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483章 逞威联势

第0483章 逞威联势

    方堃出语威胁,他有这个资格,鬼长天和罗百烈,还有傲世刚,他们三个现在已经身陷危局,即便傲无心出手,都不能给予他们援助。

    可恨的是他们被仙界本源法则之力制约的太厉害,无法发挥出大圣的真正修为,这叫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川被犬欺。

    在这种情况下,傲无心没办法才向血天寻和烈云飞出口,愿意和他们抹掉争纷恩怨,只要他们相助在古妖之域脱身。

    傲无心的话有多大可信度,血天寻和烈云飞也不甚清楚,傲氏人也是出尔反尔惯了,在妖界的名声可不太好,赖帐没信誉倒是极出名的。

    而方堃这时就占着主动,也不知他怎么能与仙界本源有联系,古妖之域的仙界本源法则越来越强,妖界大圣们苦不堪言,自保是没有问题,但是在方堃祭出紫芒威能的压迫下,他们自保都成了眼下最迫切的问题。

    最要命的是鬼长天、罗百烈、傲世刚有丢失掉本命大法器的可能了。

    要是三件下品圣器被掠夺去,这对妖界的实力又是一大打击。

    血天寻心念电转,与烈云飞交换了一个眼神。

    下一刻,血天寻的神念传到了方堃脑海,“我们合作一把,如何?”

    “愿闻其详,姐姐请讲。”

    “你能动用仙界本源能量,深不可测啊,够资格与我合作,我与烈云飞、铁玉罡,和傲氏他们一直对立,只是傲氏在妖界的底蕴太深厚,家族中都不止一位大圣,但最厉害的是傲无心,这次若能将他留在古妖之域,我们就能结成盟议,妖界那边,以后你来发展,我与烈铁二圣全力支持。”

    “好吧,姐姐,我也说个实话,我倒是想留下傲无心,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你也看出来了,我只能将他困住,没有灭他的能力,亿那件中品圣器威能很大,如果他没有了这大法器,又落在古妖域,我还真有收拾他的办法,你若肯与我合作,助我抢了他的‘妖神冥矛’,我就能永久的将他留在天界,没了傲无心的傲氏,我相信你们几个联手,就能打压傲世宗了?”

    “你有把握抢下他的‘妖神冥矛’?”

    血天寻也是一惊,这小子胃口不小,要抢下傲无心的中品圣器,更要永久留他在天界,意思是失去了中品圣器的傲无心会被他灭杀。

    如果真能将傲无心永久留下,血天寻倒是愿意合作这一次,说起来她真正的大敌不是天界,而是这傲无心,能一劳永逸解决了此人,冒险也值啊。

    “我的紫芒能量你看不出玄机吗?若困住你,你有脱困的自信吗?”

    “这个,我承认没有。除非我能发挥出大圣的全部实力。”

    “那倒也是,我目前还是仙君,我若晋升天如至仙,对抗大圣也不算什么了,我的实力,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一但成就九阶圣仙业位,初阶大圣也能一把捏死,这么说有点狂妄,但我有狂妄的资本,”

    “你的紫芒来自一件更强大的法器,但我不知是什么品级的法器。”

    “我如果说是绝品圣器,你信不信?”

    “绝品圣器?我去!”

    血天寻心头大震,此人真要怀有绝品圣器,那可是自己不能得罪的。

    她又传过神念问,“仙界本源为什么助你?这太奇怪了。”

    一界本源,是无比强大的能量,它怎么会随便承认某一个人?更别说动用它的能量,这简直是个无法理解的秘密。

    “仙界本源修练出了模糊的自我意识,这事,你也是知道的吧?”

    “是的,我们妖界一些大人物都知道这个情况。”

    “那就好,为了表明我与你合作的诚意,我可以告诉你,我晋升仙君时,仙界本源意识要抹杀我,被我身后的强大存在直接拘魂镇压,日前,我把仙界本源灵魂从意识中汲取出来,刚刚就在玲珑塔中,让他和四阶妖圣互拼,我渔翁得利,也可以说,现在没有仙界本源灵魂了,它的纯意识已经被我融炼,换个说法,我就是仙界本源,仙界本源就是我,玲珑塔四阶妖圣已经归属我麾下,我正让五行神尊助他融和玲珑塔器灵之躯。”

    这秘闻太是惊人,血于寻都听的有点傻眼了,仙界本源就是你?你就是仙界本源?天呐,这、这、这……什么?还有五行神尊?

