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长别弃疗 > 第十一章 宠物就是宠物,不是徒弟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道为什么,纯阳宫的弟子们最近总觉得门内被一股低气压笼罩着,尤其是护山堂的那些弟子,连站岗巡山都都低着头放轻脚步,生怕一不小心又踩了听松子的雷区,被一顿好骂。

听松子近日也一直心慌慌的,离从镇魂塔出来那日已经过去好多天了,可是引仙楼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让他越发地感到不安。

宫主太原和众楼宇的首座也一样,引仙楼最近太安静了,从那只兔子被救出镇魂塔就开始闭楼,就连他们去探视都没让进。

最近的纯阳宫不太寻常。

事情的始作俑者此刻正歪着身子靠坐在竹榻上,软乎乎的被子盖到脖子下面,只露出一颗脑袋,正笑嘻嘻地看着一边帮她手动剥瓜子的四闲,时不时地张嘴“啊”一声,等待着投食。

少女看起来年岁小小的不过十一二,却是一头雪丝铺了满床,粉红色的眸子慵懒地半眯着,透着享受的微光。

“我说小糯米……吃个瓜子而已你就不能自己来么?”男孩看起来比她还要小上一点,瘪着嘴,有点不甘愿地说。

苏糯糯在被窝里蹭了蹭,找到更舒服的姿势躺着,然后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窗含:“可是道长说我大病初愈,不能劳累~”

“早上我来的时候你在楼前踢毽子!”窗含忍不住大声控诉道。

苏糯糯很无辜:“那是争取早日复健的运动~道长说适当的运动有助于骨骼的生长~”

“可是可是……”

“窗含不喜欢糯米么……”某女忽然很无耻地眨了眨眼,做出一副弦然欲泣的模样,“窗含不想帮糯米剥瓜子的话,那就算了吧……糯米不吃就是了……怎么敢劳烦窗含弟弟呢……”

“诶……诶?!!”窗含有点傻眼,这剧情转折也太出人意料了啊!

这时忽然一阵破空声传来,窗含慌忙转头,双手在自己眼前一合——堪堪接住飞来的“暗器”,睁眼一看,竟然是个锅铲。

“好啊!就让你照看一下小糯米而已!我片刻不见你就把她弄哭了!”一个碧绿裙衫的女子风风火火地就从门口闯了进来,左手端着一碗汤药,右手一把揪住窗含的耳朵,“糯米受了那么重的伤,又是药物催化的人形,根基不牢娇弱得很,你就剥个瓜子都不乐意了?!啊?啊?!!”

“你轻点,诶哟……我没有啊!”窗含哭丧着脸不住讨饶。

“哼!”挽娘一甩袖松开他,瞥了眼在被窝里憋笑憋到双脸通红的苏糯糯,上前坐到竹榻上,递过汤药,“你也是,我都听说了,上仙才出门不过一天你就闯了大祸,幸好你命大,不然看你还有没有命来捉弄这小子。喏,快趁热喝了。”

苏糯糯忙正经了神色,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双手接过药仰头就喝了,苦的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挽娘随手塞了一颗麦芽糖到她嘴里,她吧咂了下嘴巴,才嘟嘟哝哝地说道:“挽姐姐我以后不敢了……我以后顶多就欺负一下窗含。”

“嗯~这才乖~”挽娘满意地点点头,又给了苏糯糯一颗麦芽糖。

无辜躺枪的窗含瞪着眼睛看着亲密的是姐妹脸,却又敢怒不敢言,只好鼓着腮帮子生闷气。

挽娘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在苏糯糯化成人生的当天被长安带了过来,只说是新收的弟子,日后伺候她饮食起居,对她的照顾无话可说,苏糯糯懒得深究,一心享受便是。

“这是一次被吓怕了,胆小到连床都不敢下了?”三人正在笑闹,突然一道含着笑意的嗓音低低地传了进来。

屋里三个人同时身子一颤,挽娘忙站起来屈膝行礼,窗含更是恭敬地地直接跪到了地上:“师尊!”

