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997章 厌物

第0997章 厌物

    是梦境还是现实,孙倩自己也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她完全不知道失忆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又经历过一些什么,但她曾在军方服役是楼案中有记载的‘事实’,但也仅此而已。

    如今的孙倩凭借个人的真实能力坐到了‘秘监部’下属‘特监二处’处长的位置,这种能力是公认的,不参什么水份,在森严的法规制度下,任何水货都会被清理,这不是一个没有人情的世界,但是能力绝对排第一位。

    有能力的人才能施出人情,没能力人只能乞求‘人情’;

    人情世故在任何一个世界还是通用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情’,亲情、友情、爱情、私情各种情份……

    孙倩又看了一眼仪器床上的方堃。

    他那好看的有如黑宝石的眼睛里都是对自己的柔情蜜意……崩溃啊,这人的脸皮怎么这样厚啊?居然用这种眼神来攻陷我?

    孙倩本就不平静的心湖荡起一圈圈涟漪。

    她甚至要回避方堃太柔情的眼神才能保持自己的冷静和正思维。

    然后,扭开头的孙倩深吸了一口气,快步离开了。

    方堃暗自松了口气,感觉有点希望呢。

    过往神明保佑一下哦。

    ---

    “孙处,我们是不是开始对那个人的仪检……”

    一个制服男看见孙倩从仪室出来便请示。

    孙倩脚步没停,只是留下一句话,“不需要仪检,这个人要特殊处理,我去打报告向上面请示一下……”

    开什么玩笑啊,仪检?仪检完就残缺不全了,能不能恢复都成问题。

    ‘仪检’只是明面上一个说法,可孙倩知道仪检就是一种摧残,想怎么割就怎么割,想怎么切就怎么切,想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想研究哪个部位就先切下来,切下来不算还要切开来,切碎了……简直就是……

    对来历不明也在生民网上查不到底档的这些人,那真是随便‘切’着研究的,谁叫你与众不同啊,居然比正常的体质强N倍,不切你切谁?

    如果不是‘孙倩’,方堃这阵儿有可能做小白鼠了。

    这是入世第一劫啊,倒没有想到会被他这样拖延着,就看接下来的发展会如何,这要取决于孙倩的态度,可以说方堃是否能完整是孙倩说了算。

    《请释报告》只是一个必须要有的合乎法规的流程,至于报告的内容随便编就行了,‘处长’是实权派,有这个能力和这个权限的。

    就因为‘处长’是实权派,上面的上位者才会选择‘相信’他们,毕竟太多事都是‘处长们’在领着人做,上面的上位者是不会亲临一线的。

    其实什么都是‘处长’说了算的,上位者只要把‘处长’的心拢络住就可以了,还有森严的法规替上位者把关,处长们也不可能做出太出格的事,就象处理一个方堃这样的情况,对处长来说就不算什么事。

    但是‘处长’以下的那些人就没有这个权力了,象方堃这种情况,也非得处长的态度来决定他的自由与否,说他生才能生,让他残也必然残。

    尤其孙倩所在的‘特监二处’是个权限很大的衙门。

    为什么叫‘二处’呢?

    因为有些更特殊的情况,擦着法规边缘的灰色状况不是‘特监处’范围内的,于是,‘特监二处’就成立了,拾遗补缺的把许多的灰色状况也纳入二处的管辖范围内,那就使‘二处’的权限直接超过了一处好大一截。

    一处能管的事,二处也能管,一处管不了事,二处还能管。

    孙倩能当上‘特监二处’的处长就因为她底档好干净,没有派系色彩,这样一个人能被‘秘监部’的正副部长们都放心的去‘用’。

    毕竟谁也不希望谁的触须伸到这里来,谁的影响在这放大或管的太宽,其它人也不乐意看到,那么,无系识标的孙倩就成了最佳选择。

    而且孙倩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也得到了秘监部诸大员的认可,她公正无私啊,涉及到哪系的事,她就会请示那个系的头头儿,问怎么处理,这个能力实在是讨好众人的,所以有孙倩坐在二处位置上,大家都‘放心’;