    “你、你说的五行神尊是……”

    “就是那个接你一击的人,是五行神尊本命魂融合了五行天王鼎器灵之躯的转世,也可以说他就是五行神尊本人,也是我的人……”

    五行神尊都是你的人?你、你、你……

    血天寻都要崩溃了,“那你、你是……”

    “我是这一纪元的紫极雷霆大帝,紫芒能量来自于紫极雷帝神符。”

    “啊……我明白了,明白了……”

    这些消息太过惊人惊心,血天寻差一点没有消化掉。

    方堃进一步把神念传过去,趁热打铁,“我的目标是成神,什么妖魔界或天界,只是过渡一下,既然你在我势微的时候能与我合作,我不吝啬给你好处,甚至让你血妖山成为我在妖界的代言,之所以与你合作,之前你没有接受傲世刚的拉拢去找我姐姐的麻烦,我觉得你还不错,他们,哼,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古妖之域的仙界本源之力越来越强,他们给我的紫极雷阵封困没可能脱身,我暂时奈何不了傲无心,却不等于永远奈何不了他。”

    血天寻心惊肉颤的,这位,原来是这个纪元的紫极雷霆神帝?

    神帝传承,天呐!

    最要命的是他怀有绝品圣器紫极雷帝神符。

    “你、你那小戟是……”

    “开启紫极雷廷的秘钥,绝品仙器‘大紫阳战戟’。”

    “这么说,你已经开了雷廷之府?”

    “不错,府已经开了,勅封规制也正常运转,我的女人或我的麾下,只需要言出法随的勅封就能晋阶,雷廷直接灌顶,再没有修练的必要。”

    血天寻艰难的吞了口唾液,心下在琢磨,自己想要晋升二阶大圣,遥遥无期啊,如果……她怦然心动,她知道紫极雷廷勅封的神奇,不是假的。

    “你后宫中,女人不少了吧?”

    “有一些了,你是大圣,你若肯预订我后宫的位置,仅次于九宫娘娘的三十六帝妃可以给你一个,你日后也不用考虑晋升的问题,只要我晋升,帝妃就会被灌顶晋升,只比我低一个大阶,比如我晋升为九阶大圣时,你肯定是八阶大圣,九宫娘娘只比我低一个小阶,初中后颠峰这些小阶。”

    “明白了,我、我可以预订一个三十六帝妃的位置?”

    “是的,因为我目前女人虽多,也没有超过三十位,自然有位置,不过这趟天界之行下来,就有可能超过三十六位了,万天姿、东彦娇,是我要收入后宫的目标,还有皇宝渝、虚灵琼我也不会放过,都是绝资天娇啊。”

    “那我是不是比她们早?可以当姐姐?”

    “哈哈,你现在同意,你就是姐姐,因为你先入宫的嘛。”

    “好,我同意了,”

    血天寻是干脆的个性,她又道:“我还有两个妹妹,天淑、天涵,都是伪圣,你能不能一并收下?也予三十六妃位?”

    “问题不大,答应你了,不过,前提是她们的贞珠还在,这是入我后宫的标准,不然就没多大意义,我又没时间去和她们谈情说爱,只能是先上车再补票,这么说,你能理解吧?”

    “当然,你这么说,我也才更信你,好,我们血氏三姐妹,以后是你的人了,天寻见过大帝,在这不好行礼,容后再补。”

    “哈哈,那没有什么,那个烈云飞、铁玉罡,你能拉拢住吗?”

    “他们和我本来就是战盟,共同对抗傲氏,进不进雷廷先不说,纯粹合作眼前这一场,也没有问题,我和他们说。”

    血天寻整理了一下要说的话,直接给烈云飞铁玉罡他们传去神念。

    二人略一思索,很快就回复同意了,这是他们在妖界崛起的机会,要成大事,哪有不冒险的?瞻前顾后,始终成不了大器,干了。

    “他们同意了。”

    “好,我假装把你们封困,你们也进玲珑塔中去,助五行神尊一臂之力,把四阶妖圣融躯速度加快,那收拾傲无心就没有悬念了。”

    “可以。”

    他们这番神念交流,也是电花石火的快。

    傲无心这时又在暴叫,“血天寻,你们考虑好了吗?”

