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176章 双双提升

第0176章 双双提升

    元气大手和银光大拳交击在一起炸碎,在‘大燕山’某峰颠站的一个男子,身躯跌退三步。

    这男子就是从虚空裂缝中探出元气之手想要惩罚方堃的手之主人。

    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方堃强到了轰破他元气之手的地步。

    拳掌对轰抵消炸碎,看似平分秋色,实际上是掌的主人输了,他给震退三大步。

    光只是震退还好说,可男子身上的雪白功装都弥漫一股焦糊味,他本来莹白的俊面,也渗出黑气,口鼻间还隐见血迹,神情惨然,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还有他的头发都根根竖直,好象愤怒的亚赛人,实际上这是元气暴走溢出体外不受控制的一种表现,这对于他来说是很难想象的一种遭遇,对方竟强悍至此?

    男人身边的美少妇都被四散的元气卷的横摔出去,跌的发迹散乱,满脸惊震不信神色。

    “怎么回事?”

    美少妇骇然问道。

    男子约三十上下,身躯挺拔,气势沉凝,现在却显得异常狼狈。

    他眼里也有掩饰不住的惊震神色。

    “竟然是雷电之体,雷电之体,这怎么可能?要多强横的体质才能储存雷威异能?”

    男子都不相信‘人’可以拥有这样的体质,这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承受的范围,违背天地法则啊。

    “什么雷电之体?你刚才凌空虚击,是和谁过招吗?”

    似这种撕开虚空的玄奥交手,一般人完全看不懂,除非施法者撕开一片虚空,把对面的景象呈现出来,和他站在一起的人才能看到‘破碎虚空’里的景况,显然,这男子还做不到那一步,他也仅仅是能感应到某些存在,撕裂开虚空的一条缝,凭神识锁定目标,凝结元气之手出击。

    美妇只看到男子凌空虚击出现一道黑缝,看到他的元气灌入其中,却不知他在做什么。

    实际上在黑缝的另一面,就是方堃和魏冰所在的楼顶,就是刚才拳掌轰击的现场。

    但在这边什么也看不到,别说美妇看不到,男子都看不到,但他的神识能锁定某个目标,因为他在那个目标体上寄存了自己的一道意志,所以无论那个目标在哪,他都能感应到。

    被他寄存了一道意志的目标体正是魏冰,而他正是魏冰的师傅,异武学院的院长大人。

    美妇看上去有二十八九的样子,她赫然是魏冰的母亲杨维思,被体质改造之后年轻了十岁呢。

    这个院长就是龙浩,方堃爷爷也提到过这个人,是目前‘地球’异武界的第一流强者。

    他目光凝在虚空中,沉声道:“我在你女儿魏冰身上寄有一道意志,而意志所携带的法力更结成一个封印,守护着她的‘贞身’,一但有人意图不轨,便会撞在我的封印上,我也会立生感应,神念降临予以施救并严惩不轨者,就在刚刚,我在魏冰身上的守护封印破碎,甚至现在我的那道意志都被驱散,我已经感应不到魏冰的位置,此人竟如此厉害,我马上就要一百岁了,这么强劲的对手在一生之中都没遇上几个,有趣啊,有趣,竟然是雷电之体,哈哈。”

    “你还笑?我女儿怎么样了?失身了吗?”

    “我的封印都破了,她岂能不失贞?不过我看似输了一筹,却也因祸得福,借他的雷威之拳轰开了我许多年都无法轰开的秘脉,也使我终于踏破瓶颈进入凝罡境的大圆满阶段,这一步竟是这样迈出的,我要好好感谢他,哈哈。”

    龙浩体内元气流转,下一个瞬间,伤势尽复,俊面复如冠玉,气朗神清,眸光如渊如海之深,气势比刚才强了十倍不止,这就是‘圆满’和‘大圆满’的差距,哪怕是圆满颠峰,和大圆满初始也有巨大的差距,境界之差就是这么大,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杨维思杏目睁圆,恨声道:“你还要感谢他?”

