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争龙道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吃相难看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www.xuehong.cc血红小说网全文字首发李霖听罢之后,既没有大喜过望,也没有感到失望,这县令之职他原本就没有十分把握,所以今日江枫授他县丞之职,已经算是超出他的预计了。

这比他当初设想的能拿下县尉之职,已经算是超出了,而且好在江枫授他县丞之职的同时,还令他代行县令之权,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

毕竟他之前只是一个白身之人,甚至从未在官府之中出任过吏员,一下就授给他县令之职,恐怕确实难以服众,江枫这次能力排众议,授他一个县丞的差事,已经算是相当器重他了,这一点李霖还是承情的。

于是李霖立即再次躬身对江枫称谢,对江枫说道:“多谢大人如此厚爱,卑职感激不尽,今后定为大人尽心竭力效命!请大人放心!”

江枫一言既出,自有人立即替江枫拟出了一份告身,大陈皇权不彰,地方权力被各地王侯郡守把持,地方官吏授职不归朝廷所辖,像余杭郡各地官吏,只需江枫授职即可,无需大陈朝廷敕封。

所以当李霖的告身被拟好之后,江枫审阅无误,便当即下令用印,当余杭郡守的大印沾了朱红印泥盖在这份告身上的同时,李霖立即感觉到一丝气息从天而降,加持在了他的头顶,使得他的本命之气一阵翻滚,部分白色本命气息随即开始转为了红色,使得他的气运更加壮大了一些。

“官气!”李霖心中立即暗道,一个人一旦收到敕封之后,便会立即从官府之中分薄出一份官气加身,这一道官气,便彻底稳固住了他的自身气运,并且还有效的起到了加持自身气运的作用。

如果是普通人受到敕封之后,便会受到官方气运的保护,寻常鬼类便再无侵袭的可能,就算是厉鬼,碰上官吏也只能退避三舍,不敢轻易近身,但是对于李霖来说,却不考虑这个问题。

他需要的就是这个官身,有了这个官身之后,他便不再担心礼佛寺明面上对他的报复,即便是现在礼佛寺查知了是他杀了慧能等僧人,只要他有这个官身,那么礼佛寺的那些贼秃们也不敢再明里对他如何。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江枫不知何故,居然让他大权独揽,授给他了县丞之职,但是却并未另授其他人为县尉,那么在未来一段时间之中,他便在山海县大权独揽,不但把持住了山海县当地的民政之事,而且还把持住了当地的武力。

虽然山海县县兵按制,只有两营县兵,满编的话也只有二百人的规模,但是这样一支武力,在地方已经相当厉害,想来临海州唐通所辖的州兵,也不过只有区区两卫一千多人的兵力,山海县作为一个连中县都算不上的下县,能有二百县兵,已经着实不少了。

类似山海县的明州辖下的兴昌县,却只有一营百人的县兵,山海县能有两营县兵,已经相当不错了。

当这份告身递交给李霖之后,李霖双手接过这份告身,再一次对江枫谢恩,江枫这才挥手让他退下,令他即日返回山海县赴任.

李霖又在余杭城逗留了一天,到余杭郡的吏曹领取了官服仪仗等物,临行前又宴请了穆青一次,给穆青封了一份厚礼,这才打道回府,返回了山海县。

虽然这次李霖没有能拿下山海县县令之职,但是却目的基本上还是达到了,拿了个县丞的差事,代行县令之职,也就正式成为了山海县真正的掌舵人。

按照大陈官制,不管是朝廷还是各地的王侯郡守,管理地方事务的时候,都只直接任命县里的县令、县尉、县丞以上的官员,对于没有品级的吏员,一般由县令直接任免,以方便县令在当地做事。

而县丞名义上是一县的二把手,但是实际上却并无实权可言,大多是属于闲差,或者是只拿俸禄,却不管实事,所以很多地方的县丞都是虚职,就算是有实际的差事,在县衙之中的地位也很是尴尬,很多时候听从县令的分派,甚至于会受到胥吏的欺辱,日子过的很不痛快。

但是李霖这个县丞却是一个实权派的县丞,因为山海县现在未派县令,他以县丞之职代行县令之权,故此虽然名为县丞,实际上却还是山海县的县令。

而李霖回到山海县县城之后,便掌握了整个县衙的实权,他立即重新组建了县里的六房司吏,同时重建了因为刘旦之乱造成的县衙之中缺员的差役。

刘旦杀冯春之后,立即便率部攻打衙门,而冯春因为没有掌兵,便控制了山海县的衙役以及刑房、捕快等要县里的准武力部门,在刘旦作乱的时候,刑房司吏因为是冯春的人,所以被刘旦所杀,户房司吏因为是刘旦的人所以被冯春的手下杀了,至于兵房司吏,则后来因为是刘旦的人,也被李霖给宰了,礼房司吏告病不出辞去了礼房司吏之职,全县仅剩下吏房司吏是林家的人,工房司吏一直空缺,整个县衙已经空了。

