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第1644章 公道(3)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季姨娘跟邬金波死了,方氏自然很高兴。??不过很快,她一脸疑惑地问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邬金玉没有否认:“邬金波是我让人弄死的,季氏是自己自尽的。”不过也是被他逼得,不得不自尽。

方氏一脸震惊地看着邬金玉,不过很快她就问道:“为什么?”她知道邬金玉虽然有些冷情,但绝不会草菅人命。前几日的事虽然可恨,但还没有到让金玉杀人的地步。除非,有他必须动手的理由。

邬金玉面色冷然:“娘,那厨娘是季氏的人。这些年你脾气越来越暴躁,还时常头疼心口疼,都是那厨娘做的手脚。”幸亏现得快,否则再有一两年,扁鹊在世也救不了他娘了。

方氏睁大眼睛。

“不仅如此,祝婆子也被季氏收买了。娘,季氏跟邬金波处心积虑要害你,还想要害我,我又岂能饶过他们。”指望他爹,最后受委屈的又是他娘了。

方氏眼眶一下红了,看着金玉说道:“儿子,幸亏你现了这贱人的阴谋,否则我们都要死在她手里了。”母子离心,跟丢了性命相比,真不算什么。

邬金玉苦笑道:“娘,我哪有这本事。这次的事,多亏了我岳母。是她觉得不对,派人去查的。”他这辈子真的很幸运。有一个疼他爱他的母亲,然后又娶了个有本事的老婆得了个厉害的岳母。

方氏一听这事就觉得不对了:“这事怎么会惊动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是很厉害,这点她早就知道。但她也清楚,若没有特殊原因,皇后娘娘是不会管邬家的事。

邬金玉有些内疚:“我以为那青楼女子是娘安排的,难受得病倒了。岳母得知我病倒的缘由,觉得这事不大对,就让通政司的通政使大人亲自去查这事。”

方氏一阵庆幸,若不是皇后娘娘母子两人可能连命都没有了:“金玉,你一定要好好谢谢皇后娘娘。”

邬金玉点头,然后说道:“娘,我这次来是接你回去的。娘,你跟我回去吧!”

方氏住在灵山这几日,心情格外的平静。所以,她不愿意回去。

山上清苦,邬金玉不舍得让方氏在山上过苦日子。

“这两年我一直失眠,也就这几****才睡了踏实的觉。”失眠的人能睡个好觉,那是别人无法体会到的幸福。方氏担心下山后,又睡不好了。

见方氏意已决,邬金玉也没再劝:“娘,我让贺妈妈回来伺候你,你觉得如何?”贺妈妈是个明白人,有她在方氏身边邬金玉也能放心些。

方氏点头答应了:“乐乐你多费些心思,至于成礼……”

听到这话邬金玉心头一紧,他是真的不愿意再管邬成礼了。母子刚刚消除误会,他是再不想因为邬成礼跟方氏起冲突。

看到邬金玉这神色,方氏到嘴边的话给硬生生地咽回去了:“我是管不到这孩子,你爹也不愿意管。金玉,你派两个人将成礼送到金宝身边吧!”她不想再为邬成礼,与邬金玉起争执了。

经过这次的事,方氏彻底明白过来了。邬金宝是指靠不上,她老了以后还得指靠邬金玉。所以,还是放手吧!

邬金玉松了一口气:“好。娘,等你下山后就搬到公主府住吧!你搬到公主府里,我也能好好孝顺你。”哪怕季姨娘跟邬金波死了,他也不愿意会邬家。

“好。”邬家,已经没什么值得她留念的了。倒是公主府不仅有长生,邬乐乐也在那。搬到公主府不仅不用担心被人害,还能享受到含饴弄孙的乐趣。

感觉到方氏的转变,邬金心情极好。觉得天也蓝了,地也宽了,看什么都好。

在回去的路上,邬金玉看着路边的树木说道:“这里的环境真好。等过几日,我带长生来这里游玩。”

六角笑道:“等下次来探望夫人,驸马爷你可以带了少爷来。”

邬金玉有些迟疑。

六角知道邬金玉的顾虑:“皇后娘娘只是不准你带少爷回邬府,又没说不让你带了少爷去见夫人。”

“到时候再说吧!”方氏想明白了,他很高兴。可方氏的情绪没完全稳定下来,他还是不放心让长生去见她。

主要是上次长生受到了惊吓,对方氏有些憷。所以,他才会犹豫。

如今在邬金玉的心中,再没有什么比长生更重要的了。

邬金玉刚回到公主府邸,准备洗漱后进宫去接长生,就见红豆过来:“驸马爷,老爷请你去邬府一趟。”

邬金玉对邬阔很有怨气,冷着脸问道:“可有说是为的何事?”