    “好,我们就……”

    血天寻回话的当儿,方堃小戟一抖,遮天紫芒垂落,直接就将她和烈云飞、铁玉罡全罩住,他们齐声惊呼,纷纷祭出法器要反抗。

    但紫芒猛的一缩,下一刻就钻进了方堃身体里去。

    “啊……”

    傲无心大吃一惊,“你……”

    “你们也进来吧。”

    紫芒之幕在下一刻就遮天蔽日了,把傲无心、傲世刚、鬼长天、罗百烈、黄岐天一齐卷住,这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最后关头,鬼长天和罗百烈突然放弃了大法器,双喝一声‘走’!

    他们居然放弃了大法器不要,使出了损寿折元的逃命大法,双双留下一团血雾逸出古妖域逃走了,这可是大毅力大决心,下品圣器都丢了啊。

    也是血天寻、烈云飞、铁玉罡他们演的戏好,吓的他们做出选择。

    黄岐天略一犹豫就和傲世刚被方堃吞噬了。

    傲无心是不可能放弃他的中品圣器‘妖神冥矛’的,他不会认栽的。

    开玩笑,中品圣器怎么能放弃掉?拼死也要一搏。

    妖界七大妖圣,居然被方堃一扫而光,全部吞噬,简直就吓死了人。

    “他有大法器,竟然能收拘七大妖圣,但要压制住会非常困难吧?”

    “这人太厉害了啊,怎么就把七大妖圣全吞噬了?他有什么法器?”

    “此人不会是有上品圣器吧?那傲无心可是妖界第一妖圣,他都被吞噬了进去,另几位更不用说了,就是不知他能不能压制住啊?”

    “怎么可能压制住?那是七大妖圣啊,只是古妖域不知怎么了,仙界本源之力强大了许多,还在不断的增强,大圣的威能就发挥不出来。”

    “也是,要是能发挥出大圣的能力,那他就不可能吞噬镇压他们。”

    “此人也真是变T啊,这些妖圣即便不能发挥真正的大圣威能,也比伪圣厉害,但此人只是小小仙君境界,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的确是太变T了,小仙君,就能把大圣吞噬镇压。”

    “那玲珑塔也消失了,是不是被他得去了啊?”

    “对啊,玲珑塔呢?真被他得去了?”

    “不行,玲珑塔里无数圣宝,让此人得去我们岂不是白来了?抢!”

    “抢?你够资格去抢?七大圣都被镇压,你算什么呀?”

    “我们这么多人,他就一个人,他扛得住?”

    “那你上去试试?”

    “我不去,我等着别人先上,我猫在后面,瞅空子好了。哈哈。”

    在场的人一个也没有散,但都盯着场中发威的方堃,他们相信方堃不会得到了秘藏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去,他想走,别人也得让他走啊?

    还有十二伪圣呢,还有诸多古老家族的势力,谁不想分一杯羹?

    但是想分得拿出实力来,方堃把七大圣都暂时镇压了,还怕这些人?就怕他们没人敢上来打劫,实力就摆在那里的,吓死人的说。

    之前鄙视方堃的那俩人,一个个都不敢做声了,尤其是那个东彦龙,目光都在躲着方堃,脑袋半耷拉着,好象萎了似的。

    东氏一族人更是无地自容,之前针对东彦娇,到傲无心现身后,东玉川更表态把东瀚天、东华秀、东彦娇都逐出神皇东家了,免受牵连。

    可谁曾想到,东彦娇之前护着的那个小子,是这么牛叉的一个人物。

    早知道这样,巴结东彦娇还来不及呢,怎么能将他们父女逐出?

    现在悔之晚矣,东玉川一张老脸也是挂不住了,心里就把几个兄弟和东彦龙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一次东氏的损失可大了啊。

    不说别的,就东彦娇这个‘弟弟’,日后在天界必占一席之地,却是万盛商会将他牢牢拉住了,偏是因为刚才的事,东氏和万盛也撕破了脸。

    多少年的联盟之势,却在一次危机中分崩离析。

    东氏不仅没因此捞到好处,还把大的好处拱手让给了别人。

    现在就算东氏要收回之前说的话,也要东玉川老脸够厚,即便他脸皮够厚能收回之前的话,也要东塌在东彦娇父女肯原谅他们,可能吗?

