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639章 魏冰来出头

第0639章 魏冰来出头

    要说最醉心权势大位的,真没人能和杨维思比。

    可她现在苦逼了,捞了一副职不说,归她左吏相分管的‘秘武殿’殿相宁碧秀那是秋之惠的‘徒弟’啊。

    秋之惠的徒弟能听她的啊?

    这无疑又是一个大坑,自己给‘乖女婿’坑惨了,小没良心的,过河拆桥啊?老娘不要P股的邀宠献M,你至于这么坑你‘娘’啊?不叫来我冰儿和你算帐是不行了。

    杨维思还有一招杀手锏,就是女儿魏冰。

    魏冰很少争什么,但不代表她在方堃心中没地位。

    分封大授才告一段落,正在讨论玄冰圣域当下的形势和可能发生的一些意外情况,方堃就收到魏冰的心讯。

    ‘老公,听说你大封‘五后’‘九妃’,我也来混一个呗,没我的位置给个小嫔或‘美人’之类也行……’

    魏冰一开口就给方堃一个大难题。

    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坑爹的杨维思告黑状了呗。

    就地球系诸女来说,魏冰在前三啊,和孙倩、萧芷都有的一争,当年在幼儿园就被这位姐给‘拿’下了。

    和魏冰的关系,那是从三岁开始的啊,真没辙了。

    方堃分出化身,钻进了‘混沌紫炎造物涅槃鼎’,就看见杨维思的化身正在女儿魏冰面前抹眼泪呢。

    “乖女儿,老妈是混不成了,给坑死了都,上下左右的包围,撅着P股给姓秋的磕了一顿头也没用,就说下面分管那个殿,殿相是她徒弟宁碧秀,那丫头我管得了啊?师尊是秋东宫,闺蜜是长公主,我死了算了我……”

    方堃是哭笑不得,过来照她肥‘腚’就一巴掌。

    扇的杨维思夸张的惨叫。

    魏冰一袭琉璃人的现代超科装,清新宜人,娇美万方,那身躯线条更不用说,凸凹有致,鬼看了都抽搐。

    方堃也不理杨维思,揽着魏冰的纤腰。

    “我的冰姐,你玉趾亲临,我屁颠儿屁颠儿就来迎你了不是?你要‘五后’之一,没奇勋我也不好兑现,但是九妃还有一个位置,‘朕’还是能做得了主的……”

    方堃一边安慰魏冰,手更滑到她腰T上去捏揉。

    魏冰抬手捏了捏他脸蛋子,“你明知我不要,我是给我老妈‘出头’的,你还给我装糊涂?我回去得了。”

    方堃哪能放她走?

    手臂挽紧美女在怀里,嘿嘿笑。

    杨维思探过头来,“冰儿不要,我要啊……”

    “老妈,要不你和他说,我回琉璃去?”

    魏冰白了眼老娘。

    杨维思顿时没气了,我说管用我还叫你啊?

    方堃干脆坐了,把魏冰抱大腿上,也不搭理杨维思,他道:“五后若补满,九妃之位真能挪个给咱‘娘’,冰姐你对我咋样,我半丁点没忘,咱俩三岁就好上了,那关系杠杠的,你要啥我不给?你说,对不对?”

    “你就会卖嘴,和别人合着伙,把我老妈欺负的。”

    “天呐,她不欺负人我就偷笑了,谁能欺负了她?就让她去了个道宫宝库点点货,就把凤噬心凤凌虚折腾的又磕头又卖乖的,以为我不知道啊?老杨,你说说看?”

    杨维思顿时脸红了,她以为那阵儿就抢到权了,才在凤噬心凤凌虚面前显摆,说什么‘先来后到’啊,不讲辈份和修为高低呀,我女儿魏冰三岁就把方堃那小子泡到手了,你们就别和我争了,跪个安呗?

    凤噬心凤凌虚也没办法,在道宫里给杨维思撅着P股磕了头,就算是伏小认命了,姐大一级压死人啊。

    可谁能想到勅封授职时,杨维思会那么‘惨’?

    只是凤噬心凤凌虚不是睚眦必报的性子,尤其家里的事她们考虑更多的是‘夫君’的感受,不和谁计较。

    不然以她们矜傲的性子,又会怕了谁?

    死磕也就是一死,她们会怕死啊?

    怕死的话,敢去摘‘造化雪莲’?

    而且她们很清楚,夫君神念无处不在,自己俩人给姓杨的磕头,夫君心里会如何想?磕头磕出一个坑把姓杨的给扔进去了,大该姓杨的洋洋自得还搞不清状况吧?

    魏冰一看母亲那表情,就知道她犯了低级错误。

    她都脸红呢,苦笑,“老公,对不起,我不该来。”

    杨维思顿时耷拉了脸,一付生无可恋的绝望表情了。

    方堃兜着魏冰P股,笑道:“你来对也好,来错也好,你自来了,我就得给你脸子,这是必须的,这样好不好,九部副职可兼‘同中枢参事’,和咱们地球官制中的‘常委’意思一样,我给老杨提议一个,你说?”

    他这么一说,杨维思猛朝女儿点头,惊喜了啊。

    魏冰就知道这个‘同中枢参事’很大的官,不然以老妈的德性,能喜的屁颠儿屁颠儿的?

    “老公,你精力都在这边,得闲时来琉璃和我们团聚,我看这边也搞个大婚大封的,反正现在是琉璃帝国嘛,你就是国王,省得我们一堆小女生吃飞醋。”

    “哈哈,好好好,听冰儿的,你回去弄个框架,然后给我报上来,咱们就办这个仪式,必须得啊。”

    吧唧。

    魏冰亲了方堃一口,“那好,我会尽快弄好的。”

    送了魏冰回琉璃世界,方堃瞪了眼杨维思。

    “这下满意了?”

