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144章 玄妙法诀

第0144章 玄妙法诀

    意识坠入白茫茫一片的雷霆世界,但方堃没有被雷劈的那种震荡感觉。

    他进入的是一缕纯粹的精神意识,不可能有任何实质的感受。

    漫散虚空的意识无限延伸,似乎想要发现什么,这里除了银电交错难道没有其它的了?

    这片虚空无限之高,无限之阔,意识似受到某些吸引,直往上冲。

    下一刻,意识的‘眼’看到一张巨大的银幕,呈长条状从虚空深处垂落下来。

    这道银幕不知有几多少亿里之长,但宽度看上去至少也有万里之多。

    意识越来越近,那银幕也在收缩,收缩的越来越小。

    但在方堃‘眼’里它仍然巨大的无法想象。

    最终意识不能再接近,似停顿在了银幕之前,那银幕也缩的完全呈现在他视野中,这一下看清了,收缩后的银幕原来是一道‘符’,符上电光缭绕,雷霆四溅,缩至半天高的程度不动了。

    遮天蔽日的这道巨符,散发出凛凛神威,能催毁一切的气势让人直接窒息。

    在更清晰的显示下,方堃看到组成这道巨符的是无数扭曲怪异的符文,密密麻麻有无数亿兆。

    符正面变化出更光灿的紫色光泽,这些紫光更精髓的紫色雷霆能量组成的,渐渐的它们组成了几个浩瀚磅礴的大字。

    ‘紫极无上雷帝符’;

    这七个字有无上的威严,绽放出灿烂堪比烈日的光芒,深深印入方堃的脑海。

    啊!

    方堃顿感脑门儿一阵憋涨,头欲崩裂一般,意识在那瞬间崩散,化为了虚无。

    听到他大叫的孙倩吓了一跳,就见方堃抱着脑袋倒进她怀里。

    这一下可把孙倩吓坏了。

    “方堃,你怎么了?啊,怎么了?”

    此刻,方堃脸色苍白,脑门上豆大的汗珠渗出,痛苦的神情扭曲在脸上。

    “怎么了?方堃,你别吓我啊。”

    孙倩都吓的哆嗦了,以为是刚才被雷劈的后遗症暴发了。

    但在下一刻,方堃的痛苦似乎消失了,缓过了一口气,脸色开始恢复正常,渐渐有了血色。

    “啊,好可怕,脑袋差点给撑裂啊。”

    方堃终于说出了话,人却软的没一丝力气,只能倒在孙倩香怀之中。

    “到底怎么了?”

    孙倩吓的眼泪汪汪的,因为之前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后太可怕,她真怕有什么后患。

    之前蝗引雷入体,简直就是找死行为,虽说一切过去了,但想起来还是后怕。

    “我刚才……”

    于是,方堃就把自己用意识探查破邪刃的事说了一遍。

    听罢之后孙倩脸色也变了,“……那么大一张符?后来呢?”

    “后来没有了,我就看到那七个字,紫光暴涨,我的意识就崩散了,然后就是头涨欲裂。”

    “哦哦,现在没事了,你看看你,瞎折腾,吓死人了,以后可不敢再用意识探查了啊。”

    力量在方堃身上也渐渐恢复着。

    孙倩把他放平在床上,用被子把他身子也盖进来,光溜溜的也不好看嘛。

    她把自己也盖进来,俩人紧挨着,早就有过类似的接触,倒不用再顾忌什么。

    “好点了吗?”

    “好多了。”

    平复了呼吸的方堃,伸臂着孙倩搂紧,让她半覆盖在自己身上,那种温玉满怀的感受真好。

    突然方堃又道:“好奇怪,那符怎么在我脑袋里?”

    “啊?在你脑袋里?”

