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血红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颐和曼丽 > 49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天是这样的,

    照照后悔呀,本来中午是想抽个空儿给她送“曼湖蒸饺”去,结果,曼丽爱吃的那种酱旺林他们没送来,就想着算了,晚上接她来吃全套多好……哎,就这么错过了!照照悔的是,要中午就去了,说不定能把她逮个正着,她能往哪儿去!

    所以,搞得旺林几个也是自责死,怎么就忘了把酱也送去?于是,后边儿的“大规模搜寻”里,这些阎王们格外卖力,晓得照照着急撒……

    整整一夜,

    没人合眼,

    凡跟曼丽有那么点蛛丝马迹的联系,都翻全了,

    魏老师那边,这位老太太跟学院合奏团出国演出了,当然,这几天前,照照也知道她是有这个行程。

    酸梅肯定得找,也没碰着人,人正经还是个医学院学博的高材生,也是出国交流去了。而这,照照也是知信儿的,酸梅走好几天了,曼丽这些时都没和她联系。

    所以,照照是觉着有股子邪性儿的,还是之前没防着她会突然来这么一手,现在想来,咋都这么巧?……

    “照照,一会儿天眼、航班、车站资料都会传过来,肯定找得着,一个大活人不会就这么不见,特别在京城……”

    照照没做声,

    他站在窗口,看着东方企白,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照照当然晓得她跑不了,自己肯定找得到她,早和迟而已,

    只是,

    照照不舒服的是,

    这次,我是不是真中了邪,一个胖女人而已,她一走,我这跟丢了魂一样……这,对头么?

    还用得着花心力找她么,

    本来初衷也就图一乐,乐子现在跑了,我顶多也该就是不甘心而已,怎么倒弄得一直到现在心里都像梗着个什么,堵着心,不舒服,很不舒服。

    照照走到露台的摇椅瘫下来靠着望着蒙蒙亮的天,

    摇啊摇,

    曼丽来这儿也是喜欢瘫这张摇椅上。

    想起第一次她来,让她坐她还不坐,

    照照两手扶着她的肩,弯腰伸头说,“你坐不垮,”

    曼丽扭头不看摇椅,有点愤怨不好意思吧,好像她怎么想他都知道,“我不坐。”

    照照就脑袋靠着她肩头,

    再近一点,就要脸挨着脸了……

    “真的很舒服,你坐着试试呗,喝着咖啡,摇啊摇地晒着这暖暖的太阳……”

    照照声音像带着勾儿,曼丽愣被半拖半抱到靠椅上……嗯,这坐上了就不想下来了,老佛爷一样……

    旺林他们见照照摇啊摇地慢慢合了眼,像睡着了一样,

    也没打搅,刚要轻步离开,

    “呜……”

    闷闷地,手机震动的声音。

    见照照还闭着眼,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嗯,”

    知道照照手机号码的人并不多,一般都是自己人,

    但是,这有一会儿了,对方并没说话,

    照照慢慢睁开眼,

    眉心有些本能的阴毒,

    “有屁就放。”

    “不要找曼丽了,曼丽也不想你找她。”

    旺林几个见照照身子并没动,依旧放松靠着,只是忽然弯开唇,笑得轻,眼里的戾气可重的厉害。不由也冷重起来,晓得这通电话定不是什么几把好货打来的。

    “行,不找了。”照照很干脆,又重新摇起摇椅,“你叫她亲口跟我说。还有,叫她别想赖,她有道题算错了,还欠我一个西瓜,还有吻我基……”慢慢摇啊摇,故意说的亲昵下流,眼睛望着天空,可戾酷!

    “她已经不在国内了。对了,我是她的丈夫,彭鸾青。请你不要再骚扰曼丽,作为她的家人,我们都不希望曼丽和您再有牵扯,毕竟两个世界的人,您对我们这样的家庭而言……确实‘高不可攀’,也着实‘招惹不起’。小姨知道了曼丽在京这么胡闹后已经很生气了,亲自上京带走了她,我们知道以您的势力知道她的去处是迟早的事,也请不要去骚扰她。您或许不知道,小姨是曼丽这个世上唯一的至亲,您如果太执意,非闹到她跟前……我倾家荡产,甚至舍命,也一定要保护好曼丽!”

    “好啊,”摇椅早已停了下来,照照慢慢起了身,手机一直在耳边,眼神已经投向外面那渐起的一抹日光,声音十分低沉,沉,“我倒真想看看你怎么倾家荡产,怎么舍命,保护她。”

    对方挂了,

    照照却一直没有把手机放下来,

    望着一再光亮,一再渐升的朝阳!……照照始终似笑非笑,

    这场乐子越来越好玩了!

    ……

    与此同时,

    电话的那头,

    夏课放下了话筒,

    也放下了一直捂在嘴边的变声装置。

    这边,比京城那边日头早出来一小时,

    此时,早已是天下大白,阳光洒下一片。

    夏课拿起一支烟,点上,

    站在这一百层的高楼上俯视大地,

    夏课觉着人生啊……每天都是美好的,不是吗。

    吸了半支烟,

    夏课弯腰拿起了一个塑料桶,里面装着绳子啊,夹子啊,看着都是晾晒的“装备”,出门了。

    是的,

    今儿天好,

    得去曼丽家晒被子。

    曼丽家至今住在小姨医学院教书时分的学院宿舍楼,没电梯,更没好的晾晒点,都得大清早跑到楼顶平台占位置。夏课昨儿就想着反正今儿得起个早儿,干脆把家里垫的盖的都拿出去晒晒,等胖老姑娘回来了睡得软乎乎的多好。

    ……

    三天,

    多少人的命运在发生着剧烈转折,

    这里不排除天灾、**、自身不幸……

    然而对于彭鸾青的员工而言,真不知这“天将大祸”从何而来?一直蒸蒸日上的集团公司,咋说“动荡得要垮”就真要垮了?真比地震厉害!

    三天,

    彭鸾青饶是天神,心中自有“定海神针”稳得住,

    一回到私有空间,也难以振奋,

    一时仿若上南山,处处受阻,地地儿遭灾,

    银行的贷款下不来,

    合作的伙伴变得犹疑,

    机关部门因老头子的关系好似面上都还是“一路放行”,但时效全无,

    唯有那前段儿因被夏课和美“坑了大头”赢回来的一点小利:地。还完好留着,没差池。这也其实间接表明了“这一次飓风的来临”跟夏课和美一伙儿是没关系的……

    那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从面上看,这一系列的“重大挫折”都各有各的缘由,且并无蹊跷,跟时下经济形式和时政政策都有关,

    但鸾青又隐隐觉得确有“人为因素”……这要真有“人为”,那可就太可怕了,跟上次夏课和美一伙儿的“坑”完全不能比较而言。这次,“黑手”水太深太深了,夏课和美上次是“坑人”,这次,“坑命”啊,这是处处不给鸾青活路的节奏啊……

    鸾青着实觉得迎来了人生最黑暗的一个时期。</p>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