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帝凰女将 > 第十章 何为腹黑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喂,别睡了,口水都流出来了。”

正闭着眼睛做着春秋大梦的言默一下子睁开眼睛,慌乱地抹了一把自己的嘴角。待看到叶泓嘴角勾起的那抹狐狸般狡猾的笑容时方才知道自己上了当。

“你耍我”言默抬眼略微恼怒的注视着他,眉头微蹙。本想着他会接下来说些来什么,却没想到接着一本书不轻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现在是我的随身侍从,就算我是个不太那么难相处的主子,你也不能偷懒到过得比我这个公子还逍遥吧。看你也是个明事理,懂是非的人,我知道即便我心里不介意,你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吧。”

“我”言默眨着眼睛看着他,心中满是无奈。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厚颜无耻”的人。

言默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一脸不情愿的在叶泓旁边坐下,没好气的说道:“是啊,是啊,我心里自然是千万分的过意不去的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叶泓依旧淡然的翻着手中的书,微微侧过头来注视着言默的眼中多了几分笑意,“你这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听起来倒是觉得不怎么情愿,倒有种我逼着你的感觉。”

听听,这是什么人啊明明是逼人做别人不情愿的事情,却装作这样一副纯良无辜的样子,还是脸不改色心不跳的,这样的脸皮该是厚到怎样一种程度啊。

大师兄出发前曾说过,世上的坏人分两种,一种是像景逸那种从表坏到内心的,然而这种人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种就是那种表面上看着纯良无邪,翩翩君子佳人的样子,却是怀揣着一颗腹黑无比,野狼般的心穿梭在茫茫人海之中,就算你拿着证据到他面前,他也会面不改色心不跳点头微笑承认,仿佛一切都不是事那种人。毫无疑问的,叶泓便是后者。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可能,我当然很情愿。公子有何事,尽管吩咐。”

“没事,就觉得你睡得太久了,好心的叫你起来。”

“”

言默盯着继续翻书的叶泓好一会儿,没好气地切了一声,重新缩回了角落里,一边闭目养神,一边盘算着该怎么逃出这个人的魔爪。

只不过,言默似乎高估了自己的运气,刚刚盘算了没一会儿,马儿便嘶叫着停了下来。剧烈的颠簸让言默从座位上掉线来,噗通一声摔倒在马车上。

叶泓神色依然平静,他扶着桌案直到马车平稳,才缓缓站起身来,带着些许严厉的声音在马车内响起,“出什么事了?”

间隔了一会儿,车外响起阿南有些低沉的声音,“前面的城池打仗了,战事激烈,若是要回吴兴又没有别的道路可以走,公子我们”

“返程回去。”

“回去?去哪儿?”

“芮城。”

听到芮城这两个字,言默的脸色瞬间一沉。估计这辈子她最不想听的两个字便是这个了。

“芮城?榕城不是要比芮城更近一些吗?更何况芮城刚经历了战事”

“真是因为芮城刚刚经历了战事才要回去,因为之前混乱过,所以才相对的安全。这附近的城池全部被战火席卷,于榕城目前平安无事,正说明叛军的下一个目标会是榕城,那里才是真正危险的地方。”

“”

马车在颠簸的石子路上急速地向前行驶着,言默闷闷不乐的坐在马车上,纠结的将手中的书卷成一个卷,一路上和叶泓相对无言。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想起景逸那个混蛋,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他的安危存着几分担忧。

虽然他那样对待自己,但毕竟是从小一起在昆仑山上长大的伙伴,就算他现在再坏,再讨厌他,自己也没法不担心那个从小就在一直牵挂着的人。

一边这样想着,一声哀叹便也叹出了口。

“怎么了?”

“没怎么,忧国忧民。”

叶泓笑笑,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却什么话都没有说。过了一会儿,他再次抬起头来,悠悠的盯着了言默许久,言默也蹙着眉,默默地注视着他的眼睛,身上的鸡皮疙瘩却被他盯的掉了一地。

“你你看着我干什么?”

“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像个女人?”

“这种事情,我早就习惯”

言默正说着,叶泓一张放大的脸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他注视了她几秒,轻轻一笑,又缓缓坐回了原位。

“若不是你说话的声音,我真以为是男扮女装。”

“”

“怎么可能?什么男扮女装?我这是男生女相。”

“突然觉得”叶泓看着她,微微眯了眯眼,“把你带回去做侍从还真的不是一项聪明的决定,男生女相的你跟在我身边,总觉得有些作孽。”

“那就放我离开啊”

“欠债想逃?别想。”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