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591章 苏裳

第0591章 苏裳

    就在方堃收获最大的这一夜,外界多方骚动起来。

    从方堃和巫马婥离开‘鸿器宝阁’,这九大商行之一的内部就炸了锅,几大丹品让他们彻底疯狂了。

    鸿器宝阁除了玄苏两氏股东,还有八大宗的阴雷玄阁‘侯氏’、造化之门‘罗氏’、水晶雪殿‘元氏’、十三豪族的子桑氏、即墨氏、乐正氏、宰父氏和皇室雅氏。

    当然,雅氏又分为好多嫡脉和支族系,参与鸿器宝阁的圣宫之主雅娅的第九子,圣域人称‘九亲王’。

    一共是十大股东,论势,玄氏苏氏两族最强,其它股东次之,最次的是‘九亲王’雅政,但他威仪最大,因为仗着其母是圣域第一人,狗仗人势还不会吗?

    这次股东内部大派丹一事,彻底轰动了他们,各股东家族都是核心人物来参与的秘会,回去就各自召集了族中至高老古董们合计,看是怎么弄?换置,还是掠夺?

    他们称王称霸惯了,要没掠夺的念头,谁信?

    但是玄氏圣王玄向乾说了,那人背后可能有九阶道源圣皇撑腰,不然也不敢这么大摇大摆来卖这种奇珍。

    如果一但引发乱战,鸿器宝阁将失去这个获得奇珍神级丹的机会,因为丹太奇珍了,其人背后靠山必然强大。

    最终各家首肯脑人物决定,先进行第一批交易,拿到实打实的好处,再暗中批强者试那人的底蕴。

    同时,也可以挑拔那人与苏氏的关系,他不是表露出对苏氏的仇视了吗?我们不过顺水推舟,这样苏氏必然会有大强者出手,一探那人底蕴,不就什么也知道了?

    玄氏却不管诸族怎么想,宝阁圣王玄向乾与方堃有照面之缘,对他观感至深,就有了一种别人不及的深刻认识,所以他力主对方堃持‘五公’态度,绝不卷入乱局。

    为此,玄氏中有一些玄向乾的对头对他的态度大加嘲讽和诋毁,更发动他们背后在祖祠中的力量,给宝阁圣王玄向乾施压,一时之间宝阁圣王玄向乾为千夫所指,说是丢了玄族祖传的雄霸传统,骂他是一没用的废物等等。

    其它股东家族也为了这件事吵翻天,但也都压着暂不动作,等着看苏氏的第一次出手结果如何。

    一夜之间,宝阁圣王一系成了众矢之的,倍感压力。

    苏氏就更气的要疯了,那些丹如流入各族,势力将大增,不出万年,苏氏就要垫底了,尤其那人指明不给苏氏任何机会,参与换置和购丹,原因很简单,苏氏欺负了他娘亲,他娘亲是谁?苏裳,一个境界跌落的女人。

    传闻中,苏裳那个早就死在‘下州’的独子,不仅没死,还挟重宝回归,在鸿器宝阁掀起了如此大的风波。

    孽障,该死一万次的孽障,杀了他,全部掠夺之,把他娘亲从方氏拘押回来,以此为胁,令其交出所有宝藏。

    这是族长苏万屠在族宗大会上的表态,得到了其父苏正山的支持,苏正山乃祖祠八阶轮回颠峰境的老祖。

    上面更有苏正山亲兄苏正河的支持,这位是九阶道源后期境的绝世强者,是苏氏三大道源圣皇之一。

    这些年来,几乎是苏正河苏正山一系在主掌族权。

    另一位与苏正河同阶同境的道源圣皇也是后期境,但生性淡泊,他的一脉不强不弱,也没人欺负,不过子嗣们和老祖不一样,多与苏正山子嗣走得近,予以支持。

    苏氏第一老祖是道源颠峰强者,已闭关上千万年,人们都不知他能不能再活着出来,去参悟神则,再没了消息,所以,苏氏可以说是控于苏万屠一系之手。

    无论是苏氏参股的商行,还是苏氏开设的八大宗之一‘冰魄琼楼’都是苏万屠和堂兄苏万戮说了算。

    苏万戮也是圣王颠峰境,主持‘冰魄琼楼’诸务。

    这件大事震动了苏氏祖祠,九阶后期境老祖苏正河还痛斥了苏裳之父苏正源,骂他养的好闺女、好外孙。

    苏正源默然不语,他不会给苏正河、苏正山他们出手的借口,气的苏正河也没辙,毕竟苏正源是八阶轮回境老祖,也不能轻易惩罚他,不然是自降苏氏的总体实力。

    但是对苏正源的子女们可以狠狠打压,如其子苏辽、女苏棠,还是那孽畜的娘亲苏裳,更是拘虐目标。

    为此,苏万屠直接传讯给方氏族长圣王方敬华,让他拘了三房寡妇方苏氏裳,苏氏要拿她严办。

    不过得到的回话是,苏裳已赴圣城,不知何为。

    苏万屠忙请其姐苏万柔主持此事,让亲弟苏万峰、庶弟苏万川、苏万勇、苏万滔全力协助,亲赴圣城拿人。

    苏万柔、万峰都是圣王境绝代强者,前者是颠峰境,万峰也是中期境圣王,他们都不方便公开进入‘世俗’。

    但是苏万川、万勇、万滔他们可以,都是天道圣尊境大强者,万川更是天道颠峰圣尊,另两个也是后期境。

    事关重大,苏万柔让弟弟苏万峰这中期圣王亲自去主持大事,绝不可有失,只要拿住苏裳,万事大吉。

    苏万川更提议,直接拘了苏辽和苏棠去威胁苏裳。

    ---

    就一夜,诸事纷乱,圣城纷飞了一夜的大雪也停了。

    天现红日一轮时,却不能驱散虚空中的寒气。

    圣域一年就一季,冰雪之季。

    苏裳站在一处山峰上,眺望无比繁盛的圣城。

    儿子,你终于来了吗?老妈等你好久了。

    苏裳绝秀无伦的俏脸有一丝苍白。

    跌落境界的她,现在只是圣尊初阶,可能这辈子都无望再晋绝代圣王了,但能见到从无尽遥远时空赶来的儿子,苏裳纵死无憾,我的宝贝儿子,真的是你吗?