    至于孙倩办点什么事,诸位正副头头儿们都直接‘核准’,都是一付和孙处长疏理好上下关系的态度,对工作上是绝对的支持。

    其实孙倩知道,自己不怎么做就坐不稳这个位置,瞅着二处处长的人太多了,但是能做到自己这个程度的是一个也没有,他们眼红也没有。

    就算是秘监处的正职大部长想把特监二处的处长换上自己的人,其它副职们都会反对,部内会议都通不过,大头儿也莫可奈何啊。

    所以,越是不能抓在手里的衙门,其权限越是巨大,因为受益是所有人的事,不是某一个人,大家都支持的情况下,益处才能最大化。

    ---

    孙倩抓着通讯器,“我秘监部特监二处孙倩,要你们周头儿说话。”

    她这是要通了‘生民身份中心’,那家伙没身份啊,放出来也是个麻烦,做好人不容易,还得替他把这些都办妥了。

    孙倩决定慢慢来解开自己的‘疑惑’,那就只能把方堃先捞出来才行。

    “喂,我是周生啊,孙处你好!”

    秘监部的特监二处可是大名鼎鼎,现世中没哪个权贵敢得罪这个秘监部的人,给你脑袋上扣个超标嫌疑的帽子,一轮调查下去,你就玩完了。

    在世人眼中,秘监部那是‘执政委员会’下设的最强力的一个衙门。

    周生也想不到能有机会和‘特监二处’的孙处长交集一下,他激动的说话声音都充满了谄味儿,能搭上这个关系,祖宗十八辈烧的好香呀。

    “有个小事要麻烦周主任……”

    “哎唷,孙处,您客气,有事您就说,我一定给您办妥喽!”

    能为孙处长办一件事,只要不是把他周生扔到大狱里去的事,他是绝对要让孙处长记着他这份人情的,因为这份人情的重量无以言表啊。

    这等于从‘秘监部’获得了一次‘特赦权’,其珍贵就不用说了。

    周生就恨不得能被孙处长多麻烦几次呢。

    “你记个名,方堃,对,就这两个字……你那边给他出个身份底档,一会我叫人把他的影像和一些资料给你传过去,你尽快办理一下……”

    “好好好,孙处,请放心,我一定很快就办妥。”

    “嗯,那麻烦周主任了……”

    “不麻烦,不麻烦。”

    几分钟后,孙傅叫下面人把‘方堃’的影像和个人的基本资料传了一份去‘生民身份中心’,其实这个中心是警务部下设的一个机构,但是孙倩不会去找警务部的佬们,县管也不如现管,直接叫生民身份中心的主任就可以了,把这份人情丢给他,他还能办不好?有什么问题他去解决呗。

    至于方堃的个人基本资料也都是孙倩编的,他孤家寡人一个,很好编的啊,无牵无挂无亲系这种人的身证是最简单的。

    连父母都没有,所以不可能有亲系。

    也不能说他就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只是挑了个曾受过灾的地区,给他按了个巨灾存活孤儿的身份,这样的话他就可能没有家族背景了。

    总之,孙倩帮方堃搞定的这个身份很普通。

    ---

    夜色绚丽,明月高悬。

    方堃很喜欢自由的呼吸空气的状态,自己终于借孙倩恢复了自由。

    但是这种自由不彻底,他身份证上的‘监护人’是孙倩,关系一栏中填着五服以外的远房姨表姐……汗,还是远房的,也是,近房的不能姻亲。

    孙倩驾的能量车要比之前坐那个特监车舒适的多了,那个特监车就是个移动囚笼,而现在的私人车才是享受生活品质的那种。

    车子的后排不是座位,而是床铺,有孙倩的味道弥散着,幽香沁肺啊。

    休闲便装的孙倩和那一世方堃熟悉的‘孙倩’没有什么不同,他都认为她们是同一个人,只是一个在梦境中,一个是在现实中,这样的区别。

    方堃都怀疑自己的现在的人生是现实,而之前都是‘梦境’;

    因为此时此刻的亲临其境太真实了。

    之前在虚无缥缈之中活着,蹈空踏虚,无所不能,现在似乎活的更有血有肉更真实,起码脚踏实地了,不在虚空中飘着了。

    唉,真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活在哪个‘世界’?哪是梦境?哪是现实?从来没有过这样深的疑惑,但是这一次就是这样的疑惑不止。

    非要给出一个理由呢,就是‘过去’入梦太深?

