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种兵之血色獠牙 > 第595章 左家人可有意见!?

第595章 左家人可有意见!?

    砰!!

    碰撞声起,狂狮的铁拳奋力向前,朝着鹤东来的脸部砸去。

    鹤东来右脚抬起,脚面向上,脚尖朝前,枪一般戳在狂狮的咽喉之上!

    动作就此定格,狂狮的表情狂野而狰狞。

    鹤东来的脸上却淡然如水,只有眸光寒冷如冬!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尤其是刚刚那几个断定鹤东来要完犊子的年轻人,更是目瞪口呆!

    “没人告诉你,腿比手长吗?”

    鹤东来淡淡出声,随后高高抬起的腿部弯曲紧接着一记小范围的高位横扫,将狂狮那两米多高的身躯,一脚抽翻在地。

    狂狮铁塔般的身躯轰然倒地,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咽喉,几番挣扎无果,最终声息皆无没了动静。

    鹤东来一击秒杀狠人狂狮,这种冲击力是绝对无人可以预料的。

    甚至包括李岩站在一边,都略有些意外。

    鹤东来的实力,要远远超出他最初的估计。

    这个犊子虽然狂,可是自身的实力却绝对的不俗。

    实力,往往是狂妄和嚣张的资本。

    有了实力,装犊子才能随心所欲,可是如果实力不足,那装犊子就会被人反过来狠狠的胖揍。

    毫无疑问,鹤东来这个犊子装的,满分!

    一招秒杀了狂狮之后,鹤东来这才缓缓收回了自己的腿,而后看着那几个之前叫嚣最为厉害的公子哥,目光中满是不屑!

    鹤东来其实已经很少主动出手了,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之下。

    为了立威,为了让左家的人为他所用,他必须要展现出足够强的震慑力才行。

    “下一个。”

    鹤东来并未再多说什么豪言壮语,直截了当的冲着这些人叫起了阵。

    而狂狮有多强,这群人当中,有不少都清楚。

    那种在地下拳赛上硬生生把人胳膊徒手撕掉的画面让人见了就根本不能忘记。

    可即便如此,如此凶悍之极的狠货,在鹤东来面前,一招都没过就被灭成了渣渣。

    瞬间气氛有些尴尬。

    鹤东来傲立当场,环视四周,足足有两分钟的时间,这宴会厅内依旧鸦雀无声。

    “没有了吗?”

    鹤东来满脸冷笑,刚刚那一脚,已经将全场的人震慑。

    狂狮尚且不是一合之敌,这群公子哥大少爷身边的所谓高手,恐怕就更是送菜的份儿。

    人群中,诸多大少面色难看。

    愤怒,但是却又不敢发作,因为发作就是找死。

    一时间这宴会厅内的气氛是越发的沉闷和压抑。

    作为今天晚上宴会厅的主人,左青峰这会也有些脊梁骨直冒汗。

    毫无疑问,鹤东来的表现已经超出了他最初的意料之外。

    当古韵悠跟他说鹤家的人没有什么好鸟之时,左青峰还不信。

    但是现在,他信了。

    “老婆,怎么办?”

    左青峰看着鹤东来藐视全场,一时间有些六神无主。

    “还能怎么办,以不变应万变。”

    古韵悠的脸上反倒是镇定的多,看着鹤东来的方向,眼神里带着几分隐隐的期待。

    当然,古韵悠的眼神重点关注的可不是鹤东来,她关注的是李岩。

    除了李岩之外,这些人当中,还有两拨人是让她格外在意的。

    第一波就是站在冷餐区外围的张牧之,这年轻人怀里搂着跟自己来的那个年轻妹子,两个人卿卿我我的好像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

    另外一波就是站在人群里,端着红酒看热闹的唐十三。

    如果说有人敢主动出来叫板鹤东来,并且能够扛得住鹤家压力的人,就只有这两个。

    然而,不管是张牧之还是唐十三,似乎都只是在充当着一个吃瓜的群众。

    丝毫没有站出来跟鹤东来对上的意思。

    话说回来,他们俩也没有必要跟鹤东来起冲突,毕竟目的不同,也就没太大的直接冲突点。

    荣小三花了大价钱请来的狂狮被人一脚就灭了。

    剩下的那些人,哪还有什么胆子再跟鹤东来较劲。

    这局面,一时间便僵持住了。

    鹤东来等了足足五分钟之久,脸上的寒意这才渐渐散去。

    “既然没人有意见,那,左家人可有意见?”

    鹤东来转身看着左青峰和古韵悠,眸光中的戏虐里,除了冰冷,还有那么一点点不容置疑的霸道。

    不得不说,鹤东来已经完全掌控局面。

    唯一存在的变数,就是站在左轻雾三姐妹身旁的李岩。

    李岩从始至终都没有出声,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将目光投向了古韵悠。

    古韵悠几乎秒懂了他的意思。

    当即,古韵悠便分开人群,走进到鹤东来的近前站定。

    不过,古韵悠并未去对鹤东来说什么,她的目光转向了一边的鹤军,同时淡淡一笑。

    “鹤军,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如果你再在我面前出现,我就会打掉你满嘴的狗牙?”

    古韵悠发难了,目标直指鹤军。

    鹤军闻言脸色一变,但最终却依旧挺直了腰板正对着古韵悠,张开嘴就开始喷粪。

    “我好像也跟你说过,你就是一个细皮嫩肉用来玩儿的小娘……”

    鹤军这话刚说出口一半,半空之中,陡然间便闪过了一道寒光!

    砰!!

    一瓶还未开封的香槟就那么榔头一样的拍在了鹤军的嘴上!

    这一瓶子砸下去,直接将鹤军整个人打的凌空飞了起来,接着做了一个垂直的自由落体重重落在了地面之上!

    噗!

    落地之后的鹤军根本一丁点的迟疑都没有,马上一张嘴,一口混杂着香槟的血就喷了出来。

    那血水里,还掺杂着十几颗带着血丝儿的牙!

    李岩淡淡微笑中随手将半截香槟瓶子扔到了一边的冷餐台底下,而后轻声道出了两个字。

    “搞定。”

    李岩动手抄起香槟去砸鹤军的动作快若闪电,就连鹤东来都始料未及。

    不等他反应过来,这香槟瓶就已经在鹤军的嘴上爆开!

    鹤军被这一香槟直接打的是彻底的消停下来。

    一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牙都没了,说话漏风,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加上那香槟瓶子比普通的啤酒瓶子厚实多了,这一下,也砸的他脑子里一直嗡嗡再响。

    “骚爷……内得个呢走卒啊……”

    鹤军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漏风的嘴里说的话也有些含混不清。

    但是不管他说的是什么,鹤东来作为他的主子,就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