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叼炸天 > 1我是回来祸害你们的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元两千年,南山市南山大学金融系某个教室,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正在孜孜不倦的讲课,也许是内容太枯燥,下面的学生有一些听着听着就开始打盹,甚至有个别男生直接伏在课桌上睡觉。

老教授老眼昏花,并没有发现睡觉的同学,自顾着讲课,却不知自己的声音成了某些学生的催眠曲。

那位趴在课桌上睡熟了的男生蓦然整个身体抖了抖,然后悠悠醒来,抬头看了一圈,低声嘟囔一句:“上课?这么多同学?还有刘教授?做梦呢这是?”

揉了揉迷糊的睡眼,站了起来伸伸懒腰。

“方扬同学!你有什么问题?”老教授和蔼的说道。

那位叫方扬的同学瞬时一脸震惊之色,一副见了鬼似的不可思议的神色,然后伸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哎呦!疼死了,难道不是做梦?”

“哈哈哈!”全班同学都被逗乐了,老教授脸色不渝的说道:“方扬同学扰乱课堂秩序,扣除学分十分,现在请你坐下。”

“啊!”方扬急忙坐下,作为刘教授曾经的学生,被他扣学分可是很严重的惩罚,搞不好会挂科的。

老教授双手撑在讲台上,一脸威严地冷哼两声后接着继续讲课,而那位方扬同学的脸上变化莫测,不时扭头看看附近的同学,那一脸的震惊之色久久不曾消失。

重生了!没错,就是重生,从2015年重生到2000年,时光倒流了十五年,三十四岁的方扬回到了十九岁大二的时候。

重生,自然是大好事,多了十五年的阅历,多了十五年的寿元,最重要的是多了预知未来的能力,简直是跟开挂一样碉堡了。

他打量班里的每一个同学,觉得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他可是看习惯了这些同学们快要奔四年龄的相貌,一个个早已成了中年大叔黄脸婆娘,或挺着大肚腩,或半老徐娘。

而现在一个个都是那么年轻,女同学都是水灵灵白嫩嫩的,男同学都是帅帅的,他忽然眼神变得冰冷:这些同窗四年的男女同学,大都不是好鸟,甚至还有几个算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他死死盯住靠窗而坐一个瘦瘦的少年:宁斌!我们又见面了,哈哈哈,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哥俩个,这辈子看看是谁坑谁?

这其中的故事说来话长了,方扬是个投资天才,大学毕业后在股市赚取了第一桶金,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开办风险投资公司,做了几个堪称经典的投资案例,让他年纪轻轻就坐拥数亿资产。

他是个重感情的人,一些毕业后生活落魄的同学前来投奔他,他照单全收安排在自己的公司里,其中就有宁斌此人,宁斌是他同寝室的舍友,算是关系比较好的铁哥们,因此被方扬扶持到公司副总裁的位置。

就连他的老婆,也是同班的美女同学赵丽敏,被安排成为公司的财务总监,这个时候悲剧发生了,他们夫妻两个联手把公司的数亿资金卷款而逃,从此就人间蒸发了。

至于跟别的同学之间的恩怨,从某种角度来看他们也许没错,但从道德上来说,他们的良心被狗吃了。

方扬发迹得早,这个时候大多数同学都过着苦哈哈的日子,同情心泛滥的方扬就出面组织了一个同学基金会,每人投资一万元总共五十位同学参与,本金五十万,交由方扬进行各种项目的投资。

方扬把基金会当成自己的事业来做,短短十年的时间盈利一百二十倍,五十万变成六千万,其中一千万在每年当作分红分到投资者的手里。

就是说他们当初投资一万元,十年后分到手的就是二十万,另外还有一百万仍躺在基金会里赚钱。

出问题的就在于宁斌把基金会的五千万也一起卷走了,投资者的权益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因为此时方扬的公司因资金链断裂显得摇摇欲坠,可以说处于破产的边缘。

几乎所有与公司有债权关系的都来逼债了,若是迟一些或许就拿不到钱了,五千万的数目不小,分到基金会每一个投资者头上就是一百万。

这时参与投资的同学们进行投票,是否对方扬的公司进行起诉,宁斌是以公司的名目调走了这笔资金,若是起诉的话赢面很大,投票的结果大多数投肯定票,少数弃权,极少数反对。

于是这五千万成了压垮方扬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打官司赢了,法院把公司的所有不动产进行收缴拍卖,方扬的公司彻底破产了。

以法律的角度来说,这五千万是他们应得的钱,但是从道义上来说,在已经收回二十倍利润的前提下,在方扬最困难的时候补上一刀,这不是将恩仇报么?

方扬默默地打量年轻的同学,都是二十岁上下最美好的年龄,女生都是水灵灵白嫩嫩的,男生都是帅帅气气的,他心里疯狂地想道:“哈哈哈,我终于明白重生回来要做什么了,我就是来报复社会的,女生们,等着被祸害吧,男生们,要学会懂得捡肥皂啊。”

半个小时之后,下课铃声响了,老教授收拾好教材离去,同学们也纷纷起身收拾自己的东西,方扬同学此时的神色比较正常一点了,但是看着桌面上的一些课本仍然有些茫然的样子。

“方扬同学,橡皮擦借我一下。”出声的是隔了一个过道的女生,方扬记得她是投赞成票之一,他在短短时间内已经把全班同学分为三个层次,赞成者=仇人,弃权者=路人,否决者=恩人。

于是冷冷道:“朱莹同学,我们非亲非故,我凭什么要借你?”

朱莹脸色难看的说:“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借个橡皮擦而已,我最近没得罪你吧?”