    孙倩吓的差点没坐起来。

    “倒不用怕,好象是个虚形,也不是实体。”

    原来一转眼的功夫,方堃发现自己脑袋里飘浮着那道符,紫极无上雷帝符。

    大约也就三寸大小,在自己脑袋里晃悠悠的,‘内视’时无比清晰,仍就是电光缭绕、银蛇乱舞的那个样子,七个字上释放的紫色光芒散荡出来,一波波洗涤着他的身体、经脉、骨骼、血肉……

    方堃在惊疑中又发现隐于中脊里的破邪虚形不在了,完完全全消失了。

    怎么回事?

    他心念电转,难道是破邪刃变成了这张符?

    破邪之刃本来就是个挺神奇的东西,突然变没了,而自己脑袋里多了张‘符’,应该和它有极大关系吧?不然怎么解释这个现象?

    和孙倩讨论来讨论去,也没得出个结果,只好等师兄紫婴回来问问他,毕竟紫婴见多识广。

    他把自身受紫符雷力洗涤的情况和孙倩也说了,虽然那效果极微,但仍能感受到自己每一刻都在变化着,都在强壮着。

    孙倩也说,我抱着好舒服,似乎有种微电波通过皮肤的接触传递过来,很暧昧的感受。

    而方堃又握了握拳,只觉告诉他,力量比之前还要强大,这说明破邪之刃的消失换成了紫符,不仅没使自己减弱,还更增强了呢。

    此时,孙倩望着方堃,目射奇光,“你的脸好光泽,好细腻,似乎有种淡紫的光透出来。”

    她仔细的看,发现小男人的脸光润到某种极致,纹理清晰,无暇似玉,尤其是他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澈无比,黑瞳中隐现银光闪电,每时每刻都似向外迸溅着一种威严。

    “喂,干吗用这么迷恋的眼神儿看着我?”

    方堃感受到孙倩目光的变化,不由都有点飘了。

    “哇,你的眼睛,瞳孔里的变点好象变成了闪电的符号,有银着光晕圈,圈里是一片紫芒,中心好象是闪电符号那样的,真的很好看,也很奇怪呀。”

    “呃,真的吗?我去找个镜子照照看。”

    方堃一下就蹦了起来,光着身就跑出卧室找镜子照去了。

    床上的孙倩翻了个白眼,倒是没阻止他,因为俩人的衣裳包括身上的东西都报销了,这也没有衣裳给他们穿,倒是让孙倩想起来,自己的枪好象没化灰,应该掉在院子里。

    “对了,方堃,你去院子里看看我的枪,有没有被雷劈烂?”

    “好的。”

    功夫不大,光着身的方堃又跑了回来,手里拎着一把黑的枪,好象没有太大问题,但也通了雷电没有融化,至于还能不能用就不知道了。

    枪在就好,孙倩也放心了,大不了拿出去换一只,这东西要是弄丢了,解释起来就麻烦了。

    又钻进被窝的方堃道:“还真是,我的眼睛有了变化,但不是很明显,要仔细看才能发现。”

    “是不明显,必须要细仔看,不过你容光焕发,肤色如玉质般细腻,一眼就看得出来,比之前还要俊得多呀,而且气质也不一样,隐隐透出一种凌厉的锋芒,遮都遮不住。”

    这时候孙倩见他完全恢复了,心里也不担忧了,说话都露出笑来。

    “是不是我叫你很动心呀?”

    “有一点吧。”

    “才一点?”

    方堃的手开始使坏。

    孙倩赶紧蜷身子保护自己,咯咯笑道:“很多很多,好了吧?”

    “那就不蹂恁你了,省得我师兄回来看出什么,你就羞的没脸见人了。”

    “滚。刚才衣服化灰,不知道有没有跑光。”

    她还担心被老道看光自己。

    方堃道:“师兄被轰的飞了出去,跌的七晕八素,咱俩被银电缠绕,就是一团光,他能看见什么?倒是后来被他看见了我的光P股,哈哈。”

    两个人说笑着,等紫婴回来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了。

    也不知紫婴从哪弄了几件衣裳,估计不是买的,也不是新的,老家伙去哪偷的啊?无语了。

    两个人随便穿上,孙倩就离开了老宅,开着车进市里面想办法补卡买手机去了,另外要买些衣服什么的。

    ……

    孙倩走后,方堃就把破邪消失变成了脑袋里一张符的情况和紫婴说了一下。

    “师兄,你说这是什么情况?”