    龙浩伸臂挽住杨维思的腰肢,笑的更浓,“是的,感谢他,把他弄成一堆零碎来感谢他,把他的女人变成我的奴隶来感谢他,你对这样的感谢方式有意异议吗?”

    “没有,我完全同意,不管他是谁,破了我女儿的贞,我就让他死,我要亲手恁死他,恁死他之前,我要让他给我当马捅,让他吃屎,让他生不如死,居然敢把院长大人你预定的女人破贞,他罪该万死,他全家都该死一千一万次。”

    杨维思眼里迸溅出浓烈无比的杀气,还有骇人无比的残忍神色。

    这和平素端庄雅素的气质魏夫人完全是似两个人。

    原来她把她女儿‘许’给了院长龙浩,正如方堃猜测的那样,她把女儿当做了晋身阶来用。

    而她本人更是成了龙浩院长的情妇,她要借助此人的能力和影响达到她的目的。

    龙浩的手滑到她丰翘之上捏了把,“宝贝儿,跟着我,是你有眼光,你女儿真是大气运者,这样也能给我带来福运,居然令我踏上了真正的人间至尊之路,我只要积蓄至‘大圆满’的颠峰,我就是又一个‘伪仙’,半步超人,到了未来城堡也是位极人尊的‘大公’,那是可以竞争城堡总督的强大存在啊,你们母女真是我的鸿福,唯一可惜的是魏冰失了贞身,那个该死的家伙到底是谁?”

    杨维思贴靠进院长怀里,半仰着俏脸,杏眸微眯,似想到了什么。

    “有可能是一个人,只有他,才能令我女儿半推半就……”

    “谁,他必须死,他坏了我积蓄大圆满颠峰的计划,他雷电之体我必须掠夺吞噬,那时我会把他全家女性都收入我的‘龙宫’当成奴隶来‘感谢’他,快说,他是谁。”

    “你不是说你刚才输了一招?”

    “哼,我比刚才要强横十倍不止,我现在是凝罡大圆满,半步伪仙,我举世无敌,他只有死。”

    院长现在有十足的自信一巴掌拍死那个雷电之体。

    “他是方家人嫡孙,叫方堃,和我女儿有订娃娃亲,是紫霞山道场的传人,紫婴的师弟。”

    “哦,方家人……”

    院长眉峰微蹙,方家他是清楚的,紫婴也知道的,现在是学院的副院长了。

    “怎么?不敢惹方家?”

    “哼,方家又如何?修为到了我这种境界,还有我怕的人吗?只是方家的影响的不可小觑,异武学院是未来城堡的‘血派输送站’,一个极其重要的基地,为长远计,方家还不能得罪太死,不过那小子居然上了我预定的女人,死罪是不可饶恕的,我会把他弄来给你收拾,进了学院,就是我们说了算的天下,现实的意志也不能凌驾于异武学院制度之上,你把他弄成太监也没问题,想怎么整治就怎么整治,但暂时不能弄死了,对了,你要从‘J管会’调入学院,你男人什么态度?”

    杨维思冷哼道:“那个废物不提也罢,他的态度很不重要,我的事我做主,我杨家做主,魏家死了老头子,未来势微是肯定的,我怕不出几年就要泯然众人了,我当然是跟你走,你是我男人。”

    “哈哈,我当然是你男人,到了异星城堡,我就把你母女一起娶了,不过你现在的修为境界还低,想在未来城堡掌握一定权限,必须达到凝罡境,在那边是实力至上的世界,强者法则是唯一有效的法则,你强大别人才承认你的地位,你不够强大,只能俯跪为奴,”

    杨维思心里一紧,媚笑道:“亲爱的,你现在凝罡大圆满了,再帮我提升下境界,我实力提升了才能更好的帮你做一些事,尤其在学院这边,我杨家的影响力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其实,杨维思知道自己正因为有杨家为靠,才被院长看中,说明自己有利用价值,再加上自己把绝色女儿‘许’给他,自身更甘为奴妇,他自然要敷衍,双方无非就是利用关系。

