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817章 漫天索价

第0817章 漫天索价

    居然是乌金劫神丹,辜角法又如何能不惊?

    这东西的价值就无以估量了。

    难怪流云直接就开了口,要‘神佑大术’,话说,这乌金劫神丹的妙用不在于让你增加多少功力,它最大的作用是参悟‘混沌本源奥义’。

    一但得悟混沌本源奥义,晋升造化天道就是坦途。

    眼下天王十二宗求的不就是这个至宝奇珍吗?

    从乌金劫数一出现,它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现在赶来青霄天域的各宗代表都不知有多少,先来的肯定占优。

    不过要换取神佑皇宗的‘神佑大术’,这个也叫辜角法不敢轻易作主,这‘神佑大术’可一直都是神佑皇宗的镇宗之秘技,而且一但晋升了造化境,它会进阶为‘神佑结界’,即使在‘天王法界’世界‘神佑结界’都是‘造化大术’之一,是非常之强大的至奥秘技功法。

    “这个,我要与我们神佑外宗的宗主勾通一下。”

    说这话时,辜角法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那枚‘乌金劫神丹’,换是一定要换的,只是要向大宗主禀明。

    “请便。”

    “流云,最多一日,我必有确切消息带来。”

    “好,我们可以等你一日。”

    “也许连一日也用不了,只是这边传讯颇有些麻烦,所以才……唉,这也是没办法……”

    “难道贵宗主就没有授权给角法道兄?”

    “也不是没有,只是没想到会是‘乌金劫神丹’,这个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了,所以授权就……”

    辜角法苦笑着没有再说下去。

    他知道,拿不出完整的‘神佑’是换不到这枚乌金劫神丹的,这东西太过珍贵呀,可以说举世罕有。

    多少亿年了,都没出过一次‘乌金劫数’,能引发乌金劫数的天授神才太罕绝了,基本就不会出现。

    而且,能换到这种奇绝至宝的,那就非得是‘造化大术’不可了,‘神佑结界’就是造化大术之一。

    任何一门‘造化大术’都是经天纬地的至巅奥技。

    当然,这种至巅奥技可不是能轻易修至大圆满的,每一门造化大术都分12重,每一重都要精心去参悟。

    ---

    送走了辜角法,流云才告诉方?遥?裼踊释庾谒?莆盏摹?裼印?皇侨朊殴Ψǎ??嬲?摹?裼咏峤纭?址堑么诱馊朊殴Ψǖ旎?豢伞

    “那就是说,神佑皇外宗只掌握着神佑基诀?”

    “他们当然有神佑结界总诀,但是要向神佑正宗去申报才可以,所以,一时半刻我们是拿不到‘神佑’的,这次谈定的也就是个意向,不过这个意向定下来,就等若成了一半吧,这枚乌金劫神丹就等于被他们预订了。”

    “既然是预订,那是要交定金的啊,对不对?想要我们这丹的人可多了,物以稀为贵嘛,他们不预定,我们就先给别人……”

    “你倒是奸诈狡猾啊。”

    “什么嘛,我只是让我们利益最大化而已。”

    “好吧,听你的喽,那要点什么‘定金’好呢?”

    “那看我们缺什么了,对不对?”

    “我们缺的东西可多了,混沌王品以上的法器我们是不会嫌少的,这种东西都是奇珍,再比如‘小造化丹’什么的,混沌天罡丹我们都不稀罕。”

    是啊,要混沌天罡丹做毛?方?宜姹憔湍芰冻龊榛墓诺ぃ?ば??队诨煦缣祛傅ぃ?刃≡旎?ひ仓徊钊?丁

    要说起来‘乌金劫神丹’的丹效也就和小造化丹差不多,但它存在的意义不同,不能把它看成是一枚丹,更应该把它当成‘混沌本源奥义’来参悟才正确。

    果然一夜暴富了啊,能讲出‘混沌天罡丹我们都不稀罕’的话来,不过实情也的确是这样的。

    “混沌级的法器也不算什么吧?就是半造化天器也就是在这个世界强大,到了‘天王法界’还有什么用?”

    是啊,半造化天器到了‘天王法界’就甚作用了,那里最普通的都是‘造化天器’好不好?

