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阴阳手 > 第五十八章 地脉震动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位老哥可信得过我?”

我爹将视线转到癫道人与玄光和尚身上,肃然问道。

“阿弥陀佛,老和尚虽与陈兄相交泛泛,却也不是那蛮不讲理之人,陈施主中庭饱满,耳方面阔,如此风采相貌,又岂会是那欺诈小人?”

玄光和尚晗笑点头,表示自己信得过我爹。

“正如大和尚所言最合我心意,陈兄第为人任何,老牛鼻子又怎会不知?”

癫道人则面容一肃,望着我爹双眼十分认真地回答道。

“两位老哥信我,然而身为家人,二叔却偏偏要处处刁难于我,这世道,当真让人心冷”

我爹摇头苦笑,自顾自地喃喃自语,我从他语气之中读懂了太多的无奈,不知道为什么,鼻子就是突然一酸,努力了很久,总算没让自己哭出来。

“抽什么鼻子?没出息!”

发现我脸上表情的变化,我爹把脸一板,横眉冷对着我,语气显得格外深沉,

“青云,再过一两个月,便是你十五岁的生辰了,从今往后,你可不许再给老子哭,无论家里出了啥事,身为男人,你都得给老子顶住,知道不?”

我爹望向我的目光中,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严厉,就算是三年前,在他将我吊在房梁上打的时候,也未曾用过这么严肃的表情,我心里隐隐觉得情况不太对头,不过一看到他那张板起来的脸,所有疑问都给吞回到了肚子里面。

“癫道兄,此番凶险,你既然与我家孩子颇有缘分,今后若有意外,这小崽子便拜托你来照顾了。”

骂完了我,我爹又将目光转向了癫道人,朝他毕恭毕敬地施了一礼,口中嘱托道。

癫道人慌忙回礼,随后便将我拉在了身边,对我爹说道,

“陈兄放心,老牛鼻子必定会好好照料这小家伙安全。”

聊了没多久,我便被我爹他们带了回去,重新回到驻地,我一路都显得十分沉默,直到我爹他们又一次被一个老道士急匆匆叫出去之后,我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猫着腰,偷偷朝着关押彩芸的地方摸了过去。

这片驻地范围很大,不过经我刚才这么一忽悠,彩芸的身份便显得有些特殊,关押之处倒也不会离得太远,我顺着帐篷外面的山道细找,很快就瞧见了被人用拇指粗细的铁链子套在一颗大树上的她。

比起刚刚瞧见我的时候,这丫头如今的模样显得分外凄惨,玲珑的腰身之上布满了被那张金属巨网勒出来的斑驳伤口,脸色苍白得好似石灰,原本一对鲜嫩妖艳的红唇,也惨白得不剩多少血色。

最让我愤怒的却是,陈修睿用来制住她的法器,居然仍旧原原本本地缠绕在她身上,加上那一圈圈的大铁链子,几乎便将彩芸包裹成了一个大粽子。

负责看守彩芸的人被换成了几个带枪的军警,瞧见我摸上来,其中一个便打算开口厉声质问,却被之前与我有过一回接触的黑个儿拦住了,附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接着所有人看向我的目光都变得有所不同。

这就是身为陈家人的好处么?

我心里惨然一笑,表面上却不敢表现出太多异样,于是走上前去,假装与那几个军警搭话,与他们商量这蛇女如今既然只剩半条命,倒不如直接将捆在她身上的枷锁去除,万一要是中途出了差错,难保不会惹怒那帮地下遗民。

对于我的要求,黑个儿表现出了十分为难的表情,犹豫了一会儿,方才无奈对我说这些吩咐都是陈爷布置下来的,没有上头的命令,他们可不敢胡来。

“陈万山,哪里都有你个老不死的!”

我在心里恶狠狠地问候了他几遍,脸上却时刻挂着微笑,说那行,不取就不取吧,不过这蛇女可是凶得很,一旦等她赢了,哥几个可未必能够降得住她,反正我也闲来无事,不去就跟你们一块守着吧。

我不会蠢到直接支开这群当兵的,军令如山,陈家那老不死的对他们下了死命令,我根本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更改,只能尽量做出好商量的样子。

我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们没办法拒绝,毕竟无论我爹还是癫道人,都属于可以直接和上面对话的“有身份之人”,看在他俩的面子上,没人有胆子赶我走。

得到了这几个军警的首肯,我便笑着走到了彩芸面前,假意检查她的伤势,真实却用身体轻轻靠着她,利用自己的体温替她驱寒。

我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抬起头来看天,夜沉如水,天空上的阴云变得虚幻了许多,使我这时候能够瞧清楚那一轮朦胧的明月,只剩一弯月芽,漂浮在我的头顶上面。

