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血红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颐和曼丽 > 4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着一声惨叫,照照一伙儿开始“大开杀戒”!

    这些人典型“骄娇二气”盛行,哪有照照这些孩子“霸”的均是“硬实力”。他们是性子被“宠出来”的,但并不包括“经历”,你知道这各个一小就是被送到基层“硬踹”上来的,动不动没少挨教官甚至父辈的皮带鞭子,也是泥里滚,最艰苦的边疆锤炼敲打考验上来的,这世道哪有真享福出生就跟贾宝玉一样活在脂粉堆儿里的世家子,越顶级的家族,孩子们下基层磨砺的越早。照照十岁就过着起早贪黑拉练的日子了……

    对方人多几个,但这都不是事,照照这边一个招呼两儿都行,

    不过照照一开始并未直接上场解决“手痒”,

    他是先走到舞台边指了指台上的曼丽,“先滚后边儿去,没你事儿!”

    说实话,底下闹这热闹,曼丽一开始没看见他前儿,其实一点不害怕,甚至,生出点瞧热闹的要不得的小心态,所以,并未立即下台,不过人也算走到门帘边儿,只待一看如果真打厉害了会“殃及”她,能转身就跑!嗯嗯,当然也包括酸梅是这个心理,瞧,她也攀着后台门脸儿露出一个脑袋……

    哪知,

    曼丽看见照照了。

    这下甭说生气,更要命的是怕担责任呀!

    她甚至往舞台中间走,握着弦子的手刚要抬起要叫唤照照,

    却不想照照“先下手为强”,先指着她吼了这么一句,

    可想,曼丽多生气!

    胖老姑娘不矫情,晓得这局面她是个没用的,听他这一吼,转身就走……嘿嘿,这下,还把照照搞愣了下,她是真听话还是……照照不想那么多了,两手腕一揉,凶相毕露,去你娘的,上场“痛快逞乐”去了,

    是没见,

    曼丽走了几步,还是回了头,

    终究不放心呐……

    酸梅将帘子一直框在脖子下只露脑袋,冲曼丽喊,“曼丽,你下来!别管他们,让他们打,都是欠打的!”

    曼丽还回着头看呢,

    其实,有点想置之事外,毕竟她最不爱担责任,认得照照又如何,他本来就是个畜生,打架滋事也是常态……

    可是,毕竟于心不忍,

    他是畜生如何,这一架为啥打起来,曼丽装不了不领情……

    哎,

    也就曼丽这回头“矛盾”瞧着时,

    恰好照照转过身正想给那人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却,

    就这无意抬眼一瞄的功夫……照照向来利落的狠劲儿,就这一刻懵了样儿“迟疑”了下,

    居高临下,

    照照看见,她一个素灰长袍的女人……正因为这宽大的长袍将她圆滚的身材全遮了去,留下的,唯有曼丽复杂又着实叫人为之一振的眼神,是怜悯吧……这抹“怜悯”非常人能模拟得出来,娇嗔有,怪罪有,倔强有,不舍有……

    哎,也就这一“迟疑”,仿若战神一时走神,“阿喀琉斯的脚踝”露了出来给了敌人“趁虚而入”的机会!……照照明显见到曼丽那双眼忽然睁大,人也转身像要跑过来……“砰!”茶缸在照照头顶爆裂,照照一时确实有些晕懵,可还是凭本能,“别过来!”一发力,最终还是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好了,照照破天荒见了血,这事儿也就算“**部分戛然而止”了,一鼓作气,结束战斗!摆平后事那已经不是照照该操心的了。

    他上车时,一手扶着头,指头缝儿里都是血迹,

    这要平常,这点“小伤”照照在乎什么呀,他一个阎王痞子,多得是头顶大血口子张扬街市,吓着别人才是他的乐趣。

    这次,倒捂着了,

    主要是怕曼丽。

    他上车时非要拉曼丽一起上……这时候,他的人才算看懵了眼!搞半天,照照对这个胖小子感兴趣?

    他头破血流野蛮劲儿都不减,曼丽用弦子打他,他死拉着就是不放手,愣拽上了车。

    车开了,照照才像一身虚脱,一手还捏着她的手腕,“我都这样了,给我留点劲儿吧。”

    曼丽被他捉着的手还挣,他一下倒她肩头靠着,“好疼怎么办,”

    曼丽也没说泄气,依旧像个刚强战士就那么僵着,倒是也不挣了,扭头看着窗外,开始发泄,“我再也不能在这儿拉琴了!!”

    照照摇头,声音也不大,“怎么会,该怎么拉还怎么拉,”

    “你这么一闹我还怎么拉!”说着,眼泪掉下来。嗯,不是哭啊,就是一时激动,眼睛又开始犯毛病了,

    曼丽看见车窗映出的自己,些许头发从瓜皮帽里露出来,滑稽又神经的样子,又要挣手去掀帽子,可是这边照照死捉着不放手啊,曼丽只有气呼呼把弦子竖在腿边,这只手把帽子一扒拉下来,瞬间,头发散下来……前头开车的旺林两个才惊诧:是个女的?!

    叫旺林他们更惊呆的还在后面,

    照照慢慢抬起头,

    下巴磕她肩头,看见她披下来的乱发曼丽也不爱惜还在瞎扯,因为上面还有许多小发卡,

    “别扯,一会儿我给你弄。”曼丽不听他的,他捉着她的手又摇摇,“曼丽,你给我看看,头上是不是破了很大一块儿……”

    曼丽扭过头来,

    把旺林他们也吓着了,

    女人泪流满面,不停醒鼻子,

    “破个洞也是你活该!”

    照照眉头蹙着,微仰头那么看着她,……别说,真的是……撒娇么……

    “看看,好疼。”

    他染血的脑壳就在曼丽眼前,曼丽着实也做不到“不管不顾”,眉头皱着,眼泪还是照流,她一会儿抬手背擦擦,好像也习惯了,但是,真不像在哭,旺林他们完全搞不懂……

    这回曼丽一动,照照放手了,超级自觉就俯趴下来歪头枕在曼丽长袍覆着的腿上,曼丽低头手扒开发看了看……

    车上,曼丽还是给他稍微处理了一下,

    让他别用手捂着,紧车上有的毛巾清水冲干净,扭干,系在头上,尽量只是隔离一下,不碰患处,

    你说头上系个毛巾多丑呀,这要往常,照照得把让他系毛巾的人打一顿!

    这会儿,真是听话,曼丽要怎样他怎样,

    系好了也不起身,就趴曼丽腿上闭眼睡着,

    曼丽也累了,不搭理他,看着车窗外怔怔的,

    自己的好日子看来又到头了,不过也无所谓了,三个月眼见也快见底了,她马上也要回家啦……</p>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