    如果手中的半造化天器不能晋升为‘造化天器’,那就只能丢掉了,因为在天王法界它是没什么用的东西。

    “师姐,这些东西我们都不需要,我们现在只要造化元息,这东西才我们来说才有用。”

    方?伊?朐旎?炱饕裁坏被厥拢?湍壳袄纯矗??钕M?竦玫氖窃旎??ⅲ?比唬?旎?笫跏潜匦氲模?旎??⒅皇歉郊拥摹?ń稹??选

    只有造化元息才能滋茁他元海内的混沌本尊圣相。

    别人还都停留在法胎阶段时,方?乙丫??寂嘌?咀鹗ハ嗔耍?馐且?踅?旎?斓赖挠忠桓黾鞫?

    混沌元胎化为本尊圣相,最终圣相大成,才拥有了堪破混沌秘境迈入造化天道的基础,否则什么也别想。

    ‘本尊圣相’是到了大帝巅峰境才有资格修行的,混沌元胎要进化为‘法胎’,法胎在后期界要成长化为‘圣相’,圣相诞生就能迈进巅峰境这最后一个阶段了。

    一般来说,混沌大帝初期境就是凝结‘元胎’的修行过程,元胎一但凝结出来,就能迈进‘中期境’,而中期境是元胎进化‘法胎’的过程,法胎生,就会进入后期境了,后期境是‘法胎’进化‘圣相’的修行过程。

    可以说第九阶‘大帝境’整个就是‘法胎圣相’的一个修行过程,最终只要铸成‘本尊圣相’就有了问道造化的基础,但很明显这个过程非常之艰难。

    这可不是一个谁想达到就能达到的高度。

    凭空前绝大的意志毅力不懈的努力修行才有可能最终迈进‘大帝境’,也就是现在的‘法者’境界。

    而‘法者’也等同是‘造化者’的预备前阶吧。

    法者巅峰者的大强者们才算看到了一缕曙光。

    更低境界者要走的路就更漫长了。

    方?乙??旎??ⅰ?欠⑾终舛?髂艽偈顾?摹?ハ唷?焖俪沙ぃ?然煦绻牌?亢敛谎飞?摹

    不过这‘混沌古气’哪怕是在混沌古世也是非常稀薄难以吸收的,天地之间的混沌古气稀薄的几可忽略不计的地步,由此可推之,这所谓的‘混沌古世’应该是混沌之世最外围的一层吧?

    世界之玄奥莫过于此,层层叠叠不可计数,不可琢磨,也不可理解,只有到了那个境界才能够察知吧。

    而且方?腋芯酰?庀”〉募钢敛辉诖嬖诘摹?煦绻牌??坪跏瞧分首畈畹哪侵郑?蝗辉趺戳?旎??⒁脖炔簧夏兀恳??馈?煦绻磐ⅰ?募侗鸹乖凇?旎?焱ァ??系模??煦绻牌?Ω镁褪谴印?煦绻磐ⅰ?缛胛藜市榭罩?械模???悴慊臃⑾”≈链艘彩呛苷?5摹

    总之,方?铱刹蝗衔??煦绻牌??钠分室?陀谠炱??ⅲ?饫锩婵隙ㄊ怯性?虻模?约捍笾峦撇饬艘环?

    眼下,能吸引他的东西就是‘造化元息’和造化大术了,后者是天王法界造化世界都能赖以横行的秘技。

    ---

    果然,没用等一日,辜角法就再次出现在了流云阁。

    这次还是流云携方?乙黄鸾哟?乃?

    “我已经向我们大宗主详禀了此事,他同意了,以我们宗门的盖世秘技‘神佑’换取那枚乌金劫神丹……”

    辜角法一付兴奋无比的模样。

    也不知他是不是装出来的,好象我们‘神佑’多珍贵似的,拿出来换你们的那丹,你们就偷笑吧。

    不过流云和方?业?蛔匀簦?运?谋硌莶⒉辉谝狻

    这叫辜角法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演过了?

    “流云,你看……”

    辜角法认为是流云做主的,所以直接问流云。

    流云却微笑不语,目光望向了方?摇

    呃,什么意思?

    辜角法也跟着她把目光转到方?疑砩先ァ

    方?液苡葡械挠瞩纹鸲?赏龋?馐堑厍蛉说亩裣埃?谛扌惺澜缈擅挥姓饷醋?模?馕抟墒歉銮豳?淖颂?

    “是吗,贵宗主同意便好,不过,乌金劫神丹这种极其罕见的东西太过珍贵,角法道兄是第一个来接触我师姐的,并找对了门路,这一点值得庆幸,但是之前似乎我们还没有谈妥条件,角法道兄就匆匆去请示贵宗主了…”

    “呃,不是说要拿神佑换吗?”