    院长笑着点头,给这个女人提升境界倒也没什么的,她的利用价值还存在,她娘家在J管会有一定影响,她婆家魏氏也能联系上更强大的方家,这些人脉对院长来说都有用处。

    而在今天之前,最令院长动心的就是魏冰的神秘体质,他在修行圈里混了快一百年,经多见广,对许多体质都有较深的了解,一般后天修练出来的体质,固然是修行至宝,但也比不上‘先天体质’更牛叉,而魏冰的体质就好象是传说中的先天异体之一,她骨髓中弥散出来的冰寒之气,是凝罡境的‘元气’都有所不及的,采积这样的先体异体,收益无穷之大,拿来日夜修练的话,两个人都会一日千里的突飞猛进,最最重要的是‘先天异体’的贞丸,第一次体破时会被男方吞噬过去成为他最大的补益,这颗贞丸等于是异体的种子,被阳气融合之后就会使男的体质拥有女子异体的特质。

    本来院长一经发现魏冰的秘密,就想采夺吞噬的,但他的修为境界没有达至大圆满,只差一丁点就破入大圆满,若此时夺了贞丸,最多让他突破一线之隔进入大圆满阶段,就算能改变其体质,但当时的收益甚微,可以说是一种奢侈的浪费,若是他进入大圆满阶段再夺此丸,他就能一举填满大圆满境初始至颠峰的积蓄,立时之间就成就‘伪仙’业位,举世无敌。

    所以,院长决定先晋升至大圆满,他很自信魏冰不会成为别人的‘菜’,为此还设下保护措施,寄了一道自己的意志在魏冰身上,更以无上法力结成封印守护她的贞身,哪怕别人的棒子再硬也捅不破自己的封印去坏魏冰的贞身,基本上说魏冰就是他锅里的一块肉,飞都飞不掉。

    可万万想不到,人外有人,居然真的有人一棍子破掉了院长的封印,他感应到的瞬间,杀机横溢,就想一巴掌拍死那个夺了魏冰贞身的家伙,哪知拳掌相交还败给了人家。

    唯一令院长安慰的是对方强悍的雷力轰开了他的瓶颈,他也算因祸得福,但远远不能弥补他的损失,因为这些东西他都能从魏冰上轻易获得,还能融合贞丸,从此得到改‘质’的种子,但是现在统统蛋打鸡飞了,所以他想杀死那个人一万次,一亿次。

    听杨维思说,那个人可能是方家嫡孙,他也警惕起来,也冷静了下来,一日没离开‘地球’,方家就不能得罪死了,因为方家可以影响到‘J管会’,那J管会是异武学院的监管机构,掌握着令半步超人的‘伪仙’都忌惮的高科技武器,那么,想恁死方家的人就要承担被报复的后果。

    在这种情况下,院长就想到杨维思,可以利用她去整治方家小子,你女儿不是和方家小子订了娃娃亲,名份上你是他准丈母娘,可以用这个身份威压他,只要给我创造出机会,我就掠夺了他的所有,哪怕他夺了魏冰的贞丸,最终也都是我的,包括他的雷电之体也要归我,哼。

    想到这些,院长郁结的心绪就渐渐舒开,事在人为,他相信这事就算有难度也肯定会成功。

    ……

    楼顶之上,方堃和魏冰换了不知几种姿式,都放开一切的融合彼此。

    两个人的收获都是巨大的,魏冰不敢想象,方堃也惊震当场。

    魏冰的确是神秘莫测的‘先天异体’,这异体孕育着一颗‘种子’,就是被院长称为的贞丸,它深深藏在魏冰的‘宫’中,谁捅破了她的贞身,她的‘宫’中就释放出这颗种子给谁。

    这颗极阴极玄秘的种子,被方堃吞噬,并被他至刚阳气融解在血脉之中,庞大的神秘元气也被融解释放出来,他的修为就节节攀升,元气节节增厚,最终直接破开‘圆满’之限晋升了‘大圆满’。