    儿子,你的三生皆有大劫,前生的你,今生的你,都已经应了劫,只有未来的你,可能还活着,老妈不知道是不是你?但是,老妈会来亲眼看一看的。

    此时的苏裳,心情无比忐忑,真怕儿子不是方堃。

    不过看这作派,明明就是一天不怕地不怕的惹祸少爷嘛,不是他吗?但愿是吧,自己的一念转世之身,同意儿子离开地球去异界,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而且自己深知,儿子一但离开地球,逆流时光,从来生回到‘今生’时期,他的大劫就会消弥于无形。

    大劫数之后是大福运。

    雪袍在寒风中飞舞,露出苏裳的雪足和一截玉色小腿,太多女子都喜赤足,这样能无时无刻的不再汲取圣域极阴的本源,虽收效不大,但聊胜于无。

    主要也是一种风气,一种传统。

    人一接到苏姀的那心讯神念,苏裳就立即起程了。

    她没有碰到回方族报信的方万雄,也不知道儿子已经斩死了方氏的五个世子,五个家伙代表方氏嫡脉五分族。

    尤其还包括族长方敬华的小儿子方龙。

    此时,苏裳心里就一个人,方堃,我的儿子。

    突然,一股无上威压降临下来。

    “方苏氏裳,久违了!”

    身形高大的苏万川,领着苏万勇、苏万滔出现。

    他们从天而降,终于在进入圣城之前,截住了苏裳。

    苏氏兄弟这一刻都笑的无比灿烂。

    拿到这个女人,那孽畜还不乖乖的就犯?

    在来的路上,苏裳也接到弟弟苏辽急传的心讯,了解了一些情况,所以才知道儿子一夜之间的所作所为。

    担心是没有用的,那解决不了问题。

    她对这个儿子还是很了解的,如果就是地球的方堃。

    那儿子很有一番算计,苏氏人能想到的,我儿子想不到吗?要不就赌一赌?看看我这个老妈猜对了没有?

    不知为什么,知道儿子来了,苏裳一夜之间恢复了往昔的自信,连一直在滑落的修为,也稳定下来。

    为母则强!

    尤其有一个极叫自己傲骄的儿子,她感觉没那么怕。

    虽说形势看起来似乎很不妙,以苏氏万屠他们一脉的一贯作风,手段必然下作,也必不择一切手段。

    “哟,三大圣尊啊,我就一孤寡妇人,值得你们劳师动重的?苏氏现在怎么没一点大家风范了呢?”

    “哈哈哈,”

    苏万川暴笑,“你是孤寡苦穷,可你那孽畜之子肥的冒油,我等此行,无它,就是‘接’你去会会那孽畜,只要肯交出他手里的宝藏,让你们母子团满又何妨?”

    “是吗?拿我要胁我儿子?我对我儿子很了解,他不出手则矣,出手必是有的放矢,你们不再考虑一下?”

    “哈哈,一个小孽畜,你是说他背后有大人物撑着吧?我们苏氏倒是很想看看是谁要和苏氏一族为敌?不过,今天你也得意不了,有请万峰圣王……”

    圣王,居然来了一尊圣王。

    苏裳的脸色顿时凝重了,没想到苏氏动了这么大派场,圣王都出来了,就为了一个跌落境界的寡妇?

    从这手笔来看,苏氏这次是志在必得。

    苏裳脸上掠过一丝忧色,儿子,你这次玩大了吧?

    绝代圣王一般不入世间的,这种巨头,最多坐镇在大势力总部,神龙见道不见尾,根本就见不到的。

    世俗中最大巨头就是六阶天道境的圣尊。

    能叫一尊圣王降临世俗,这得多大的事?哪怕这圣王只是一念化身下来,那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随着苏万川的话音,一驾百丈开阔的紫金王辇在虚空幻现,九头独角魔兽御辇,每头都十丈高大,魔息森然,居然各个都是天道境颠峰的魔族圣兽。

    王辇伞盖下端坐一人,赫然是圣王苏万峰。

    此人英伟无俦,身形伟岸,身罩上品圣袍,手托一件金光耀眼的琉璃宝幢,弥散着佛息,赫然是件上品佛器。

    他端坐如虎踞,气象万千,万丈内瑞气垂落,霞光飞绕,伞盖周围八个身薄纱的女圣尊拱簇,各个眉目姣好,身上的气息都是不弱于苏万川的颠峰境圣尊。

    在王辇前端,跪着两个人,苏辽和苏棠。

    她们正是苏裳的亲弟弟和亲妹妹。

    “姐姐,你不用管我们,”

    “姐,我们不怕!”

    苏辽苏棠先后开声。

    山峰上的苏裳凝眸透出寒芒。

    她虽境界低,甚至在圣王出现一瞬间,要被其威势压崩下跪,但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把圣王之威隔绝开来。

    她不信苏万峰他们敢杀她,所以她谁也不怕。

    若说担心什么,也只是为儿子担忧。

    “苏万峰,你好大的圣王之威,拿我弟弟妹妹要胁我?你也算个圣王?没得叫我耻笑你,哼。”

    面对圣王,苏裳丝毫没有胆怯惊颤。

    为母则强!

    我儿子在嘛,我怕谁?

    苏裳就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