苏糯糯嘴角微抽,果然看到长安穿着那身标志性的道袍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男子——一个看起来约莫四十岁上下中年美大叔的模样,另一个高高瘦瘦书生气质,两人都穿着纯阳宫亲传弟子制式的道袍,颜值颇高。

长安挥手让行礼的两人起来,然后懒懒散散地在窗含先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靠着一边的小几,一贯地没有坐相。

苏糯糯同样惫赖地靠在床上,往被子里缩了一缩,闷声闷气地说:“大师兄二师兄好,师父好……”

最后一个好字尾音被她拉得长长的,一副不太高兴情愿的模样。

这二人是同挽娘一同被长安带回来的,并且当着整个纯阳宫弟子的面,在宫主面前请了亲传弟子的玉牌,风头一时难掩。

苏糯糯当时卧病在床,却也拿到了同样的玉牌,说是既已化人身,不合适再用灵宠的身份待在纯阳宫了。

所以她现在也算得上是长安的弟子。

加上窗含在内,从来没收过徒弟的引仙楼长安上仙,一口气同时收了五个亲传弟子,纯阳宫上下无不讶然。

不过虽说窗含入门最早,可毕竟年幼,另外三位都是带着一身本事入的师门,于是便按了年岁排名。

大师兄春暖雨,二师兄夜离歌,三师姐挽娘,四师兄窗含。

作为一只刚刚开了灵智,化身成人的兔子,苏糯糯委委屈屈地变成了众人疼爱的小师妹。

长安听她这心不甘情不愿的语气却也不恼,端了挽娘泡的茶,轻挑了眉说道:“你不必唤贫道师父,不过是给你个好听点的身份,乖乖当你的宠物就好了。”

苏糯糯瞬间炸毛:“你才宠物!你全家都宠物!说得谁真相当你徒弟一样!哼!”

“扑哧……”后面站着的四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师妹真是太厉害了,整个引仙楼……不,整个临天门敢这样和师尊大人说话的也只有她一个了吧。

长安冷眼一瞟,说道:“虽说你不必叫师父,当你终归是记在贫道名下,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为师算你父亲,为师的家人也算你们一份。”

四个师兄师姐们不由一愣,没想到师父会说出那么暖心的话。

苏糯糯却没有那么多想法,觉得长安这是在反将自己,不开心地将头撇开,轻哼了一声:“有你这么当师父当父亲的……去哪里都不说一声,一声不吭屠了满山兔子还送了厨房!徒弟被人欺负差点死掉了才回来救……哼!”

长安却没有再理会她的抱怨,说道:“你如今已经都好了,就不要再赖在床上了,还有你们几个也是。”他目光扫过众人,“过两个月就是宫内各方弟子修为比试了,你们虽然都是第一次参加,贫道却是不高兴被人压在头上的,随随便便争个第一回来就是。”

几个人忙不迭点头应下。

卧槽不敢不应啊好么,师尊大人听起来那么温柔的语气其实最可怕了,不应下一定会被玩死的,就算做不到也要拼命去做,起码留下一个竭尽全力的印象啊。

长安看着几人的反应觉得很是舒心,又转头看向那个唯一让自己觉得不太舒心的“弟子”,见她正无辜地巴眨着眼睛看着自己,撅着嘴巴卖萌道:“道长~~你看我刚刚从兔子变成人,我什么都不会啊~~~我肯定打不过了呀~而且我还受了那~~么重的伤~真的不合适去比赛啊~~他们一定会报把我修理地很惨的……道长~~我可不可以不去啊……”

长安脸上的笑容不变,眯着眼弯着唇,他和气地问道:“糯米,你还记得那天你刚刚化成人形,贫道……”

苏糯糯忙不迭地打断他的话:“道长我去!”

她才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光着身子被这个臭道士打屁股!

长安笑得更加灿烂了,一边师兄妹四人都忍不住为苏糯糯捏了一把汗,只听长安又说道:“糯米你大病初愈,贫道也不好勉强,去或不去,你自己决定……”

苏糯糯泪流满面:“请务必让我参加比试!”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