    “啊……你这是大奇遇吧?依愚兄判断,那紫雷帝符才是真正的宝贝,破邪刃只是它释放出来的能量变化的一个形态,而非它的真身,只有大气运者才能堪破它的秘密获得这神符吧?”

    想想也是,谁敢冒着被雷劈的风险去这么做?

    而那张神符太过玄妙,若不是受到雷霆洗涤的体质,又怎么能用脑袋装它进来?环环想扣呀。

    “这紫极无上雷帝符,师兄你有没有听说过?”

    “没有,完全没有,你之前融合了破邪,还能化形出来应用,现在它成了你脑海中一道符,我也不知你能不能应运它的能量了,你可以试着用神识之力再勾通一下那符。”

    “啊?还勾通啊?”

    方堃吓声道,之前勾通了一下,脑袋差点涨破,他心有余悸呢。

    紫婴道:“它既然进了你脑海里,现在应该没事了,它不以实质存在,不然你怎么装得下?”

    “也是,我试下。”

    方堃也觉得紫婴说的有道理,于是凝起神识,再次去勾通脑海中的那符。

    轰隆。

    这次意识与神符一触,只是脑际雷荡了一下,然后意识就清晰的看到那七个紫光芒芒的字。

    ‘紫极无上雷帝符’被他意念触及时,哗哗暴闪了几下,然后一股有如实质的奥义传递进了方堃的神识之中,下一刻,这股奥义在他识海中分解,化成了一篇文字。

    ‘紫极无上雷符正典’,雷符为万符之祖,威力无边,镇压万方,镇杀万邪,万千种雷法皆出于雷符,修无上雷符正典,成就无上雷法威能……

    下面是雷法修练术,如何修练,如何凝成各种雷符的方法,密密麻麻一篇都是基础法诀。

    在最下面,是‘第一重雷符:银雷诛邪’。

    哦,真正有威力的是第一重雷符‘银雷诛邪’。

    而上面那些是如何应运雷力和如何把雷力扭曲成符文的基础修练。

    可见,不能把雷符扭曲成雷法符文之前,还不能去修练银雷诛邪,方堃有点明白了。

    “师兄,你帮我参悟一下,我不太懂。”

    方堃赶紧把这篇东西全写出来给紫婴看,倒不怕紫婴也学了去,学去也没什么,另外紫婴没有雷力,根本就无法修练。

    紫婴看罢,也明白了,“哦,这个修练类似于应运元气,操控元气,就是让你把雷的元气扭曲成这种符文,那些符文你没有写出来,你脑子里应该有吧?”

    “有的,那些符文我写不出来,太怪异了,而且在不停的变幻中,没有一个定式,没法写。”

    “那就多观察吧,主要是熟悉驾御你体内的雷力,也就是雷电元气,我想这些雷力会和你的元气混在一起,而且渐渐的把你的元气本质改变,变成雷电元气。”

    “明白了,师兄,你猜的不错,那符每时每刻都在弥散雷力进入我体内,和元气混在一起,”

    说着,方堃试着运起元气,可一下就发现,元气中的雷力根本运控不了,它们自动和元气分开,沉积到了元气的下面,也就是说运控元气的紫枢大法,无法运控雷力。

    “呃,看来要按照雷符上的法诀运控啊。”

    虽说元气和雷力都蓄于经脉和丹田之中,又混在一起,可当运控时却又泾渭分明,不会混杂。

    紫婴说雷力会把元气慢慢同化改变,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目前来看没有这种迹象。

    “师弟,你就琢磨一下修练这个法诀。”

    “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