    同时他脑海神识中浮现出四个字‘冰骨凝霜’,一种先天异体,拥有这种体质的人,修行起来进度非常之快,而且这种冰极之体,若与阳极之体合修,效果更是骇人听闻。

    方堃偏偏是至阳之金刚雷体,与魏冰的‘冰骨凝霜’是绝配的一对,所以收效大的吓死人。

    要知道圆满到大圆满这个阶段的积蓄是极其庞大的,之前所有境界加在一起的积蓄都不及这个阶段积蓄的百分之一,但是金刚雷体和冰骨凝霜的双双融合,却使方堃很快的填满了这个阶段的积蓄。

    最后突破圆满之限进入大圆满时,才把贞丸的全有积蓄用掉,这个瓶颈突破所需就更大,错非贞丸的神秘强大,方堃想要晋升凝罡大圆满几乎没有可能,至少在‘地球’是没有可能的。

    但他福运齐天,鸿运更当天,幼年时结下的情缘,一举成就了他此时此刻的强大境界。

    别的不说,就一个突破瓶颈,就可以用光贞丸这样莫测磅礴的雄厚积蓄,这也是院长舍不得吞噬魏冰贞丸的原因,哪知一念之差,却还是让方堃得到了,该是他的就是他的,别人忙也是白忙。

    这是宿命,别人强求不来,方堃也逃避不了。

    一个境界的突破,方堃的修为暴涨,十数倍翻升,浑体元气滚滚,有如天河,永无竭尽。

    度世尊杵狠狠的探宫,把魏冰恁的气若游丝,同时磅礴如浩海的元气挟着雷威能量,狠狠淬洗着魏冰的身躯百脉及骨骼,什么正反奇经,阴阳绝脉,统统的贯通,犄角旮旯的神经末梢也不放过,该扩充的扩充,该暴涨的暴涨,在他强悍元气的疏理下,魏冰体内杂质再一次被清理,一溢出肤皮,就被蒸发气化,连腥臭味都来不及发散。

    方堃是存心改造提升魏冰的修为境界,不遗余力,渐渐催动雷威至最大限度,把魏冰恁的快咽气的同时,也把她体质扩阔改造到了她目前所能承受的极限程度。

    魏冰完全被动,在神魂飘荡的酥麻中不断提升着境界。

    聚气圆满……圆满颠峰,聚气大圆满……大圆满颠峰。

    轰隆,脑际身躯双双震荡。

    元气汹涌澎湃增加了十数倍,突破凝罡境,很快凝罡境初期颠峰,突入中期,中期灌满。

    轰隆,最后一震,魏冰的境界到达‘凝罡境’后期。

    这时,一梭子密集的子弹,注满了魏冰的神宫。

    “冰姐,凝神炼化,便可把你的修为巩固在‘凝罡境’后期了。”

    “啊……”

    魏冰水汪汪的美目中溢满惊喜狂喜,天呐,凝罡后期,这是凝罡后期啊,我一步登天了吧?

    她体受着体内狂暴元气的流转,感受着强大的境界,整整一个大境界的跨越,这是想也不敢想的一个结果,太震撼,太激动,太无语了。

    炼化,听小男人的话,先巩固了境界再说。

    魏冰闭上了如丝媚眸,入静行功。

    方堃抱紧她也不再动,他也开始巩固自己的境界了,凝罡境大圆满,离秋之惠的境界只差半步。

    去未来城堡之前,有可能和秋之惠的境界并驾齐躯啊。

    不过自己的体质太强大,金刚体变金刚雷体,又融入‘母尊特质’进一步提升,现在又融合了魏冰的‘冰骨凝霜’之质,使极阳之质获得最平衡的调理,连最凌厉的雷威之力都融入了冰极之质,变的更为玄妙,更深不可测,自体的阴阳得到了最合理的调整,化解了‘独阳难长’的这个大隐患。

