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江山策:倾世毒妃 > 第635章 方简回来了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宇文天清的心咯噔一下,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她僵硬的回头,看着男子,你是……越泽?

“公主还记得属下,属下真是深感荣幸!”越泽似笑非笑,眼中带着嘲弄。

再次见到越泽,宇文天清觉得身体里的血液都似冻僵了一般,她的过往,东方铎已经知道了,她想不通越泽突然出现在这里,又要拿什么威胁她?

她笑着转身,越泽的声音却冷下来,“公主,刀剑无眼,你还是乖一点比较好。”

“越泽,你主子已经死了,你又来找我干什么?还有我如今是离长乐,宇文天清早就死了。”

越泽笑起来,“公主到底是谁,自己心里清楚。我既然来了这里,就没打算放过你。”

“为什么?”宇文天清愤怒的大吼,“就凭你一个奴才也想威胁我?越泽,你觉得你配吗?”

奴才这两个字,让越泽的脸彻底冷下来,跟角带着残忍,“公主怕是误会了,我又不想要你的身子,配不配用在你我之间并不合适。我也不跟你废话,替我重伤东方铎,然后把一切嫁祸给东方无双。”

宇文天清努力压着火气,她就算是苍隼国再不得宠的公主,也轮不到一个奴才才命令她。她冷声道,“越泽,东方铎早就自请去了边关,无召不得回来,怕是你的想法要落空了。”

越泽不耐烦的动了动手腕,锋利的剑刃立刻在宇文天清娇嫩的脖颈上划出一道红色的血口子。

宇文天清疼得一个哆嗦,却不肯让步。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答应的。”宇文天清漠然的看看前方,她宁愿自己去死,也绝不去伤害东方铎。

越泽的剑刃又往前移了移,她脖子上立刻淌下艳丽的血花,带着凄冷的美。

“我这是在帮公主你,如果你执意不肯合作,我就亲自去边关,在定王回来的路上把他杀了。到时候公主没了依靠,我看你如何还能安稳的活下去?”

宇文天清无动于衷,她对东方铎有信心,相信越泽绝不是他的对手。

“公主难道就不心动吗?只要此事一成,东方铎极有可能会成为玖月国下一任的太子,用不了多久,就能荣登大宝,名留青史。”

宇文天清的眼睛起了些变化,似乎划过一道浅浅的亮光,她道,“你所说可是真的?我家王爷真有机会翻身当皇上?”

越泽收了眼中的不屑,一脸温和,“公主信不过我没关系,你只要知道我背后的主子是境主就可以了。”

“你投靠了境主?”宇文天清一愣,“你是不是出卖了苍隼国?越泽,那也是你的国家!”

“公主,不该管的事你还是少打听,小心保不住脑袋。”越泽的语气又冷下来,“我已经打听过了,东方铎会回来过年,等他一回来你就动手。”

话落,他就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粗鲁的塞给宇文天清,“这是毒药,只要你放到他的饮食里,就万事无忧了。”

宇文天清手一抖,“不,我不要,我不想杀他。”

“只是暂时控制他的慢性药,我还指望着他坐上皇位,好与我合作,放心吧!我还没想要他的命。”

宇文天清看着手上的瓷瓶发呆,然后下巴猛的一疼,越泽已经捏开她的嘴巴,往里塞了一颗药丸,又逼着她吞了下去。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越泽,你混蛋!”宇文天清话里已经带了哭音。为什么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又要被人破坏。越泽,你怎么不去死?像你的主子宇文景瑞那样,不得死好!

越泽满意的道,“只是让你听话的药罢了,放心,你死不了的。”

宇文天清忽然将手指伸进喉咙中,想要逼自己把药吐出来。越泽脸色一沉,啪一声打掉她的手,“公主,你别逼我动粗。乖乖合作,也好少受些皮肉之苦。”

楚倾瑶在房里配药的时候,飘飘来了。

“大小姐,属下得到的消息,门主还没找到帝凤舞。”飘飘一脸担忧。这时候都已经大雪封山了,虽然门主功夫好,可在外面奔波了这么久,怎么可能没危险。

楚倾瑶想了想,“让他找吧,这样可能他心里会好受些。”

飘飘有点懵,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虽然看出她的疑惑,楚倾瑶也没打算解释,毕竟帝凤舞还是姑娘家,名节最重要。

“飘飘,让毒门下面的联络点,随时注意着门主,有情况要随时传回来。”

飘飘走后,轩辕炙皱着眉头从外面进来,“阿楚,查到陈絮语的消息了。但只是一部分,中间有一段,查不出来。”

