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032章 师傅和妈妈

第0032章 师傅和妈妈

    总有一些无法解释的离奇之事会发生,还是叫人哭笑不得那种。

    田国梁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被医生们在这种无法见人的情况下抬上救护车拉走。

    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荣华富贵和亨通仕途都要结束了。

    如果说还有一丁点值得安慰的,那就是死也要和这个坑了他的祸水死在一起。

    因为同时被抬上车的还有这个女人,和田国梁仍叠在一起,用一张床单裹着的他们,就这样上了救护车的,俩人头上都裹着枕巾,没脸见人了。

    这也叫报应啊?我田国梁得罪了哪路神仙呀?这么耍我?不就是和我情人热乎热乎,至于这么坑爹吗?抓我当典型了啊?

    田国梁欲哭无泪时,还能感觉到自己某部位被祸水深沉迷恋纠缠着的‘痛苦’;

    医院专家们,会诊的结果,说这种可能性发生的几率是百万里无一例的。

    到底怎么回事呢?

    原来是某个坑爹货恁的某女太狠,把小丁丁的脑袋塞女人‘宫’房里去了,随即引起女方官房痉挛,直接将入侵者拘留了,就这,折腾了一夜都没能拔出来,还导致局部水肿,更拔不出来了。

    再后来,田国梁叫来自己的心腹,让他请来某方面专家解决这个问题,可专家搞的挥汗如雨也没能叫他抽出来,还说,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局部有坏死可能。

    田国梁怕变成李莲英,就没得选择了,结果,不得不拔打妖二灵求助于医院。

    当他给推进医院时,猛然想起昨天与萧芮的通话,忆起一句‘悟真是山上紫婴老道的徒弟’,心里就发出一声惨呼,难道是紫婴老道搞的妖法整我?

    这时候,亏他能想到这里,也不白瞎他这颗相当智慧的脑袋瓜子。

    他严令手下,入院消息全面封锁,绝不能走露关点,并指示,叫医院尽快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

    但医生们给那个祸水女人用了针剂之后,没一点反应,再次讨论,不应该啊,缓解痉挛的特效药都失效了,真也是没辙了,连试了三次,确认无效,只能研讨另一方案了。

    而这时,秋副省长突然到市局视察,要见田国梁,要他汇报近一个时期的工作。

    消息传到医院田国梁这时,他眼一黑,差点没晕死过去。他有点明白了,这事是遮不住了,连秋副省长都动用了,这分明是有人安排的后手啊,真的是萧家人吗?

    就为了昨天那点破事整我?那我田国梁也栽的太冤了吧?

    此时,田国梁心悔如死,为了个小亲戚的一次小小撞车,自己居然搭进了一生的前途,他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田局,你入院的消息,秋副省长知道了,不知是谁汇报上去的……”

    他的心腹苦着脸,把最坏的消息告诉了田大人。

    田国梁面色灰白,此时他还压在祸水的身上,有气无力的吐出俩字,“完了!”

    而接下来的剧情就更给田局长添光增彩,秋副省长关怀下属,亲自赶来医院,坐镇对田国梁同志的救治,在听完医院专家们的汇报,秋副省长老脸涨红,手都气哆嗦了。

    “你们,该怎么治就怎么治吧,但是此事不宜扩大知情范围,影响太恶劣,太恶劣了。”

    最后一句话,是秋东山把桌子拍的山响吼出来的,然后,他甩袖子走了。

    这个上午,华青省委、中陵市委都得知了田国梁同志的情况,两级临时常委会上一片斥责声。

    省委指示,中陵市纪委配合省纪委,对田国梁问题深入调查,建议中陵市委暂停田的工作,令其接受两级纪委的联合调查。

    下午,田国梁被双规的消息就传了出来。

    中陵市委方书记,站在自己办公室,脸上沉凝,他调过来才刚一年,一直就没有动过市局局长这个人,田国梁顺杆儿爬上方家这颗大树,正踌躇满志的想发力表现,好进一步被方书记的看好时,却在这时发生了样的一件令其悲痛欲绝的坑爹事件。

    换个说法,田国梁现在仅仅是刚贴到方家这艘巨舰的舰邦子上,他的去留,对方家在华青省的布局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从另一角度上讲,抛开眼前这个事,田国梁还是个有能力的人,方书记也满看中他的能力。

    但这种事曝光,方书记痛心疾首的表态,党内绝不容留这样的蛀蛆,要彻查、严查、严办;

    在省常委排名里,方书记也在前六之内,他发言是有份量的,而且他相当的年轻,才四十多岁,可谓前途无量;凭其拥有的种种优势,就算排名在其之上的常委们都不会小觑他。

    这个事定了基调,田国梁也谢幕了,他过往数年的经营也会被连根拔起。

    ……

    下午,方堃接到了秋之惠打来的电话。

    这绝秀少妇的第一句话是,“小坏蛋,你也忒狠了点吧?”

    任谁也不会相信,田国梁事件幕后的策划是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小少年,方堃。

    “姐,这能怪我啊?是他自身素质不过硬,活该他倒霉。”

    “好吧,我的小爷爷,你那坑死人不偿命的手段,姐是怕怕了,”

    “姐,秋伯伯没说什么吧?”

    “我爸和我说起你,他也就剩下苦笑了,但是这个事,要说方家会领我爸这个情,我看难,我爸突然去视察市局的工作,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后手安排,方敬堂又岂会看不出来?搞不好,我爸要彻底站在方家的对立面了,唉!”

    “姐,不是还有我在吗?”

    “你管个屁用?到了我爸他们这个高度的博弈,又岂是你这小屁孩儿能插上手的?”

    “我要告诉你,我爸就是方敬堂,你会怎么想啊?”