    辜角法露出愕然之色问。

    “不错,‘神佑’是必须的,但是呢,角法道兄有无说是神佑基诀又或神佑总诀呢?”

    “当然是神佑基诀了,我们神佑外宗怎么可能有神佑总诀的?这不可能有啊,难道你们以为是‘总诀’?”

    辜角法立即说明,眼底却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色。

    他的神色变化在万分之一瞬间,连流云都没有察知,但是却逃不过方?业摹?煦缰?邸?窆狻

    方?乙裁挥斜硐质裁淳???嗟模?皇浅??懔髟扑柿讼录纾?笆?悖?欠ㄊπ志徒桓?憬哟?桑?晃沂裁词铝恕??缓靡馑迹?佬郑

    话罢,方?伊??冀欠ㄋ祷暗挠嗟匾裁挥校?硇尉偷??梢宦乒庥跋?г诟笾辛耍?夤Ψǘ说氖巧衩睢

    难道他坐在这里的只是他的神念投影?

    辜角法不由惊出一身虚汗,自己以准子的修为都没能察觉此人的异样,这个人的修为到底高至何等境界?

    他目中的骇然之色还未消退,流云就道:“辜道兄你这是要弄哪样啊?神佑称‘大术’是总诀,而非基诀,难道道兄以为神佑基诀能换到乌金劫神丹吗?”

    面对流云的‘责’问,辜角法不无尴尬。

    他苦笑道:“大宗主只是这么交代的,我也是……”

    “既然如此,那辜道兄你们神佑一宗就不用参与乌金劫神丹的交易了,其实我说实话,我还是比较看好你们的神佑大术的,如果非让我们选择的话,神佑大术肯定列为前三备选之一,但我指的不是基诀,你懂的吧?”

    “流云,再给我一日时间,我把详情向大宗主细禀,一切由他做主吧,这事弄的,令师弟那里还请说项。”

    “辜道兄,你事事需请示贵宗主,这就不利用谈判了,这样吧,我给你把底儿交了,你都向你们大宗主禀明也好,这枚乌金劫神丹的神奇我不赘述了,要换你们的神佑总诀,但你们要申报这个是需要时间的,这个我们能理解,那就先下定金,不然的话,其它宗门出价太高,我们就有可能卖掉的,这一点辜道兄能理解吧?”

    “这个,自然能理解,乌金劫神之秘,已经轰动天王十二星域了,我们神佑宗也是拿出了诚意的……”

    辜角法忙道,这得挽回之前的‘劣势’啊。

    流云心说,你还诚意啊?糊弄谁呢?谁是傻子啊?居然拿基诀出来当‘诚意’?你倒是好意思啊。

    不过,流云也只是腹诽,不会真说出这话来叫辜角法难堪,她便道:“乌金劫神丹的稀珍也就在于它太罕见太少了,这次我师妹渡劫,最终吸噬的劫威能量也没炼制出几枚乌金劫神丹,虽不止一枚,但肯定无法满足天王十二大宗,连一半都满足不了,所以,辜道兄要抓紧时间下决策了,真要是因为出手迟了,那将来有得后悔呢。”

    听了流云这一席话,辜角法也有些坐不住了,至此,人家也都交底了,不止一枚是肯定的,但要满足寻上门的其实十一宗是不可能的,就算都拿出镇宗之宝来换,也没有那么多丹啊,所以必然要有取舍的。

    辜角法当下沉声道:“所谓‘定金’是要什么?”

    “造化元息!”

    “啊!”

    辜角法顿时有点傻眼了,连嘴都感觉到了苦涩。

    这开价都是要人命的天地奇珍啊。

    ‘神佑大术’是绝对能列入天地奇珍之列的。

    ‘造化元息’也是混沌古世极稀少的奇珍,但不算罕见,少是肯定少,但多少都能从正宗那边搞来一些的。

    但是神佑大术总诀就不太好搞了,就是在天王法界的神佑正宗之中,要修习‘神佑’总诀也没那么容易。

    “怎么?辜道兄?”

    “哦,我明白了,下定的最后期限是?”

    “七日之内,若神佑一宗没有下定,我们将排除贵宗参与‘乌金劫神丹’的竞争,就这么简单。”

    “那是不是下了定,我们必能获得一枚此丹?”

    “贵方下定,我们肯定要给你们留一枚的,但同样是有期限的,若过了期限,神佑大术总诀没有拿来,那定金也概不退返,丹也会交易给别的宗,所以只要下了定金又在期限内拿来了神佑大术总诀,那就没任何问题。”

    “好,明白了,定金要的造化元息是多少?”

