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万不可明月珰 > 第135章 番外4如题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5章番外4如题

萧谡停下动作,倒是没再强迫人。

可是冯蓁的眼泪一旦决堤,就有些收不住了。

萧谡先是有些无措,最后只能无奈地上前一步,轻轻扣住冯蓁的头将她抱在胸口,这一次任由冯蓁打他、咬他也再没还手。

冯蓁哭了起来,但是并没有嚎出声,只是默默地流着泪。人真正难过的时候是出不了声儿的。萧谡说的话很难听,她不是不受伤,而是很受伤,只是一直让自己不要去听而已。

萧谡轻轻地上下抚摸着冯蓁的背脊,可冯蓁并不吃这一套,她并不欣赏这种给一巴掌再给颗甜枣的套路。

冯蓁一直流泪到再流不出才轻轻推开萧谡。萧谡抬手想去替她擦掉眼泪,却被冯蓁躲过了。

“萧谡,你这样打击我有什么好处?只会显得你幼稚和low而已。”冯蓁的眼圈虽然还红着,可气势却重新起来了。“我上辈子不想跟你在一起,这辈子亦然,不管转世多少次,你都不会是我选择的人。”

冯蓁往后退了一步,欣赏着萧谡的表情道:“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只是不喜欢你而已。”

冯蓁这一次走,萧谡没再拦着。其实冯蓁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当时她只是想说而已,萧谡骂她骂得那么惨,像她这样报复心极强的人,怎么可能不回踩萧谡。

萧谡当初为了卢柚“抛弃”她,后来她就能头也不回地离开。若是没有报复之心在内,却是不可能的。

不过人在气头上说的话,一般都不能当真。

冯蓁一边走一边想起萧谡骂自己的话,还真不能说他错了。皇帝嘛,选秀的姑娘全是十四、五就进宫了,跟她们一比,她当然是老的。再跟从前的孝昭仁一比,甭管现在多漂亮那也只能叫丑。

只是“臭”这个字,冯蓁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她身上一直是带着桃汁的香气,怎么着也跟臭关联不上。

冯蓁沉浸在被语言暴力的打击中,走了半晌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半夜三更地在荒郊野岭行走,说不吓人是不可能的,好在冯蓁有事儿还能躲入桃花源里,底气还是有的。而且一边走一边问候萧谡的十八代祖宗,也能让自己多点儿勇气。

身后一束强光打过来,冯蓁侧头眯着眼睛看了看,是萧谡开车跟过来了。冯蓁看清楚来人后,就转过身继续走,心里想着,自己是绝对不会坐他的车的,这点儿骨气还是有的。

后面的车既没有按喇叭,也没有停车的意思,就在她身边蜗牛一样地开着。冯蓁走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萧谡的意思,他也是有自尊的,又担心她的安危,所以开车替她护航而已,但并没有邀请她上车的打算。

冯蓁翻了个白眼,并不领萧谡的情。只是再多走一会儿之后,人字拖磨伤大拇指缝的弊病就出来了,冯蓁咧了咧嘴,感觉自己指缝可能已经起泡了。

她回头看了看萧谡,感觉自己有些事儿虽然还瞒着他,但这人那么精,想来应该是猜到一些事情了。所以冯蓁干脆破罐子破摔地闪身进了桃花源。

一个大活人,凭空在原地消失,吓人不吓人第135章番外4如题

冯蓁疲惫不堪地在桃花湖里泡了会儿,脚趾受伤是一回事儿,关键是刚才跟萧谡没羞没臊那两场,没有龙息补充,感觉就是赔本生意,而且萧谡可着劲儿地造,她细皮嫩肉地觉得很受伤。

美美地睡了一觉,估摸着外面应该天亮许久了冯蓁才闪出了桃花源,结果一抬头就看见萧谡斜靠在车门上,手指夹着一支烟,而脚边则是一大堆烟头,看那量足够支撑他一夜不睡了。

冯蓁张了张嘴,意识到自己是想解释桃花源的事儿之后,又干脆闭上了嘴。

“你以前躲着不想见我时,用的就是这种方法吧?平行空间?”萧谡问,他声音很沙哑,是疲惫不堪的那种哑。

冯蓁点了点头,主要是否认也没用。

萧谡将手上的烟头熄灭,“我一直知道你有秘密,但你从没对我说过,所以当时我多少已经猜到你迟早是要走的。”

冯蓁微微地惊讶了一番。

“你的防备心太重,为人也自私自利。”萧谡重新点上一支烟,在烟雾里看着冯蓁道:“从一开始就是虚情假意,为的只是天子龙息而已。其实你的戏演得也并不好,是我自己有眼无珠罢了。”有时候他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真相而已。

萧谡来开车门直起身,“你说得没错,你配不上我,即便我们勉强在一起,你这个性子,最终我们也是分手的结局。”

冯蓁有点儿懵,所以萧谡等了她一个晚上,就是为了当着她的面踩回来?

萧谡回身拉开车门,但并没急着进去,而是弯腰在车里取了一副透明手套戴在手上,这才坐了进去。

冯蓁没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萧谡一系列的动作,两人谁也没有着急,因为心知肚明这当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了。

一直到萧谡点燃发动机,调转车头而去,冯蓁才回过神来,原来她真的伤到萧谡了。

这一幕让她想起萧谦之于自己。倒不是多爱萧谦,只不过那段婚姻毁掉了她的向往,她的自尊,还有她的自信,所以到最后她谁也不信,满身都是尖锐的刺,扎伤了别人,也扎伤了自己。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冯蓁想了想还是追着萧谡的车尾大声喊道:“萧谡!萧谡!”

萧谡也许没有听到,也许是听到了只做没听到。

冯蓁看着车子渐渐远离,只得开始卖力地奔跑,奈何人字拖不给力,才跑了一段路鞋子就掉了,她回头看了一眼,也顾不得回去拣起鞋子,追着萧谡又跑了一会儿。

直到脚疼得受不了了。

萧谡终于停了车,下车回头朝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