    杨维思赶紧挤入男人怀里,缠腰盘腿的撒娇。

    她还低眉顺眼的道:“老公,是我不好,我骄纵了,回头我去给噬心凌虚妹妹道歉,以后再不敢了……”

    方堃叹口气,拍拍腚子苦笑,“你不要恃宠生骄,该给你的,我能少了你啊?不说冰儿如何,我对你真的不好吗?当年在天使域,不是用你当‘摄政王’啊?你然后和姬丝娜闹的那么凶,这边刚刚立个廷,P还没做呢,你倒好,让逼着噬心凌虚给你磕头伏小?你知否我在圣域混时,凤噬心九阶大圣,看上我这个小角色,我才有机会施展的,这些我不想说,但我用谁,肯定是有用意的,你猪脑子啊,老和我顶牛干?”

    被骂猪脑子,杨维思也笑嘻嘻的,就怕他不骂,那就在心里恼了,真不用混了,现在骂出来,说明没事了。

    “老公,我再胡来,你打烂我P股行不行?”

    “那我也得敢啊?我三岁就被魏姐姐欺负了,她往我面前一站,我就蔫了,你懂不懂?这是一辈子的烙印,哪怕我现在无法无天的牛叉,但在我心里,我还是那个被魏姐姐欺负的小鼻涕男孩儿,那种感觉,至死犹在!”

    杨维思听着热泪就哗啦啦了,这是什么感情啊?

    她是真的被感动了。

    女儿的宠一直在那里放着,自己可不能浪费了啊。

    “老公,我以后都听话了,听你的,我学大方点,我要哪天又得意忘形了,你就收拾我啊,好不好?”

    “我懒得收拾你,如今有宫规廷制,也有人盯着你,你尽能去得意忘形,看人家会不会收拾你?嘿嘿。”

    “算你狠,老娘真给收拾了也不怨谁,自找的呗。”

    杨维思攥着拳捶了下方堃的肩头。

    下一刻,他们都回了神廷。

    ---

    方堃本尊这时候又开口了。

    “诸爱妃嫔们,朕提议,中枢参事,可以议一议了,就从九部‘部相’中选五位出来……”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九部‘部相’身上扫了。

    杨维思心里小小激动了一把,中枢参事议定,就轮到‘同中枢参事’了,这小冤家答应提名自己的。

    不过之前得罪了凤噬心凤凌虚,得赶紧道个歉。

    她心念动间,神念分成两道先向二女致歉赔罪,说之前道宫点库时的做法如何如何不对,太骄横跋扈了,两位妹妹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多海涵包容什么的……

    凤噬心朝杨维思笑了一下,算了接受道歉了。

    凤凌虚亦然,也露了一丝笑,如今凤氏在神廷中占了很大优势了,倒是不宜再结怨哪一个。

    “……诸爱妃嫔们,可以勇跃的发言嘛!”

    方堃这话头一落。

    杨维思就蹦了出来,“陛下,臣妾先讲两句,臣妾以为九部从事责重大上讲应分为两级,头一级‘吏务’‘法战’‘丹器’‘刑监’‘外事’,次一级‘督训’‘廷卫’‘综总’‘内宦’;”

    “朕明白了,你意思是五位中枢参事由‘吏务’‘法战’‘丹器’‘刑监’‘外事’五部部相担任?”

    “是的,陛下,以后最好是形成惯例。”

    方堃不置可否,转首望向秋之惠。

    “东宫后,你看呢?”

    秋之惠瞄了一眼杨维思,微微颌首。

    “可!”

    虽然就一个字,但越发显示了惠后左相的威严。

    杨维思见秋之惠都同意了,自己的提议得到了首肯,这个秋之惠还是公允的,也不是不讲道理嘛。

    方堃笑道:“既然如此,朕准思嫔所奏,中枢参事就由‘吏务’‘法战’‘丹器’‘刑监’‘外事’五部部相来兼任吧,无需再议,下面议四位‘同中枢参事’的人选吧,东宫后,朕觉得思嫔于廷政方面还是有些能为的,朕提议杨维思可兼‘同中枢参事’衔,诸位议议看。”

    秋之惠白了他一眼,她叫来魏冰,你就妥协了?你妥妥一个昏君啊?当然,私下里这么骂他,也可。

    不过在廷上是万万不能这么骂的。

    她也不开口,就等着九部相先说话呢。

    九部之首就是‘吏务’了,凤噬心可谓九部第一相,好多人的目光都望向她呢,她必须出来发言了。

    凤噬心出班道:“思嫔确有才华,于政务诸事也精湛熟识,此前也多良议,臣妾附陛下所议!”

    凤凌虚第二个站出来,“臣妾附陛下所议!”

    “臣妾附陛下所议!”

    于是,九部相纷纷出班‘附议’了。

    只那个‘朕’的提议,不给谁面子也不能不给他呀。

    凤凌虚虽非九贵妃之一,但她掌‘法战部’,等同是‘兵部’,于昆下形势来说,可谓一等一的重部。

    她与凤噬心一控人事,一掌兵权,凤氏的强大已经是神廷之最了,无有能抗衡一系,也就是秋之惠能压一压她们吧?别人都不够看的,如今她们更兼‘枢相’。

    中枢参事就是‘枢相’啊。

    同中枢参事就是‘同枢相’,话事权也不差多少。

    不过众皆附议,最后还要中枢左相的拍板。

    秋之惠心说,没一个蹦出来的反对的?一群逗逼。

    其实,她也不敢驳了‘朕’的第一个提议,那大皇帝多没面子啊,下廷后还不把她肥腚给揍肿了啊?

    “本相准了!”

    至此,第一位‘同中枢参事’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