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起难寻,伴你始终 > 第14章 不过就是睡了一觉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席远辰应了一声,把水杯放在手边的柜子上:“我有点事,要回一趟公司,你休息一下,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

说着,他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医药箱给姚映夕,让她自己处理一下额头还有身上的伤便离开。

两百多平的单身公寓就这样只剩下姚映夕一个人,她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向是梗着一根刺。

席远辰是觉得她跟他发生关系了就会跟了她吗?

姚映夕勾了一下嘴角,抬腿往公寓门口走去。

手刚搭在门把手上,门就从外面推开。

姚映夕愣了一下,下意识慌乱的把手缩回去。

一个阿姨提着两个购物袋进来,看到姚映夕躬了躬身,自我介绍:“姚小姐您好,席先生让我来给您做饭。”

席远辰是故意的吗?怕她跑了?

“姚小姐你先休息会,饭菜做好了我喊您。”

“……”姚映夕转身往客厅里走。

阿姨做饭的速度很快,一个小时了不到就做好了家常的四菜一汤摆在桌子上。

姚映夕思绪很乱,没胃口,随便吃了一点点就没有动筷。

做饭阿姨看着她吃的这么少,战战兢兢的问:“姚小姐,是我做的饭菜不合您的胃口吗?”

姚映夕摇了摇头,做饭阿姨接着说:“那您在吃一点吧,席先生要是知道你吃的这么少会不高兴的。”

姚映夕抬眼看做饭阿姨,她面上有为难还有担忧,深吸了一口气,姚映夕泡了点汤把一碗饭吃完。

做饭阿姨察觉到姚映夕的情绪不好,没有在说什么,很快去收拾东西。

姚映夕走到门口准备离开的时候,做饭阿姨从厨房出来,见她要离开,慌张的走过来拉住姚映夕的胳膊:“姚小姐,你要去哪里?席先生让你等他回来。”

“阿姨,我还有别的事就不等席先生了,你先放了我。”姚映夕皱着眉,去掰做饭阿姨的手。

做饭阿姨不松手,席远辰离开的时候吩咐的很清楚,他让她陪着姚映夕等他回来,言下的意思也是让她看着姚映夕。

席远辰吩咐的事情,他们不敢不办到。

做饭阿姨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哀求:“姚小姐,您别为难我。”

姚映夕隐隐有些怒气,语气变得不好:“阿姨,我想你搞错了,我和席先生并没有什么关系,我没必要在这等着他!”

话刚落,席远辰就推门进来,姚映夕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尽了他耳朵里。

做饭阿姨看着席远辰回来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见席远辰眉目间含着怒意又紧张起来。她松开姚映夕的手,快速离开公寓。

姚映夕潜意识里对席远辰是有畏惧的,她看着席远辰,抿了抿嘴唇才开口:“席先生,我要回家了。”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席远辰站在姚映夕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周身带着压迫感。

姚映夕不动声色的深呼吸,往后退了一步:“席先生,我要回家了。”

“你说你跟我没关系?”

姚映夕被席远辰的问题问的懵了一下,随即对上他幽深的双眸笑起来:“难道席先生觉得我们之间有关系?”

“你和我……不过就是睡了一觉。”

“在这个社会,一夜情不是很正常吗?”

“你情我愿的东西,席先生不会是想让我对你负责吧?”

“好!你很好!”席远辰气笑了,他盯着姚映夕开口:“姚映夕,你成功的让我对失掉了所有的兴趣!”

“滚!”

席远辰话落,姚映夕便快步走出去。

公寓里,席远辰抬手砸了玄关处的一个古董花瓶,而后眯了眯眼睛。

还从来没有谁敢用这样的态度对他,也没有谁敢对他说这么自以为是的话!

…………

姚映夕离开席远辰的公寓,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她不管自己刚才是不是得罪了那个男人,也不管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眼下,她只想离开这里。

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街边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

姚映夕站在街角吹了许久的凉风,才慢慢的往出租屋走。

把这几天的事情想了一遍,姚映夕恨,却不敢在自以为是的去许家。

她妈妈的仇她一定要报,她昨晚上受的屈辱,她也一定要找回来!

她要好好活着,要像她妈妈所希望的那样,平安,健康又幸福的过完这辈子。

姚映夕看着眼前的灯红酒绿,其实很迷茫,她不知道自己无依无靠要怎么跟去跟许恒远,何勤芳还有许馨雅斗,可是她也不甘心就这么哑巴吃黄连。

其实她脑子里有一个念头很清晰,她如果可以愿意跟席远辰,那个男人也许能帮她报仇。

可是她不想,她不想为了报仇而毁了自己。

姚映夕回到出租屋才想起来那个U盘不见了!那是她唯一能证明她妈妈车祸不是意外的证据不见了!

丢到哪了?酒店还是许家?

姚映夕抓起手机往外走了两步,手机便响起来。

“映夕,孩子没了!我和月月的孩子没了!月月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整个人奔溃了!”

梁裕的声音直接传过来,姚映夕愣了愣,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在哪?”

今天傍晚梁裕和姚映月吃了晚饭去散步忽然有个小孩子骑着电动车朝他们冲过来,姚映月没来得及躲开,摔了一跤孩子就这么没了。

“你是怎么照顾她的?!”姚映夕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忍不住大声质问:“你不是言之凿凿的向我保证会照顾好她的吗?”

“车子撞过来你不知道挡在她前面吗?”

梁裕的声音含着哽咽,他靠着墙壁,想起刚才姚映月躺在血泊里的画面,抬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对不起!你说的对,我当时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不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该死!我真该死!”

姚映夕不想在听梁裕的自责,把电话挂掉,忍住难受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麻烦你开快点!”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