看着窗外,窗外已是夕阳光景,一轮红日向着西面缓缓的坠落下去。

    ……

    ……

    北宫。

    “他们从太学逃课了?”天子看着张让送上来的奏本,嘴角扬起一抹不知道是笑容还是阴厉的弧度,道:“这牧龙图还真的胆大包天啊!”

    “谁带的头?”

    “牧景!”

    “呵呵呵,好大胆子的小子!”

    “陛下,此人不宜继续伴读!”张让低声的道:“他会把皇子们带坏的!”

    “由他去吧!”

    天子却摇摇头,眼眸之中爆出一抹精芒:“关键时候,牧龙图还是颇了朕的心意的!”

    “陛下的意思,牧景在试探陛下?”

    张让皱眉:“他也太胆了吧!”

    “他可不是试探朕,他是确定了朕没有昏厥过去,他是为朕试探朝堂群臣!”

    天子道:“此人太聪慧了,朕都有点忍不住想要杀了他,如此聪慧之人,若是留在朝廷,日后难免也是一个权臣!”

    “难道他知道陛下在钓鱼?”

    张让也变得骇然失色。

    “何进那边可有反应?”天子突然问道。

    “我们被皇子失踪的消息影响了,从那边的人手倒是撤回来不少!”赵忠连忙上前,禀报说道。

    “糊涂!”

    天子怒叱:“如此正是一个大好时机,你给朕派人死死地盯着何进!”

    “陛下认为何进会动?”赵忠瞳孔变色。

    “那就要看他有多大胆子!”

    天子眯着眼,声音变得萧杀起来了,道:“让蹇硕准备,只要今夜何进敢迈进皇宫半步,一个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