    他伸手摸着前面的工作台,手感极佳,不是硬塑之感,而是皮质的温腻和韧软,从内部透出来的灯色把车内映的极为温馨,色泽淡蓝般的梦幻。

    直到车子开出嚣闹的高楼城市,进入城外环,嗅到了乡村的气息,路两旁的不远处还有一定的绿化,在绿化带之外才是一幢幢优雅别致的庄园小楼,灯火同样的辉煌,但是城市繁华味太重的气息已经淡了许多。

    “你就住在这附近?”

    “嗯,”

    “你要带我回家?”

    “你自己有住处吗?有钱没?”

    “……”被反问的方堃苦笑,是啊,本人一无所有。

    孙倩一边驾车一边淡淡的说,“你不用太高兴,你住我家地下室。”

    “……”

    我去,地下室?那是耗子才住的地方吧?

    “要不你借我点钱,我去住宾馆?”

    方堃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那你就不用想了,我是你的监护人,你要出了什么问题,是我负责的懂不?所以,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之外,在得到我的全部信任之前,至少是这种状况,你别搞不清楚哦。”

    “我十分感谢你让我自由了,但是……好吧,我听你的话。”

    “嗯,你不要有太多想法,我总觉得你‘失忆’太多,好象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了解,我没有说错吧?你这种状况,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孙倩能看出来,方堃对这个世界相当陌生。

    “嗯,我承认我忘光一切,但我记得,你真是我老婆啊……”

    “你要表达什么?”

    “我不要住地下室啊……”

    哦,原来他想表达这层意思。

    “你说我是你‘老婆’我就信了啊?是不是还想享受做丈夫的权力睡到我床上来?你有没有想过会被揍的生活不能自理呢?”

    “汗,我也没想这会儿就和你睡一张床,难道你家就一个房间一张床吗?我是不是可以享受‘人’的待遇,不去地下室啊?”

    “你的这个要求真的不算很高,但不幸的是你真的猜对了,我家的另一张床确实在地下室,你不要去地下室就睡地上好了。”

    “……”

    ---

    房子好漂亮,好奢侈,分明就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豪宅嘛。

    上下两层加地下室,全部都用地毛铺出来的。

    睡地上完全没有什么问题嘛。

    哇,客厅就很大啊,少说有二百多个平,那沙发好宽呀,能睡俩人的。

    沙发正对的全息影屏约是300寸的,坐在这么舒适的大沙发上欣赏这个大画面是种享受,至少方堃‘以前’还有没过这样的‘享受’。

    当然,享受不是他现在最渴望的。

    他渴望的是弄清楚这个世界的法则,叫他变的更加强大。

    他真不是一个合格的顺民,他也做不了顺民。

    一个握惯别人生死命运的大强者,这时候被法规束服着要做小人物,心境是可想而知的,那种憋屈,那种无奈,那种……好吧,先忍着吧。

    形势比人强!

    方堃好象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开始流窜着到处视察了。

    一楼一目了然,什么客座大环岛,酒厨餐吧大联合,开放式的工作区。

    上二楼再看看……哇,健身房不错,哇,小酒厅有味道,哇,这个厕所牛逼了,能睡进人的大便池……呃,不是,这是个浴缸嘛……咳咳!

    离开‘现代’太久了,把浴缸都看成是便池……那人不得掉进去?

    放水,洗个澡,太久太久没有过现代化的洗浴了,只看浴缸里的一些设置就知道,明显是带水冲按摩的那种浴缸嘛……

    “喂,你出来,这是我的浴室……”

    身后传来了孙倩的声音。

    呃!

    这分什么你的我的啊?你的不就我的吗?

    方堃已经把自己带入了孙倩‘老公’的角色中去,被她一句话提醒,不由有些愕然,神情中更流露出一缕失落和郁悲之色。

    他微微点了点头,发现孙倩的脸色有点羞怒,眼神有点躲闪的意思。

    呃,顺着孙倩急瞄了一眼的方向看过去,才看到浴帘遮住的那边挂着几件透明的小衣,哇……这是福利啊,方堃顿时就两眼放光了。

    刚才只顾着‘研究’大浴缸了,没注意旮旯里还挂着这么好看的……

    咣!