    “啊……”

    秋之惠惊的差点没把手机给扔了,“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爸就是方书记哦。”

    “你、你没骗姐?”

    秋之惠震惊的无以复加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方堃竟是方家嫡孙,竟是省委常委、中陵********方敬堂的儿子。

    “姐,一会你就抱着罗罗,来方书记家这,我在门口接你。”

    “天呐,小坏种,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的?”

    “没有了啊,一会见哦。”

    方堃收了线,轻笑一声,整装下楼,去等秋之惠了。

    二十分钟后,在省委大院方家小楼前,秋之惠领着三岁的小陈罗出现了。

    看到英逸不凡的少年,身上穿着自己为他挑选的那套休闲服,秋之惠心里暖滋滋的。

    但她还是剜了少年一眼,低啐,“我饶不了你。”

    方堃朝她挤了个眼儿,俯身就把陈罗抱起来,“小家伙,有没有想大哥哥呀?”

    “想死了,大哥哥,你怎么不找我玩呀,罗儿想得你要死呢。”

    “哈哈,那罗儿要不要跟大哥哥练武呀?”

    “要啊要啊,罗儿要练的好厉害,打坏那些想欺负我妈妈的坏蛋。”

    “呃!”

    方堃一伸脖子,似乎噎了一下,凸眼突目的表情,逗的秋之惠噗一声笑出来。

    两个人对望眼,似心照不宣,秋之惠以手掩嘴轻笑,妩媚的美眸躲开方堃投来的无奈眼神。

    他知道自己可能要欺负这美妇,秋之惠似也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处境,听儿子说要打那个欺负自己的坏蛋时,就忍不住笑了,笑某人自做自受。

    方堃就歪过头,小声对秋之惠道:“看来这小子不能教啊。”

    秋之惠顿时连脖子也红了,“滚!”

    “大哥哥,你和我妈妈说什么?”

    “呃,大哥哥问你妈妈,同不同意教你习武呀。”

    “哦,妈妈会同意啦,妈妈和我说,也很喜欢大哥哥你的。”

    “真的啊?”

    方堃不由激动了起来。

    秋之惠却翻了个白眼,朝儿子做了个凶狠表情,“你胡说什么?”

    “妈妈,我没胡说,你昨天还问我想不想大哥哥,我说好想,我问你想不想,你也说好想呀。”

    听到这无忌纯真的童音,方堃更笑的厉害了。

    他转望秋之惠,“我坚信小孩儿是不会说谎的哦。”

    秋之惠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俏脸红扑扑的,煞是好看,“少废话,叫我来干什么?”

    方堃也不敢逗的她太厉害,怕秋美人儿恼羞成怒面子嫩给走掉了。

    他正色道:“我不想秋伯伯因为这事被我爸误会,事因我而起,到我这结束,姐,我收陈罗当我徒弟,你同不同意?”

    最后这句,才是方堃用以铺垫这层关系的关键所在。

    秋之惠凝视着他,最终点了点头。

    “进家,让你家小子给我磕头拜师,终于不用当大哥哥了,我和你平辈了,嘿嘿。”

    可能这是方堃的另一个目的,秋之惠没来由的脸更红了。

    进了方家,秋之惠也不免心情紧张。

    她爸秋东山和方敬堂是仕途上的竞争对手,从方敬堂来到华青,这种说法就有了,因为他们都是有可能出任下一届省长的最有力人物。

    论资历的话,秋东山稳占上风,但论背后影响,方家绝对让秋东山难望其项背。

    田国梁事件的发生,在秋之惠看来,只会让老爸彻底站在方家对立面上,不过现在峰回路转了,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绝不是局外人能看透的深邃玄奥。

    至少,秋之惠不再那么担忧了,对少年方堃更增了一种莫名的信赖,在她眼里,他不再是少年,而是能撑起一片天的真正男子汉。

    这也是令她动不动就在小男人面前脸蛋泛红的一个原因,可实际上,她要大他十岁不止。

    在方宅客厅里,三岁多的陈罗,居然规规矩矩给方堃磕头拜师、行礼,秋之惠都奇怪,儿子竟然没闹?没以为这是玩?居然懂礼如厮?

    实际上,行拜师礼前,方堃以手掌摩其顶门,有点摩顶受戒的意思。

    其实这是道门一种开智秘法,而方堃也不是开玩笑,收了陈罗为徒,一方面让他接受恩师如父的事实,一方却也对他的骨骼经脉十分赞赏,而他这个年龄正是最佳培养时段,异日其成就也必惊人。

    “我有师傅了,我有师傅了,妈妈,我好开心哦。”

    起身后的小陈罗喜欢的直蹦。

    秋之惠也美眸湿润,抱着儿子嗯嗯着,“宝贝儿,妈妈也开心。”

    陈罗搂着妈妈香颈,“罗儿爱师傅,妈妈也要爱师傅,好不好?”

    “呃……”

    “好不好嘛,妈妈。”

    “啊,好,好!”

    被儿子逼着表态,秋之惠脸红加无奈。

    方堃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了,感慨道:“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啊,多几个这样肯出卖自己老妈给师傅的徒弟,我这个当师傅的也就……哎唷!”

    正美着呢,大腿给秋之惠狠拧了一记。

    “作死啊?”

    秋大美人儿娇嗔,方堃也只好受落。

    陈罗喜欢的叫起来,“哦,师傅被妈妈拧了,师傅被妈妈拧了耶!”

    方堃翻白眼,“臭小子,师傅我被你老妈拧,你很开心啊?”

    “是啊,师傅怕妈妈,我以后就不怕师傅了,你凶我,我就让我妈妈凶你。”

    “呃!”

    方堃惊呆了,这小子这么聪明吗?

    噗,看到方堃吃瘪的样子秋之惠当场笑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