    同样,魏冰的极冰之体也得到调理整合,雷是至刚至阳之质,也使她自体生成了大阴阳循环,就因为她体内有了这个大阴阳循环,所以她才能从聚气后期一直升到凝罡后期,这种神妙不能解释。

    天光放光的时候,两个人携手并肩,站在楼顶上俯瞰京城盛世景况。

    在他们脸上找不到狂放了一夜的痕迹,一点也找不到。

    魏冰较昨夜相见时更圣洁,更典雅、更气质、更脱俗、更高不可仰,唯一的变化是冰质转暖。

    眺望东边云海中已然完全露头的旭日,暖洋洋的的感觉溢在心田。

    两个人同时转回首,对望。

    魏冰嫣然一笑,伸臂缠绕入情郎的脖子,腿都盘勾起一只,这动作和她脸上的神圣不可侵犯完全不能匹配,但她就是这么做了,而且做的极为自然,极为流畅,极为主动。

    方堃顺手托住她P股,魏冰更是把另一条腿也盘勾上来,这姿式,实在是令人只能想歪掉。

    吧唧,直接就亲吻一口,魏冰甜笑着,“爱你至死,我的男人。”

    “爱你,我的冰女王,你现在的境界,真可以称‘王’了。”

    “那你是本女王麾下第一战将吗?”

    “那必须是,而且是唯一的一只战将。”

    魏冰莞尔,靥娇如花,眸媚如丝,“那边,可以妻妾如云哦,本女王是什么位置呢?嗯?”

    感情这才是魏冰关心的第一个问题。

    方堃有些龇牙,“这真是令人烦恼的问题。”

    “看来你的妞儿很多嘛?”

    “呃,也没几只呀,应该没有突破两位数吧?”

    噗,魏冰喷了,女王眼中抖现一片杀机。

    “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

    “想咬我。”

    “好吧,小流氓,你现在到底玩了几个妞儿?准备带几个去那边?”

    “要带那边去的有十个左右吧,但真的恁过的,你是第三个。”

    魏冰美目威凌盛放,十个左右让她暴走,但第三个被恁,排位还算靠前一些。

    “是不是按照‘恁’的顺序排位呀?”

    “这个,可能性不大,那边的世界讲究‘强者法测’,方宫也会依据这一规则来排位吧。”

    “那人家的修为是第几呢?”

    “呃,现在看来,除了秋之惠,你是第一厉害了。”

    “秋之惠?谁?”

    “来头惊世,大的吓人,她这世的历劫之身是省里秋东山的女儿,她本尊魂灵醒觉后,我知道她叫‘世度母尊’,一个强横的可以灭世的女人,‘地球’上估计找不到她的对手。”

    魏冰吓了一跳,“这么厉害?伪仙境的半步超人?”

    方堃点点头,“是的,半步超人中的颠峰,不是这个世界天地元气稀薄,她突破伪仙之限也不再话下,这女人脾气很霸道,喜怒无常,你别得罪她,不然就是自己找罪受,她的心极强大,倒不会和谁争什么,因为她不屑那么做,包括我在内,在她面前也是一只蚂蚁。”

    魏冰翻白眼了,“天呐,这么变态的存在,你怎么会遇上?”

    “我是她这一世历劫的关键,她的万世情劫就系在我身上,名义上是我的女人,实际上是借我恢复她的魂灵实力,关系不好定位,我估计她不会争‘方宫’中的排位吧。”

    “哇,真的?”

    这叫魏冰的眼眸顿时亮了起来,方堃刚才说了,除了这秋之惠,自己的修为诸女中第一,耶,就和她们以‘武’定位,这符合强者法则啊,这位子不争不行,想着自己低眉顺眼的去叫其它女人‘姐姐’也难舒心,不如让她们叫自己‘姐姐’来的舒畅呀。