    一脚踹在方堃P股上。

    直接把方堃踹了个狗啃屎,还好他动作敏捷,没有嘴着地,不然牙都磕飞掉,浴室里可没有什么地毯啊,真磕飞了牙也只能怨命歹了。

    敢看人家大美女的小衣,这可是大忌,不挨踹都没了天理。

    “至于不啊,我只是……啊……”

    刚爬起来埋怨了半句,P股上又挨了一脚,这回直接摔到浴室处过道上去了,还有,这里有地毯了,额头先着地也没有那么疼。

    “抠了你两只狗眼……”

    “你别这么暴行不?我不敢了啊……”方堃连滚带爬的狼狈而逃。

    关上了浴室门的孙倩追在他后面,硬是撵的他无处可逃的进了唯一的卧房去,哇,幽香满室的豪卧啊,哇,地上扔的是什么……抓起来一看。

    “你要死啊?”

    孙倩尖叫着,看到那家伙居然从地上捡起了自己昨夜扔在地上的一个小裤更是气的差点晕过去……关键那个小裤是半透明的,太叫人尴尬了。

    方堃也意识到是什么了,“啊……”

    他好象触电一样,直接把丝制的小裤扔到了床上去。

    “我不是故意的啊,你别打我……”

    绕到床跑到了里面,但已经无路可逃,想躲过孙倩的追杀就要从床上爬过去,就在他做出要从床上过的动作时,孙倩再次发出了尖叫。

    “你敢从我的床上过去,我今天就宰了你!”

    “啊,那我……”

    “蹲那儿!”

    “哦。”

    方堃跟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乖乖蹲床和墙的角落里了。

    他还解释呢,“我不知道刚才捡了个什么,你别打我啊……”

    “你不知道你解释什么?欲盖弥彰……”

    “我真不认识,你说那是什么?”

    “你……”

    孙倩气的银牙挫碎,又羞又无法解释,但却认定这个家伙肯定知道那是什么,还装出一脸无辜的表情,刚才在浴室看到挂着的几个,那都快流口水了啊,他现在却装不认识?是怕挨揍吧?

    这个‘孙倩’很厉害,体质体能都还在方堃之上,这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也是有‘超能’者的,而自己只是没有摸清这世界的法则,暂时还不能成超能的强者。

    所以,孙倩要揍他,他都抵挡不住,只剩下了挨揍的份。

    不反抗是最好的,若是敢反抗,估计会被揍的更凄惨,这点没有疑问。

    所以聪明如方堃者,绝对不会抵抗,让蹲就蹲着呗,又掉不了一块肉,让趴着也成啊,只要您姑奶奶别下狠手,摆什么姿式我都配合着。

    看他还算听话乖巧,孙倩也没有再出手揍他,反正已经丢人了。

    “这间是我的卧室,你以后不许进入。”

    “哦,知道了。”

    “对了,你以后不许上二楼,只能在一楼,要是做不到,就把你关地下室去,听见了吗?”

    “……啊,好吧,我听见了。”

    “听见了还不快滚……”

    “哦,”

    滚出去之前果然又挨了孙倩一脚,可见她对这个家伙恨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这一脚没刚才那么夸张的会把人踹飞了。

    方堃捂着P股直接跑到了楼下去。

    只是参观了一下就挨了一顿揍,这回可亏大了啊。

    孙倩跟着下来,方堃已经在沙发上看投影了。

    “让你坐沙发了吗?”

    “……”

    好吧,在人屋檐下,那就先低头吧。

    方堃挪到了地毯上去坐。

    “要不去地下室,要不就在地上睡,不许上沙发,哼!”

    “哎,这也太……就算养的一只宠物,也是可以上沙发的吧?我……”

    “你现在还没有达到‘宠物’的待遇,宠物是被宠的,你现在只惹来我的厌憎,你叫‘厌物’差不多,我不揍你,你就偷笑去吧。”

    厌物?

    有这种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