    “这个我们已经定好了,都是一视同仁的额度,须弥宝囊一囊即可,其它竞标者也是一样的。”

    “须弥宝囊,一囊?”

    辜角法再次惊震。

    要知道须弥宝囊是一种极高端品质的空间囊宝,用来储存非常珍贵稀有的宝物,虽说这宝囊的空间不是很大,但是放满一囊造化元息的话,也能塞100条元息脉的。

    一百条造化无息天脉啊,这是什么价值?

    一百条造化元息天脉能炼出多少‘小造化丹’啊?当然,在混沌古世这边,是不可能炼出‘造化丹’的,因为要炼制‘造化丹’必须得‘上品’阶以上的造化天器。

    这里别说上品阶的造化天器,就是下品的也没有啊,最牛的就是半造化天器,也就只能炼出小造化丹了。

    “都是这样的定金额度啊?是不是太多了点?”

    辜角法真的骇然了,做为当世最巅峰层次的大佬之一,听到一百条造化元息天脉也着实惊呆呢。

    要知道一条造化元息脉就能炼出一万枚小造化丹,一百就是一百万嘛,定金就是一百万小造化丹啊。

    “多嘛?这个问题辜道兄不妨与遗宗主探讨几日,反正有七日时间,觉得不划算就不做这次交易嘛,买卖成不成无所谓,我们仍然是道友。”

    流云轻描淡写把值不值或多不多的问题留给辜角法自己或和他宗主去讨论,这让辜角法感觉自己完全落在谈判的下风,也的确如此,为那丹而来,急的是自己这边,而人家是一点也不急不慌的,反正要的人多呢。

    天王十二宗哪宗不要啊?这阵儿这些宗门的巨佬们都急成一堆了,下一步,估计要给放在一起竞价了。

    这完全就是‘拍卖’形式了。

    最最主要的是乌金劫神丹的稀珍,得到此丹的宗门,都有了晋升造化天道的希望啊,这不光是一个人受益的事,这是整个宗门都要受益的好事。

    所以,辜角法也认为,这事向正宗那边汇报,他们也会考虑支持的,因为对于正宗来说,一百条造化元息脉根本不算什么,这玩意儿在天王法界是不值钱的,不敢说遍地都是也差不多,的是要把它送到混沌古世来,这个消耗很大,因为要贯通古世开启‘物道’必须得动用镇宗大法器,所谓的镇宗大法器指的是‘绝品造化天器’;

    造化天息脉不是问题,运来混沌古世是大问题。

    另外就是神佑总诀的符宝会不会拨下来?

    这叫辜角法心里很是忐忑呢,毕竟这乌金劫神丹也关系到了他的前途命运,他不想‘一劫百死’的去走老路,或无休止的在古世修行下去,就指望乌金劫神丹了。

    古世这边所有的‘准子’大强者们都是和辜角法是一个想法,所以乌金劫神丹对他们来说太太太重要了。

    “好,我尽快给流云你一个回复。”

    话罢,辜角法赶紧离去了。

    ---

    事实上,又何止是天王十二宗的代表来找流云?

    光是青霄本宗的巅顶巨佬们都纷纷出来了。

    前十峰的‘峰主’哪个不是霸世的强者?哪尊不是顶巅的准子?哪个没有远古传承?哪个不是富可敌国?

    乌金劫神丹在最短时间内曝光。

    大佬们齐齐现身,蜂涌般的都上了流云峰去。

    在流云峰上招呼这些大佬峰主们的不是流云,而是乌金劫神丹的正主儿‘靳飞雪’本人。

    她是数拳击崩了‘乌金劫神’化身的存在,从那刻起她就有资格和准子大佬们‘坐而论道’了。

    因为这些准子们也没有把握就说自己能击崩乌金劫神的化身,虽然他们谁都不信靳飞雪有与他们相捋的实力,但是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得罪靳飞雪。

    有资格不代表有实力,但有资格就能坐下来谈了。

    靳飞雪自然有和他们谈的资格。

    前十峰中除了流云峰峰主流云之外,另九位全到了。

    面对九大峰主巨佬,他们都不比宗务会七巨头差,论修为的话谁高谁低都要比过才知,论富有的话,七巨头也未必比得上前十峰中的任何一位峰主。

    “对内,丹,只有三枚,九位想要就来参与竞争,”

    “三枚?”

    九大峰主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