李霖这次当了县丞之后,自然要重组县衙的各部门,户房司吏作为县衙之中最重要的差事,执掌着县里的土地、户口、税赋、财政等要务,李霖当然不可能拱手让给他人,所以直接便把李方补了户房司吏之职。

作为方家这次受刘旦祸害较深,算是一个苦主,而且这次为李霖拿下刘家庄还有拿下县丞之职出了不少力,当然李霖没有亏待他们,给方家之人补了一个兵房司吏的差事,至于林家本来就跟李霖处的不错,吏房司吏李霖当然不会动,所以继续留任吏房司吏之职。

刑房司吏也是一个要害部门,主一县的刑狱,李霖没有轻易受人,而是暂时空缺,等着留给自己人用,最佳人选目前便是李威,这家伙在刑狱方面有所专学,可以调过来主持这件事。

而工房司吏本来李霖想要留给李业来做的,这家伙在格物学方面很有兴趣,也颇有一些建树,干这个最合适,但是考虑到李家堡这边暂时还需要李业来执掌海运和盐业方面的事务,而且李霖也不方便吃相太难看,于是便授给了县内一个大户郑家之人,这个人据说在水利、营建等方面还是有点本事的,所以李霖便将工房司吏授给了郑家。

剩下了一个礼房司吏,就不是很吃香的差事了,大陈朝没有科举制度,虽然也在各地办有县学,选拔一些寒门学子进行教育,但是这些县学出身的寒门学子却基本上没有晋身的机会,充其量学有所成之后,会到一些大户人家当个门客或者是幕僚,在得不到世家大户的赏识,并且彻底卖身投靠的情况下,寒门士子出头的机会可谓是少的可怜。

所以礼房司吏的差事各家都不关注,只是个清水差事,没人愿意要,于是李霖便将礼房的差事授给了山海县当地的一个有些名气的寒门之士,这个人名叫鲁敬,现年四十出头,自幼喜欢读书,可谓才学很高,早年曾经外出游历,在扬州曾经做过一个扬州长史的门客幕僚,只因不肯卖身投靠,最终不得推荐,于是干了多年之后,却无晋身的机会,一气之下辞了差事返回了山海县。

李霖见过这个鲁敬几次,对鲁敬的谈吐学识也很是满意,只是此人本命气运不是很好,只是白色本命气运,故此虽有才学,但是格局却不大,言谈之中李霖发现这个人对于礼法比较精通,而且有意教授学生,现在已经收了三四个寒门学子,当他的学生,传授学业。

所以这次礼房司吏,李霖便授给了这个鲁敬,这让鲁敬十分意外,虽然礼房司吏只是一个闲差,既没有权势,也没有油水,标准的清水差事,可是对于鲁敬这样的寒门之人来说,这到底还是一个吏员,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而李霖却把这个礼房司吏的差事白送给了他,可以说正合鲁敬的心意,虽然这差事清苦,但是毕竟还是一个吏员,而且管理着山海县的县学,可以一展他教育学生的理想了,于是鲁敬对李霖感激不尽,立即接了这个差事,并且当天就到县衙之中报道走马上任去了。

还有这一次刘家之乱县衙之中的衙役捕快损失很大,死的死逃的逃,仅剩下了两个狱卒、两个捕快一个衙役,基本上算是彻底垮掉了,李霖也重新进行了补充,当然是选的自己人来做,不会轻授给他人。

李霖的吃相总体上来说并不很好看,但是现在县里的大户们风闻李霖已经得到了郡守大人的赏识,所以虽然李霖这次重组县衙,吃相难看了一些,把要害的位子都给霸占了去,可是这些大户也没有敢说什么。

李霖在把持县衙大权的同时,虽然吃相不好看,但是对待处置刘家产业的事情上,却吃相不错,很是大方的把抄没刘家庄的大量土地,划出了相当一大块,以很低的价钱分给了本县的诸家大户,基本上算是让利益均分了。

这时代的大户其实都是地主,最喜欢的就是土地,李霖把刘家霸占的大量良田均分给了他们,总算是让他们从这次的事情之中得到了一些补偿,如此一来,也满足了这些大户的需求,更何况李霖把刘家之前把持的私盐买卖彻底放开,不再独占,这让县里各家大户都又有了新的财源,故此对于李霖把持县里的大权之事,也就不再好意思多说什么了。

总之这次李霖扫平刘家,让县里的各家大户都占了不少便宜,对各家大户来说,都得了不少好处,自然而然也就不会私下多闹腾什么了。

(请法号星空兄弟和我联系!加群137820163,有事找你!呵呵!)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