“查到的是什么?”当初韩家也查过陈絮语,发现她只是个孤儿,一点让人生疑的地方都没有。

“陈絮语,一出生就被人偷走,后来在一柳姓人家长到八岁。然后她就失踪了,直到十三那年才突然又回到了柳家,至于这五年里发生的事情,短时间内根本查不到。”

楚倾瑶冷笑,“看来是有人故意抹去了这一段,不想让人查出来。她身后到底是什么人,本事倒是不小。”

轩辕炙沉着脸,的确,连他炙王手底下的人都查不到,这样有本事的人,整个夜染大陆也没几个。

“放心吧!我已经叮嘱下去,只要给他们时间,就一定能查出来。”轩辕炙道。

“目前知道的就有两家饰品铺子在卖我们水润斋的样式,而我在陈絮语房间查到的图纸也刚好是两份,而她一个妇人,肯定没办法亲自去送图纸。只要抓到接头的人,事情就会明朗了。”楚倾瑶分析。

“昨天你说完之后,我就已经派了暗卫盯着韩家,既然陈絮语已经画好了图纸,短期内,她肯定要送走。”轩辕炙嘲弄的道,“韩清风真是给自己选了个好媳妇。”

提到韩清风,楚倾瑶就担忧起来,“清风表哥如果知道这件事,还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呢!”

“媳妇是自己挑的,只怪他没长眼睛。”轩辕炙不满的道,“他媳妇都把主意打到你头上了,他竟然毫无所知,真是愚蠢。”

楚倾瑶叹了口气,“清风表哥是一心待她,只是他错负了真心。”她现在真希望,所有的一切,都与陈絮语无关,那样至少,清风表哥不会难过。

“阿楚,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不是韩家人,不提你,单提韩清风,如果陈絮语把他当成夫君,当成要共度一生的人,也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楚倾瑶扑到他怀里,“我只是心疼清风表哥。”

谁能想到,韩清风如同清风朗月一般的人,竟然喜欢上了这样的一个女人!

“事实自有定数,早点揭发了她,韩清风也能早点从阴影之中走出来,也许还有更好的女子在等着他。”轩辕炙劝慰她。

楚倾瑶这边心情刚好了点,七杀就从外面进来,“王爷王妃,方简来了。”

方简?

楚倾瑶不由一愣,然后笑道,“快点把他请进来,也不知道他这两年跑哪去了,害得惜陌一顿好找,也没找到人。还算他有良心,还知道回来。”

方简被带进来时,眉眼间似乎带着一股煞气,楚倾瑶以为自己看错了,仔细再看时,又变成了曾经的那个方简,眉眼温和,沉稳内敛。

“见过王爷王妃。”方简进来请安。

“方简,大家都是熟人,赶紧免礼。”楚倾瑶欣喜的看着方简,“你这一走可就没了消息,方简,你到底去哪了啊?惜陌前一段时间在外面找了你好久。”

方简的脸色一僵,很快恢复自然,“我这两年也没个定所,走走停停的,基本上看遍了各地的山山水水。如果不是看倦怠了风景,现在还不想回来呢!”

下人奉上茶水,方简抿了一小口,急切的道,“王妃,我掌门师兄和小师妹呢?怎么他们都不在门里?”

看来他是回了趟古武门,因为找不到人,才跑这里来的。

楚倾瑶笑着把花惜陌和容秋雅的事讲了讲,听得方简也是一脸笑容,暗暗为大师兄高兴,“掌门师兄早就该成亲了,等他们回来,我得赶紧追着他把亲事办了,好喝一杯喜酒。”

“王妃,那妍儿呢?她……可是和东方瞬在一起?”

“好像是一个人走的,但东方瞬知道后,去追了。”楚倾瑶怕方简伤心,说得很含蓄。

方简有些失落,还是道,“听说小师妹过得幸福,就好,她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嫁人了。不知道这次回来,我有没有机会连她的喜酒也一起喝了。”

“方简,你还要走吗?”楚倾瑶听懂了他的意思。

“嗯,在外面闲云野鹤的散漫惯了,这次回来,只是看看大家,年后就走。”方简苦笑,“小师妹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我留下来也不合适。”

不等楚倾瑶说话,他又抢着道,“王妃,掌门师兄他们现在到底在哪?我想过去找他们。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万一他们不回来过年,岂不是错过了相见的时机?”

地点在哪,自然不能说。

楚倾瑶道,“我们也只是知道他们在外面,古武门传回来的消息,你也不是不知道,等到了我手里,他们都不知道又跑哪去了。”

轩辕炙眉眼深了几许,“方简,既然回来了,就别急着走。等花惜陌回来吧,你们师兄弟也好聚聚。”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