方扬忽然变得笑容可掬道:“跟你开玩笑呢,你怎么会得罪我呢,别说只是借个橡皮擦,就算跟我借钱也没问题。”

多了十五年阅历的方扬有点腹黑了,在小小细节方面刁难仇人并没有好处,反而会落下性格孤僻的评价,只有找机会狠狠坑她一把方为上策。

“扬哥,你刚才怎么啦?睡觉睡得太得意忘形了是吧。”一个壮实的男生走到方扬的身边。

方扬见了他,眼里露出一丝炽热,抓住他的手激动的说道:“张霖,好兄弟。“

张霖迅速抽回手,露出夸张的表情说:“别那么肉麻,还摸我的小手,我可不搞基的。“

方扬咧嘴一笑,双手揉揉脸颊,感觉自己需要快速融入重生的现状,不管仇人也好恩人也好,对他们都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反正来日方长,报仇还是报恩都不着急。

被方扬划定为恩人的仅有当时投否决票的三人,张霖是其中之一,说他们是恩人一点都不夸张,他们不但把分到手的一百万如数资助给处于最落魄的方扬,甚至还把多年的积蓄倾囊相助。

方扬才得以有机会重新开了一个小公司以图东山再起,可是还尚未报恩就突然重生了。

重生是一件大好事,记得哪位名人说过: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那么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伟人。方扬觉得自己本来就是个人物,那么重生之后绝对是牛逼人物。

他三十岁的时候就能拥有数亿资产,那么重生之后身价百亿千亿甚至成为世界首富也绝对不是梦想,当然了,前提是这个世界还是原来那个世界,他记忆里的那些重要的事情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不曾改变。

“叮当!“一阵玻璃瓶掉地上的脆响,接着是前面女同学的一声惊呼。

是一个墨水瓶掉地上了,一跳一跳的到了方扬的脚边,并没有摔碎,但是墨水洒到了他的裤脚。

“哎呀!把你的裤子弄脏了,这墨迹可不好洗的,方扬同学,真是对不起了。“那位女同学,墨水瓶的主人,一脸歉意地对方扬说道。

五官精致,眉目如画,好美啊!方扬的心跳不由自主地一阵剧跳,就算他重生一次仍然被这位林书音同学给惊艳了。

多么熟悉的情节啊,十几年前发生过的情节再现,犹如复看一部看过了的老电影,跟记忆里的情节没有一丝出入。

方扬对这个小小的情节记忆犹新,只因为在上一世他深深迷恋这位林书音同学,每一次上课都坐在她后面正是为了能接近她,就算没办法得到她,近距离看看她,闻着她身上的味道也是非常好的。

裤脚被林书音的墨水弄脏了,上一世的时候方扬是受宠若惊地连声说没事儿,还殷勤地捡起墨水瓶弄干净交到林书音的手里,期望博得美人一丝好感。

那么,重生后的方扬会怎么做呢?

前面说过他把同学分为了三个类别:恩人、仇人、路人,可偏偏林书音并不在这三个类别之中,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基金会投资的同学。

但是他们之间另有恩怨,是感情方面的恩怨,方扬记得就在几天之后他鼓起勇气向她表白,却遭到残忍的拒绝。

“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方扬翘起二郎腿,把弄脏的裤脚翘得高高的,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谑笑,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十九岁的怀春少年,而且他知道按照前世那样做根本毫无用处。

林书音似乎没料到他会这样,冷冷说道:“这裤子多少钱?我照价赔偿。”

方扬板着脸说道:“赔偿?你知道这条裤子对于我是多么重要么?这是我初恋女友亲手一针一线为我缝制的裤子,一辈子都有纪念意义的,你赔得起么?”

周围的同学脸上都露出怪异之色,方扬有追求林书音的意向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可他今天竟然来了这么一出,这分明就是讹诈嘛。

林书音眼里露出了怒色,冷哼一声说道:“那你想要怎样?”

方扬忽然笑了,说道:“既然你赔不起一条一模一样的裤子,那就诚心诚意向我道歉吧,这样好了,你向我说十句对不起,我就原谅你了。”

林书音听了竟然握紧了小拳头,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她身边的女同学喧哗起来,都嚷嚷说:“方扬太过分了太欺负人了,林书音别理他,他敢动手打你不?反正你已经道歉了。“

方扬呵呵一笑说道:“我当然不会动手打女生的,林书音同学不按照我的要求道歉我也拿你没辙,就看你的良心过不过的去喽。”

若是换一个女生,肯定对他的要求不屑一顾,因为这个要求实在是有点作弄人的意思。

方扬对林书音很了解,认为她会照做的,因为她就是个认死理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有以后那不幸的婚姻,而且一条道上走到黑,不管怎么样都不离婚。

果然,大家都看得出林书音浑身充满了怒气,可偏偏对着方扬咬牙切齿的说出了十句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哈哈哈!“方扬放肆的大笑,女神又怎样?她不喜欢你,你就算对她再好把她捧上天也是徒劳,还不如借个机会煞一下她的傲气。

“蹬蹬蹬!”林书音说完了十句对不起,然后快步跑出教室,看得出来她非常非常生气。

张霖竖起大拇指说道:“高,实在是高,你这泡妞手段实在是剑走偏锋,想让她爱你,先让她恨你,恨有多深爱有多深,我好像懂了。”

方扬对他的误会没作解释,心里却在想:追她?呵呵,作为一个重生人士,还需要低声下气的追女生么?只要我愿意,分分钟让她来倒追我。

他搂着张霖说:“走走走,咱们下馆子去,你别跟我客气,想吃什么点什么。“他的目光看向另外两个恩人,却打消了邀请她们的念头,因为另两位都是女生,而且现在跟他不算是很熟。

不过他此时有一个想法:好兄弟!好姐妹!这辈子让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书首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