    而且位子决定权势,决定利益分配,决定资源归属,这个是非得争的呀。

    这个超凡脱俗,看似与世无争不沾烟火的天仙女神,心里却想着‘争’的策略。

    其实方堃也想不到更好的方式去定位将来的‘后宫’,若自己‘口封’排位,势必让诸女心中有其它想法,爱谁多一些什么的,这就容易造成情感交融方面的问题。

    ‘以武排序’的话,给她们一个时期精修,到时候谁胜谁负谁占什么位置,就是个人的事了。

    也不能说方堃偷机取巧,他也没有办法,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少办法。

    不然魏冰和萧芷两个人怎么定位?谁大谁小?一个是自己口头许诺的,一个是家里长辈订过的娃娃亲,谁也不服谁啊,口封肯定得罪某一个,那就得不偿失了,‘以武排序’谁也没怨言。

    主要萧芷后面还有个邢玉蓉,这是丈母娘,为堵她的嘴也得‘以武排序’啊。

    就魏萧二女论在方堃心里的份量,还是魏冰更重,她在幼时就和方堃在一个幼儿园了,那时就结下一世情缘,这种优势是萧芷拍马难追的,这一‘事实’方堃也得承认,而且他在魏冰面前没有抵抗能力,幼小时候的心理阴影就没有消失,魏冰说是宿命,方堃不管是不是,却也只能认命了。

    现在看来,魏冰的修为已经是凝罡后期,如果秋之惠不争的话,她基本会拿下第一。

    不过,萧芷的奇遇也拥有极大的潜力,这一阵子萧芷也在暗中修练‘花媚体’,主要是为了配合方堃的金刚体,这个作弊器很强大,甚至能抹平魏冰‘冰骨凝霜’这先天异体的优势。

    还有最不引人注目的丁妤,她和萧芷的潜力一样大,也是萧芷的死党,也在苦修花媚体。

    最后一个就是孙倩了,她的花媚体已经修至‘万柔境’,只要小成,立即能和方堃修练‘世度阴阳尊法’,而且她目前还没突破‘聚气境’,前期的积蓄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方堃隐隐觉得,孙倩要是暴发出来,魏冰能不能拿到第一都说不准。

    在他这里,准备一视同仁,能授她们的功法统统传授,不能厚此薄彼,也不能让她们有怨怪。

    想到这些,方堃就把‘世度阴阳尊法’凝成一道奥义灌入魏冰神识之中。

    片刻后魏冰有所领悟,“还有这种阴阳秘法,好象很高深的样子?”

    “不能外传,这是秋之惠的不传之秘,你传出去可能为那人带来灭顶之灾,我传,她就没辙。”

    “我老妈也不能传吗?”

    “更不能,你家老娘野心勃勃,我隐隐感觉她要成为我如梗在喉的一根剌,再说了,你传给她,她和谁修练?会是你爸吗?”

    方堃这话问的直接了,魏冰面上有些尴尬。

    她扁了扁嘴,“我老妈的情况,你假装看不见吧,她,唉……我爸根本管不了的,我师傅就是我老妈给推荐的,我有点怀疑她和我师傅的关系。”

    方堃冷笑道:“你不用怀疑,如果你老娘的靠不是你爸,肯定有一个男人在她背后,异武圈里没有强靠,谁也混不下去,还参与未来城堡计划,你老娘要不是去那边送命,能没有倚仗吗?”

    “我师傅是院长,也是要到未来城堡去任高职的,毕竟他的修为是凝罡境圆满的颠峰。”

    方堃想起半夜那一掌,微微一哂,“凝罡圆满颠峰吗?我看他底子打的不够坚实,半夜我接他那一掌时,才用了一半功力,他都奈何我不得,而我当时是凝罡圆满初始,最多巩固程度,他却是颠峰,这就等于一个境界的差距,我当时的神念追过去,‘看’到他给我震退三大步,口鼻出血,还有一个女人给元气卷的横飞出去,倒是没看清是谁。”

    魏冰目现奇色,“厉害,不过你要进到学院,就要严格依着规矩来,不然就会被清除或受严惩,我觉得你们暂时不要进去,等这一批学员要转送去未来城堡前再入,就不用受学院规矩约束了。”

    “走,找个地方,我们好好谈一谈学院内的情况。”

    魏冰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