时间在等待中悄然离去,又过了几个小时,趁这帮军警轮班跑去休息的时候,我将怀里早已准备好的一张符纸偷偷取了出来,背对着剩下来的两人,默念咒语,随即一挥手,便有一道几乎看不见的白光钻进了他们的鼻孔。

接着这两名军警便靠在树干上软软地坐了下去,没过一会儿,就传来了打雷一样的鼾声。

就算铁打的人,也不可能做到不眠不休的地步,这些军警自从被我发现浮尸那时候开始,便一直跟在上面人手底下四处搜寻,途中尚且还经历过不少的战斗,见识到了不少超越常人理念的存在,早就已经身心俱疲。

而我刚才施展的符咒,便是专门帮助人排除杂念,静心睡眠的催眠符咒,只能算是最低级的符咒,凭我也能画得出来。

放倒了两名军警,我没有立刻急不可耐地开始行动,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抑制住自己那剧烈跳动的心脏,继续靠着彩芸坐了一会儿。

我晓得自己这次的做法,性质绝对远比私办熊场并且闹出了人命的表哥还要更加严重,若是行动失败了,指不定我跟彩芸都不会有好下场。

然而就算需要面临再大的风险,我也绝不可能放着彩芸不管,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她。

好在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却都为了准备对付即将出世的巫鬼王而忙得焦头烂额,已经没有太多精力再来顾及彩芸,这也是我最大的机会。

小心调整着呼吸,直到确定那两个人已经陷入了深沉的睡眠,我轻轻吐了一口气,然后将怀里的水壶取了出来,轻轻撬开彩芸的嘴唇,帮她把清水灌了下去。

她被陈修睿利用阳雷罩火伤了本源,还好在晕过去之后,再也没有遭到任何虐待,因此在我给她灌了几口清水之后,喉咙里一阵滚动,很快便睁开了迷茫的双眼。

“咳我这是在哪儿,青云,我身上怎么绑着这么多”

小丫头刚醒,被我灌下去的清水呛到了,猛地咳嗽一阵,接着一脸慌张地望向我。

“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反而让你被他们抓住了,不过你放心,我这是专门赶来救你的。”

见她恢复了清醒,我时刻紧绷着的脸也终于展露出了一丝笑意,急忙将我爹的那把匕首取了出来,轻轻割破我的中指血,让那仞口全都浸泡在鲜血之下。

我这么做,是有讲究的,之前在与癫道人的谈话之中,让我明白了这把看似并不怎么起眼的短小匕首,却是我爹曾经赖以傍身的法器之一,只不过被我爹使用法门给封印住了,想要暂时解开这层封印,就必须利用至亲人的阳血。

这世间不可能存在比我跟我爹关系更近的人,所以我的阳血,便是暂时抹除掉这法器之上封印的最好办法。

饮过我的鲜血之后,短仞上很快便洋溢出了一层银白色的幽暗光芒,一抹令人感到无比冰冷的寒意自其中缓缓传递而来,让我和彩芸忍不住同时打了一个冷颤。

冷!无边的冷!

这精巧的小匕首也不知究竟是由什么东西铸造而成的,平日里瞧起来乌漆抹黑的,但是一经我的阳血释放,此刻却绽放出了最让人感到心悸的寒意,锐利的刀锋在夜色中洋溢着锋芒,令人只要瞧上一眼,便感觉到眉心深处隐隐作痛。

我一开始还很怀疑,不晓得利用这匕首,是否真的就能割开布置在彩芸身上的枷锁,不过以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应该是我多虑了。

亲爹就是这样,虽然平日里未见得便会给你任何好脸色,但留给儿子的东西,必定会是最好的。

紧紧捏着冒出寒气的短仞,我的五指微微颤抖,轻轻将它凑到锁住彩芸的那些铁链子上,运足力气猛然一切,手中便有钢铁交击的铮然脆响声传来,接着那铁链便散落了一地。

一刀切掉铁链,我将仞口继续朝着那层薄薄的金属大网割出,这玩意触感柔软,然而韧性却比牛筋还要足,我在上面努力了很久,方才小心割出了一点边角,正打算继续用力,身后的某一个方向,却突然传来了雷霆一样的震动。

轰隆隆!

仿佛有一万头牛同时践踏着地面,让我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陷入剧烈的晃动,四面突然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叫喊声,配合着无数宣泄出来的密集枪炮声,仿佛地震一般。

说:

第二更!怎么弄反了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