    东玉川心里悲叹一声,不可能了,东瀚天东彦娇是什么脾气他清楚。

    万战天也没想到事局转变出如此微妙可喜的形势。

    此时,他们这些人还都给方堃笼罩在他的紫芒蛋罩中呢。

    这个玄奇无方的紫芒蛋罩自成一片天地,秘蕴神奇的阵法,威能生生不息的运转,在蛋罩中的每一个人都受益极大,有一种被洗淬的舒畅感。

    这不影响他们观察古妖之域的一切动静,蛋罩是透明的,没隔绝他们的视野和感官,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被紫芒蛋罩笼罩在其中。

    十多尊伪圣望着方堃的目光都在变化。

    七大妖圣一被吞噬,他们也知方堃消化不了,但也没人敢招惹他。

    明摆着,方堃还有余力呢。

    这边罩着万战天的紫芒蛋罩是准备让傲无心破解的,他没敢接赌。

    这能量罩都没有收起,只能说明方堃还有余力。

    谁敢轻捋虎须?

    众生百态,尽在方堃眼底。

    他望了一眼硬撑天界尊严的虚道永,笑道:“虚圣,可敬!”

    “年轻人的天下了,我是老朽了。”

    “在这个世界,没有年轻和老朽这一说,寿命都以亿年计,何为老?虚圣心胸气魄令我钦佩,今日之后,虚圣之名定将流传万世。”

    “今日盛会至此告一段落,我虚氏子弟,即可全部离开古妖之域。”

    他摆明了态度,就是说虚氏要退出这次夺宝,不跟方堃争什么。

    虚圣一退出,等于给其它伪圣们做了一个表率,就是我不争了。

    虚浮道永都不争了,别人当然要慎重的考虑这个问题。

    实际上方堃已经立了威,基本没人敢抢着再出头。

    锋过天、星镇世、大东皇、邵云生、阳破乾这几个伪圣,互视了一眼,也萌生了退意,主要万战天肯定站在方堃那边了,现在是天界中势力自己的斗争了,没有外人,魔界的强者,居然一直没有出现,奇怪了。

    不过也能想象到,妖界七大圣突然被吞噬进一件奇宝之中,本来就想当黄雀的魔界强者,心惊之余,自然不敢再冒头出来,也怕下场凄惨。

    可以说方堃一显神威,已经把有形无形的存在全部震慑了。

    这次不说四阶妖圣的秘藏全便宜了方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妖孽,七大妖圣都不知要被他搞掉几个?真正是发了横财,这小子胃口真不小。

    虚道永一挥手,就要领着虚氏虚道门的人离开。

    方堃却道:“灵琼姐姐可愿意留下来,替虚氏分润一些奇珍?”

    虚灵琼嫣然一笑,“还有这种好事?”

    “那必须有。”

    方堃微笑,接她话道:“你与虚圣,硬扛着天界的尊严,准备搏命不计后果,不计一切得失,我怎么能让虚氏空手离开?”

    “好,我留下来,父亲,你们先回去吧。”

    虚灵琼答应留下。

    虚道永微微颌首,朝方堃道:“小友若至虚道门,我扫径相迎!”

    关系就是这么结交下来的。

    在场诸人太多的都傻眼了,方堃要分给虚氏奇珍?

    虚道永更请方堃至虚道门做客,这是在订盟议吗?

    大人物说话都是一言九鼎的,他们简单的两句话就决定了一桩大事。

    下一刻,虚道永袍袖一卷,将在场中的虚道门人卷尽,撕开古妖域界就消失无踪了,伪圣就是这么强,随时随地都能裂界而去。

    方堃又望向皇宝渝,“宝渝姐姐也请留下,共享奇珍。”

    刚才就她和虚氏父女宁死不退,这阵儿都有了回报。

    皇宝渝点点头,“好,我也留下,盛情却之不恭,能与阁下结交,也是我皇宝渝的幸事,父亲,你们也先回去吧。”

    她对皇逸天道。

    皇逸天一脸喜色,女儿有机会亲近这位新崛起的人物,对皇氏有极大好处,既然人家都说了‘共享奇珍’的话,多少都能分润一些东西吧?

    皇逸天也不做停留,领着皇氏一众强者就离开了,个个一脸喜色,小姐与那人有了交情,日后皇氏也等于有了一个强助啊,还与虚道门结下了情谊,今日小姐的行为,让一众皇氏强者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然后,方堃衣袖一挥,皇宝渝和虚灵琼就给他的能量扯进了紫芒蛋罩之中,和万战天一众人在一起了。

    而且紫芒蛋罩奇速一涨,将万盛商会所有强者都笼罩进去。

    方堃才转过头,望向虚空深处,“魔界的朋友不准备出来就滚吧!”

    原来,他早就发现隐在虚空异度空间中的魔界强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