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绣农女种田忙 > 第4677章 谁的墓?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辰儿指着自己的鼻子,眸子里布满惊喜。

“怎么?不愿意?”左君墨笑问。

辰儿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愿意,太愿意了!”

左君墨勾唇,抬手拍了下辰儿的肩膀,舅甥两个凑到一块儿捣鼓起来。

左君墨一边探究开锁的诀窍一边把自己的感受和心得说给辰儿听。

辰儿认真的听着,领悟着,甚至还自己动手接过左君墨递给他的一根纤细如发丝的铜丝儿塞到那锁眼里去亲身感受着……

这边,杨若晴跟骆风棠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

杨若晴找来骆风棠的外袍给他重新披上。

先前的中衣和亵衣都碎裂了,杨若晴的手指隔着外袍轻轻抚过他结实的胸膛。

“这会子觉着咋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担心的问道。

先前他划破了手心,激发出太祖血脉,力拔千斤。

骆风棠摇头:“我没事儿,能驾驭了,你不要担心。”

杨若晴轻轻点头,又抓起他缠着纱布的那只手,“每次激发太祖血脉都必须要以这种自残的方式么?”

骆风棠笑了笑,看了眼自己的手,这手被媳妇包裹得像一只粽子……

“也不算自残,伤口很浅,一会儿就结痂了,没事的。”他不以为然的道。

杨若晴轻叹口气。

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幸运能在身上有能力加成的,对于棠伢子来说,太祖血脉便是他的外挂。

只是这世上任何事情,都没那么轻松容易的获得,掌心中划拉那么一条口子,流那么多血,想想都心肝狂跳。

“啪!”

“啪!”

“啪!”

那边,突然传来三声拍巴掌的声响。

是辰儿。

而随着辰儿的巴掌声落下,左君墨手里的锁也发出‘喀嚓!’一声脆响。

“开了!”左君墨道。

开了?

这就开了?

杨若晴和骆风棠赶紧来到门前,发现那锁确实开了。

“咋开的啊?就用一根铜丝儿这么勾拉几下么?”杨若晴好奇的问道。

辰儿兴奋的道:“娘,你可别小看左舅舅手里的那根铜丝儿,名堂大着呢,不晓得要破解多少锁里面繁复的机关,有的机关还是循环相扣的,一点儿差池都不可以有!”

“左大哥好厉害!”杨若晴道。

骆风棠也是点头,这类精巧活,左兄确实厉害!

左君墨淡然一笑,赞赏的目光落在辰儿身上:“锁能开,辰儿功不可没,他最后那轻重得当的三巴掌,才是开锁的关键!”

“啊?”

杨若晴惊得睁大了眼睛,转身打量着自己的儿子。

辰儿英俊的小脸微微泛红,不知道是激动的呢,还是不好意思的。

“拍巴掌也能开锁?”杨若晴忍不住又问。

左君墨颔首,“此锁,就是叫三巴掌锁,开锁的关键就在最后的三巴掌。”

“巴掌的力度,音频节奏都是有讲究的,凭的就是用这个震断最后的一道机关。”

“辰儿当真聪颖,天资突出,我不过是跟他说了一下要领,他便领悟了,一次成功!”

面对左君墨的大赞,辰儿的脸更红了。

杨若晴也是笑眯了眼,抬手摸了摸辰儿的脑袋,“你左舅舅夸你呢,爹娘也为你高兴!”

骆风棠眼中布满笑意,却正色叮嘱道:“胜不骄败不馁,再接再厉。”

辰儿肃然点头:“是,儿子记住了。”

杨若晴道:“既然门都开了,那咱还等啥?赶紧进去吧!”

左君墨点头,经过他的一番测试,确定里面没有陷阱机关,四人方才鱼贯而入。

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五面屏风做的隔断。

屏风上绣着的,不是仕女图,而是山河日月图,大气磅礴。

绕过屏风,四人来到了一个宽敞亮堂的殿堂。

说是殿堂,一点都不夸张,两世今生,杨若晴从未见过如此富丽堂皇的墓室。

“咱是不是跑错地方了?这里是墓室吗?墓室不应该都是黑灯瞎火死气沉沉的吗?这里咋这么气派这么光亮啊?”杨若晴忍不住停下脚步,问身边人。

骆风棠也很是不解。

他抬头望了眼四下墙壁上的壁画,又抬头望了眼穹顶上的山河日月图,以及那一颗颗镶嵌在星辰上的宝石和夜明珠。

“即便是皇宫,也不过如此,赶上像齐星云那样崇尚节俭的皇帝,皇宫还不如这墓室气派。”骆风棠道。

“但这里,就是墓室。”左君墨道。

“为何不见棺椁?”辰儿好奇的问。

左君墨道:“藏起来了。”

杨若晴点点头,这么干净气派的墓室里面,想必应该是不会有那些蛇虫鼠蚁的怪东西的。

“肯定有某个机关控制,大家分头找。”左君墨又道。

“这里的壁画……好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骆风棠突然道。

杨若晴来到他身旁,看到那些壁画,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南朝女帝墓!”

“对!”骆风棠点头。

左君墨和辰儿也凑近过来,一块儿打量。

关于女帝墓和莫邪剑的由来,杨若晴从未隐瞒过他。

“我至今还记得女帝墓的墙壁上壁画的内容,跟这里的壁画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她接着道。

“娘,你先跟我说说女帝墓壁画都画了些什么?”辰儿好奇问道。

杨若晴点点头,简明扼要道:“女帝墓的墓主是个女子,壁画内容是镌刻了那女子的一生事迹,出生在皇家,备受父皇和母后宠爱,长得花容月貌,武功和其他方面也都很出色。”

“在她少女时代有一回外出,在野外救下一个受了伤的年轻人,后来的剧情就跟戏本子里似的,两个人互生爱慕。”

当然,壁画上镌刻的那些天为被地为床,灵肉交融的东西,杨若晴故意省去了,辰儿还是孩子,不宜听。

“后来发现这名男子,乃是敌国的皇子,也是敌国的大将,两人在战场上相遇。”

“结局就是那名皇子死了,死在公主的怀里,咋死的,没说,但是最后下葬的时候,皇子的棺椁是空的。”

“最后,公主登基称帝,请来了巫师作法,找来了很多神鸟似乎要通过那种仪式召回皇子的魂魄……”

听到这里,辰儿眼中掠过一抹光芒。

他抬手指着面前的壁画:“如此说来,我们眼前这副壁画跟女帝墓的壁画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诉说的内容如出一辙,若说有何处不同,那便是叙述的角度不同。”

“女帝墓是以女帝的角度去刻画女帝的成长,而这里壁画,则是从那位皇子的角度来的,由此推断,这座墓室的主人,很可能便是那位与女帝相恋相杀的皇子!”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