红豆摇头:“来人只是说让你务必去一趟。驸马爷,我想老爷定是有事与你说了。”到这会,邬阔估计也不敢为难邬金玉。

邬金玉想了下,还是答应了。先将邬家的事了结,再去接长生。

不过是一日没见,邬阔的头竟然全都白了。邬阔盯着金玉,颤着手问道:“金波,是不是你下的手?”

邬金玉没有否认。

邬阔双眼赤红,捂着胸口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给他留一条活路。”还有比儿子自相残杀,更让人悲痛的。

“他想要杀我跟我娘,我岂能饶过他。”这样的人就如毒蛇,要放过以后肯定会被他咬死的。

说完,邬金玉道:“你若是特意叫我来指责我冷血无情,完全没必要。反正自小到大,你就说我是个没心没肝的人。没其他的事,我要回去接长生了。”

人都已经死了,骂得再厉害也没什么用处了。邬阔擦了眼泪,指了下放在桌子上放置的雕刻着海棠花的红木小盒子:“我老了,也没精力再管这些生意了。这些,你拿去好好经营,以后给长生他们积攒份厚实的家底。”经过了邬金波这事,他见识到邬金玉杀伐果断的一面,再不担心他被人哄骗了。

邬金玉没有立即去拿,而是先问道:“这是所有的,还是独属于我的那一份?”若是全部的产业,他肯定不接。

邬阔知道邬金玉话里的意思:“金玉,金宝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哥。”

邬金玉神色很冷淡。自小,他与邬金宝的感情就不是很好。不过,因为方氏说兄弟该相守相望,他对邬金宝还是有兄弟情分的。可这些年过去邬金宝的所作所为,让他寒了心。所以,他并不愿与邬金宝有更多的牵扯,特别是银钱上的。

邬阔觉得自己很失败,心里难受得了厉害。可儿子失和家宅不宁,罪魁祸是他。

邬金玉说道:“我只要属于我的那一份。”该得的,一分不让。不该他的,多一分也不要。

当了父亲,这心态就转变了。以前,他从没将银钱看在眼里。现在,却是想要给长生最好的。而这些,都是需要钱的。

最后,邬阔将一千亩的茶园地契跟绸缎铺子的房契给了他。

邬金玉只接了茶园的地契,说道:“这绸缎铺子,你给大哥吧!”这个茶园他打算自己亲自经营的。

邬金玉对种植这一块感兴趣。茶树,也是属于植物的一种,他相信自己管得过来。而只要种出来的茶叶品质好,就不愁没销路了。而绸缎铺子,他没这个兴趣去做。

知道邬金玉的性子,邬阔也没勉强,又额外给了他京郊外的一个田庄:“我不能亏了你,这八百亩良田是给你不要绸缎铺子的补偿。”

“好。”

给完产业,邬阔说道:“金玉,我过几日就回江南了。”

邬金玉皱了下眉头说道:“你现在的身体,经不起长途奔波。要回江南,等身体好了再去不迟。”

“我要将季氏跟金波送回江南老家安葬。”邬家的祖坟,在江南。邬阔这是想将季氏跟邬金波葬入邬家祖坟。

见邬金玉面色有些冷,邬阔说道:“金玉,人死如灯灭。他们已经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了代价,你就不要在追究了。”他担心金玉拦着不让季氏跟邬金波葬入祖坟。

“随你。”人都死了,他又岂会计较这些。再者,他对祖坟什么的并不感冒。对他来说,人都死了葬哪都一样。

谈完事,邬金玉就准备回去。结果一出门,就有一个黑影朝着她扑来。

护卫将扑过来的邬金珠踹倒在地,还掏出了腰间宝剑指向她。若是邬金珠再敢有异动,护卫真会动手杀了她。

擦了嘴角溢出的血,邬金珠一脸恨意地说道:“是你害死了我娘跟哥哥,对不对?”

邬金玉根本不搭理邬金珠,径直往前走。

“邬金玉,你会不得好死。”除了怒骂,邬金珠也没其他的报复方式。

邬阔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着邬金珠坐在那里诅咒金玉又急又气:“金珠,你在做什么?”

邬金珠一脸恨意地说道:“爹,他害死了我娘跟哥哥,你不为娘跟哥哥讨公道,竟然还护着他?”

听到公道两个,邬金玉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朝着邬阔说道:“你不是要回江南吗?将他们也带回去。”不迁怒邬金珠跟邬金石,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邬金珠的未婚夫在京城,若是回江南这婚事怎么办。邬阔一脸急色地说道:“金玉,金珠她小不懂事……”

可惜,邬金玉根本不愿听他再说,大跨步地离开了。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