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乡村小神棍 > 第2048章 未知与恐惧

第2048章 未知与恐惧

    清明上河图上记载了大宋那时繁华的商业街景。一张画卷就将大宋所有的热闹和繁华画尽。

    张横不知道真正的大宋是不是如同清明上河图上的那样,但是他知道,清明上河图上所画出来的繁华也不过是他眼前的繁华而已了。

    他从未想过传说之中的鬼城丰都,居然是这样一幅热闹的景象。

    传说阴、王二人因不满当时的朝政来到丰都城修炼,最终修成长生羽化登仙,是以后来他们两人的事迹也被传说为阴王,丰都城也成为了万鬼之王阴王的领地。

    东方玄门的顶级结构张横早已知晓,但是是否还有高级更顶级的存在呢?从这一久他的所见所闻来看,一定是存在着超越顶级架构的存在的。比如那些天外而来的掠食者工蜂,比如这些一直都封印着的真魔,再比如唐老当一些凌驾于体制外的绝世强者。

    他们的修为起码也是度过三重劫的修为。

    玄学界的东西,大多数都是玄而又玄的,是无法解释的。追本溯源起来,它们到底又来源于什么呢?是史前文明,还是元古玄学?

    元古玄学又可能被称为玄学么?

    当初那场天地浩劫,又是如何产生的?它到底摧毁了什么,又带来了什么?

    走在十八层丰都城之中不知道是第几层的街道上,张横思绪万千,他还有十二个时辰,他不能急,得理清楚所有的线索,再开始寻找洛贻林。

    “又是一口井!”每走出几步,他便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口井。

    脑海之中猛然浮现出张衡所说的话,如果遇上一口井的话,不妨看一看里面的东西。

    怀揣着好奇,他来到了井口低头一看。

    一看之下,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只见到井中的水倒映出了他轮廓分明的脸颊。

    突然之间一股强大的神识猛然侵入了他的识海之中,紧接着无数的画面开始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这些画面跟他以前在唐手流仁川秘境之中的参天古树之前见到过的画面差不多,只是这一次要更加血腥更加残暴,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带着铁血与征伐、暴虐与杀戮。

    而且……这些东西都跟他有关。

    他看到自己挥舞着长剑独自一人面对千军万马,面对各种怪物,那些怪物长着青色的獠牙,张牙舞爪,尖锐的犄角上还流淌着猩红的血液。

    他奋力地想要去寻找着什么,最后猛然一低头才发现原来自己站在死人堆之上,而这死人堆竟是自己的亲朋好友用尸体堆砌起来的。

    他踩着的全部都是自己亲人和爱人的尸骨。

    纵使他知道这只是脑海之中的一场幻象,然而他还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这只是一个幻境。

    他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周围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真的是幻境么?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跟圆桌骑士团和魔导师团队道别的时候,他们曾对自己说有些事情不要强求,未来发生的一切也不要强求。

    将他们所说过的话跟自己看到的幻境一联系,难道自己真的已经进入了某种宿命之中?

    未来自己真的可能要陷入这种万劫不复的境地么?

    ……

    “你要不别等了,我估摸着他找不到,也不会来救你了?”

    小皇后坐在看得见云雾的窗子旁边,呆呆地看着云起云落,听到那声音又开始说话时才晃过神来,低声说道:“你知道一部叫做《大话西游》的电影么?”

    “死掉的人都要来这里,我没有看过,但是我从他们的记忆之中得到过关于这个电影的画面。”

    白发苍苍的小皇后老态龙钟地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知道里面有一句台词么?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这我当然知道!”那个声音哼唧两声,语气之中带着点傲然,“小姑娘别跟我扯这些文艺了,我还知道他如果要救紫霞就要带上金箍,而带上金箍就会变成一只清心寡欲的猴子,他就不可能爱紫霞,同样的,如果张横选择救你,那么他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你还真是不懂这人间的情感啊,我姐夫也是一个盖世英雄,他所做的事情从来都不是要别人去评价他,也不愿意让别人去限制他,只要他愿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所以我相信他会找到我的。”似乎想起了什么,洛贻林扑哧一笑。

    现在的她,已经苍老不已,眼睛都已经张不开了,双手也不断地颤抖,整个人矮了将近一半,明明是坐着,看起来却像是趴着一样。

    “一口一个姐夫叫得倒是挺顺口的,你口中的那位姐姐要是知道你对姐夫有着非分之想,她会做什么想法呢?”

    那声音听完她的话以后,呵呵一笑。

    这段话就像是一个惊雷在洛贻林的耳边炸起,她浑身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嘴唇哆哆嗦嗦,仿佛是被激怒的猫咪一样将要炸毛。

    “恼怒?恼怒有什么用?你这种小姨子,摆明了就是想要勾引你姐夫啊,还不许人说?你当我窥探不到你的内心么?你在我面前就是个凡人,从一开始你答应那个什么徐太非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能够见到你一直都心生向往的姐夫而已,其实你心底阴暗得很,你非常想要跟你姐夫在一起,只是你知道你不能这么做。”

    那个声音一直都很平淡,但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突然变得很有诱惑力,很让小皇后心里痒痒。

    “小姑娘别挣扎了,你大胆地告诉他啊,你就跟他说,我希望你救我,我比起那个什么白心儿来一点都不差!我愿意跟你长相厮守啊!”

    “你不要再说了!”

    这些话就像是贵如油的春雨浇灌在了小皇后心底那颗邪恶种子上,让她的想法开始产生了改变。

    “不说了?怎么你害怕了?还是说我的话触及到了你的内心?让你看到了你自己真正的面容?”

    “洛贻林啊,想想你的内心到底有多肮脏啊,想方设法接近你口口声声喊着姐夫的男人,明明知道自己跟他之间不能有什么,偏偏却要挑战禁忌,我真是替你感到羞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